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校园】那对发小是不是基佬

·无剧情无文笔,只是刀片吃多了,想写个小甜饼满足自己【人类为什么要互相伤害

·瑞金,含安雷安和一句话帕佩&卡埃

 

紫堂幻心里可苦逼。

凯莉最近特别喜欢扯着他诉苦,而诉苦的内容无非就是金和格瑞又怎么怎么闪着她了。然而他作为一个直男特别想为这对纯洁的发小说两句话,男人的友谊是很玄妙的,尤其对方还是竹马竹马的时候,整天这么把他俩扯一块儿,他俩多尴尬啊。

然而他不敢。

而且金和格瑞显然也并不会尴尬,每当凯莉用一副看gay佬的表情看向他们的时候,金和格瑞一个用天真无邪抵挡,一个用高贵冷艳回防,让凯莉觉得自己跟尬撩的安迷修似的。

“基佬真可怕。”

凯莉拉着她的固定听众紫堂幻这么说。

 

而很会尬撩的安迷修此时正翻开书本准备早自习。

“喂,安迷修,作业借我抄抄。”

雷狮在后面用笔戳他。

“没有,自己写。”

安迷修头也不回。

雷狮的动作停了一会儿,又继续戳。

“都说了没有了,再戳也没有。”

雷狮:“安迷修。”

安迷修:“干嘛?”

雷狮:“我用笔尖戳的。”

雷狮:“我没盖笔盖。”

……

万年白衬衫的安迷修一个英汉词典就往后砸了过去,然后两人顺理成章地开始了一天中第一波打情骂俏。

这个时候凯莉就又会在旁边对紫堂幻道:“看见没,基佬的友谊,多可笑。”

紫堂幻扶了扶眼镜,小心翼翼说道:“我觉得他们不是基佬,也没有友谊。”

凯莉:“看见没,直男的爱情,多可笑。”

紫堂幻继续小心翼翼地调整措辞:“我觉得这两个词在这里不能共存。”

安迷修边打边道:“雷狮你知道白衬衫有多难洗吗??”

雷狮:“放洗衣机里能有多难洗!”

安迷修:“你什么时候见我洗衬衫用洗衣机洗了!”

雷狮:“有洗衣机你不用怪老子啊!”

安迷修气道:“我可去你的吧!上次我洗衬衫的时候你是不是还把你那件紧身衣给扔里头了!紧身衣你倒是手洗啊,你不知道你那件黑衣服会掉色吗!”

雷狮:“我知道啊。”

安迷修:“……”

 

……

紫堂幻被这段对话震的眼镜片都碎了。

凯莉看着紫堂幻那副目瞪口呆的挫样,语重心长地道:

“看见没,我就说了吧,这个世界的直男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多。”

紫堂幻虎躯一震,忙将视线移向那对发小。

“格瑞格瑞,这些题怎么做啊,教教我嘛——”

金趴在格瑞的桌子旁边,睁着蓝眼睛眼巴巴地看着已经开始学习了的格瑞。

“你不是说作业做完了吗?”

格瑞低头看着书,表情叫一个冷漠。

金委屈地说道:“我本来是想写完的嘛,但是我第一题就不会……我、我还不是怕你生气嘛。”

格瑞依旧冷漠。

于是金开始使劲往他怀里挤,试图夺去书本对他的吸引力。

“格瑞格瑞——你最好啦——帮帮我嘛~”

然后他开始一个劲地卖萌——按照凯莉的说法,这是让格瑞妥协的万能之技。

果然没到三秒,格瑞的视线就移到他脸上了,放在书上的手很自然地环住了金,低头面无表情地和他对视。

两人的距离目测就一个紫堂幻的镜片那么远。

凯莉:“看看,这就是你说的男人的友谊。”

紫堂幻神情恍惚,尝试着把此时的格瑞和金当中的任意一个角色代换成他自己。

然后差点吓成了斯巴达。

 

然而即使安迷修和雷狮那对基佬让紫堂幻开始正视起他周围的男性同学,他依旧不愿意就这样否定了他两位好友的性取向——毕竟发小的友谊是很玄妙的——尽管现在他怎么看都觉得那两个人有点咖喱gay gay。

凯莉嘲笑他不愿意接受事实,不信看看对面的雷狮,看看雷狮旁边的帕洛斯和佩利,再看看帕洛斯和佩利旁边的卡米尔。

雷狮海盗团怕是要叫最炫gay佬团了。

紫堂幻被吓得赶紧看了看周围有没有海盗团的人在,随即反应过来:“卡米尔?卡米尔不是低我们一年级吗,你怎么就知道他gay了。”

凯莉翻了个白眼:“他现在只要没跟他大哥在一起搞事就是跟那个脑袋上顶问号的小学弟在一起吃蛋糕,这你都看不出来?”

“……”

紫堂幻不说话了,反正他永远都没有凯莉那样发现美的眼睛。

 

由于最近紫堂幻和凯莉的关系突然变得十分要好(紫堂幻:……),金每次想找两人聊天的时候他们两个都聊得正欢(紫堂幻:……),于是金想了想,干脆就一心一意扑在了格瑞身上。

“格瑞——你又在看什么啊。”

金无聊地戳着格瑞桌上的牛奶,被格瑞不轻不重地拍开了。

“复习,你不知道马上要考试了吗?”

金听了后顿时就蔫了,“别啊格瑞,还有好几周呢,急什么啊。”

金又东扯西扯了几句,格瑞干脆不理他了。

 

紫堂幻在一旁注视着,突然莫名觉得金有点可怜:“要是他俩真有点什么那也太惨了。”

格瑞看上去就像是一副性冷淡的样子。

凯莉咬着棒棒糖:“怎么可能……你等会。”

这么说着,凯莉径直向教室门口走去,紫堂幻的视线跟随着她的脚步。

然后凯莉扯住了在门口探出尖的一个红色问号,问号惊叫了一声,露出了它的主人。

……这不是那个暗恋金的那个学妹吗,叫艾米还是埃比来着。

“哟,艾比,今天又来偷窥我们班同学呢?”

艾比摸着自己的呆毛,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你……你怎么知道!”

“我可不是金那个白痴,连有人偷看自己都不知道。”

凯莉慢悠悠地说着。

“学姐我看你也挺可怜,需不需要我帮你一把啊?”

紫堂幻镜片一碎,感觉事情并不简单。

果然,在那个艾比学妹一脸兴奋地点头后,凯莉便大摇大摆地走了回来,径直走到了金和格瑞的面前,对金道:“金,外面有个女孩子找你。”

金停下了骚扰格瑞的动作,直起身子:“谁呀?”

然后他看到了在教室门口朝他疯狂招手的艾比。

凯莉:“这个学妹仰慕你好久了,一直想和你交个朋友来着。”

大概是“仰慕”这个词深深击中了大龄儿童金的心,他快乐地从座位上蹦起来,去和他的小学妹交流感情去了。

紫堂幻目送他蹦蹦跳跳地走开:“……”

凯莉叼着棒棒糖目送他走开:“……”

格瑞:“……”

 

“别那样看我,”凯莉迎着格瑞平静的视线,“人家每天跑来这里就为了看他几眼,多不容易。”

格瑞:“每天?”

凯莉:“每天。”

凯莉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

“金那副德行,有个女生喜欢他不容易,我觉得身为他的好友应该做点什么。”

凯莉差把搞事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紫堂幻忙把凯莉拉到一边,心惊胆战道:“凯莉……你别招惹格瑞了,万一他生气了怎么办。”

凯莉莫名其妙看着紫堂:“既然他们不搞基,那他生什么气。”

紫堂幻一愣,对哦,那他生什么气。

 

自凯莉指出以后,紫堂幻发现真的每节课下课都会有个红色的问号在他们教室门口往里探,坚持不懈的态度令紫堂深感钦佩。

不过金显然是不知道的,下课后他依然围在格瑞身边,跟一只扑蝴蝶的猫似的从头到脚一身活力。

“格瑞格瑞~刚才那个小学妹送了我饼干诶,要吃吗?”

紫堂幻隔着两个过道都能感受到那个呆毛的心碎。

不过好在这时候格瑞也只会冷淡地回一句“不吃”,然后任由金一边嚼着饼干一边眉飞色舞地和他分享着今天又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虽然他们整天黏在一起,也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多……

“吃。”

紫堂幻:???

格瑞咬住了送到他嘴边的那块饼干,嚼了几下咽下去了。

紫堂幻隔着两个过道都能感受到那个呆毛的愤怒。

金眨了眨眼睛,蓝色的眼睛闪闪发亮,问道:“好吃吗?”

说完他自己也拿了一块准备尝尝。

格瑞:“很喜欢。”

金的手一抖,手腕拐了个弯,把准备吃进去的饼干又送到了格瑞那里。

“真的吗?我还是第一次听你说喜欢牛奶以外的东西呢!”

金看了看手里剩下的几块小饼干,开心地说道:“那这些都给你吧!”

凯莉换了根新的棒棒糖,见状插道:“这不是人家送你的东西吗,你就这么都给别人了?”

金晃了晃脑袋,翘起来的金毛也跟着抖了抖。

“可这是格瑞喜欢的东西啊!”

金看着格瑞面无表情嚼饼干的样子,感动得不行,仿佛格瑞平时除了牛奶什么都没吃过似的。

“格瑞你要是喜欢的话,我可以再买了给你!等会我就去问艾比在哪买的!”

身为少女的凯莉实在听不下去了:“这是人家自己做的,你要让她每天做了带给你吗?”

“啊?”金愣了愣,看了看格瑞,又看了看桌上的饼干,“啊……”

然后他那颗金灿灿的脑袋垂下去了。

紫堂幻还以为他终于明白了自己辜负了一个少女的心意,就听到金有些失落地道:“格瑞……你就那么喜欢这个饼干哦?”

格瑞用他那双漂亮的基佬紫的眼睛静静地看着金。

金鼓着脸想了半天,道:“我……我回去就学。”

紫堂幻:你说啥?

格瑞看了他一会儿:“学这个做什么。”

“给你吃啊,”金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我会做的比这个更好吃的。”

紫堂幻:你哪来的自信啊?你在说啥玩意啊?

门口的呆毛已经不见了。

 

第二天,紫堂幻就有幸见到了金坐在格瑞腿上给他喂食的景象。

凯莉看得津津有味,而他简直没眼看。

“格瑞格瑞,好吃吗?”

格瑞低头看着金一脸期待的表情,歪了歪脑袋,拿起桌上的旺仔牛奶,把饼干强行咽下去了。

“还不错。”

凯莉:净TM扯淡。

然后金的眼睛瞬间就亮成一片星辰大海,整个人都焕发出了不一样的光彩。

格瑞咬着吸管看着他这幅样子,手颤了颤,又颤了颤,然后面无表情地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金冒着小花,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

格瑞另一只手环住了他的腰,往门口瞥了一眼。

 

“……”

紫堂幻绝望地扫了一圈教室,看着半屋子的男生,看谁都像基佬。

这充满着gay佬的世界,只有那九岁的儿童还尚存一丝温度。


评论 ( 222 )
热度 ( 5901 )
  1. 我盾冬党头顶青天狂喜乱舞红烧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