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校园】金的情商在这一刻达到了巅峰

·这是第二篇,上一篇→听说隔壁的学霸帅弯了直男 下一篇→全世界都觉得金是个直的

·标题是骗人的,不存在的

·安和雷出没,没有明显CP倾向【目前

 

金是个很讨人喜欢的人。

当一个讨人喜欢的人想方设法要讨人喜欢时,这个人很难不被人喜欢。

而一个讨人喜欢的金想方设法要讨人喜欢时,他会不会被喜欢还很难说。

毕竟什么事情一旦和他的智慧挂上了钩,事态就远远不是谁能掌控的了。

 

格瑞喜欢芦荟。

这是他花了二十七分钟思考后灵光一现的出来的结论,得出结论的那一刻,金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天才。

不喜欢芦荟怎么可能每天花费那么长时间(他猜应该很长)把自己的发型往哪个形状上靠拢,还完成度这么高。

金觉得这大概就是爱情的力量,在他对格瑞的个人信息都不了解的情况下,他依然靠着自己敏锐的洞察力和突如其来的智商注意到了这一重要信息。

于是金高兴地抱着那盆蔫蔫的芦荟就往隔壁学校跑。

 

此时的格瑞还对此一无所知,依旧在教室里当着一个认真学习的好学霸。

“哟,看什么呢,这么认真?”

雷狮的声音从他后面传来,五分嘲五分笑,“都下课了,还守在教室呢,别到时候食堂的菜都被抢光了。”

格瑞头也不回:“你要的肉去晚了才真会没。”

雷狮:“说得好,但我选择去校外。食堂的肉根本不叫肉,那叫配菜调味料。”

格瑞:“哦。”

“哦什么哦!”雷狮一把把他拉起来,“你也要跟我们一起去,安迷修请客,不去白不去。”

安迷修:“等等,我什么时候说要请客?”

格瑞想了想,也觉得食堂实在没什么值得留恋的地方,于是也开始收拾书包:“可以,但我不去烧烤摊。”

雷狮:“不吃烧烤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格瑞:“热。”

安迷修:“等等,刚刚说的请客是在开玩笑吧?”

 

格瑞所在的学校大部分学生都留校住宿,他们三个也在这个大部分之中。一寝室四个人,除了他们还有一个一到晚上就消失不见的哥们儿,和他们不在一个班。

金隔老远就看见学校门口那个修长的身影,蓝色的底衫外面套着件黑色立领,在人群中仿佛自带高光,一下子就能吸引住周围人的视线。

他立马朝那个身影冲过去。

“格瑞——————!”

格瑞也隔着大老远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叫他的名字,尾音拖得长长的,听上去十分欢脱。

他偏过头,看着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的金一边招手一边向他跑来,格瑞突然有点头疼。

然后头疼的他看到了金手里抱着的东西。

 

“格瑞格瑞!”

金冲到他面前,笑得一脸灿烂。

“格瑞,这个送你!”

然后他把那盆芦荟塞进了格瑞怀里。

格瑞举起芦荟,不带任何想法和表情地看了三秒。

然后他看向金。

“你送我这个做什么?”

金腼腆地扒了扒自己的帽子:“我觉得它和你很像,就想来送给你了。”

 

……

空气突然安静。

 

然后金听见格瑞旁边的一个男生发出了杠铃一般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晚上的寝室里,雷狮瘫在自己床上,回想起之前的场景,跟个突然兴奋的患者似的又毫无征兆地笑出了声,床板一震一震的。

像一条马上要死掉的鱼。

格瑞看他的眼神里没有丝毫温度。

安迷修站在窗台前,捏了捏那片蔫下去的叶子。

“我都怀疑这是不是他特意照着你的照片摆出来的造型了,”安迷修回过头,正对上格瑞看死人一样的视线,“呃,不,我是说,至少看得出这个礼物是对方精心挑选过的。”

安迷修的尾音消散在了雷狮震天响的笑声里。

银爵忍不住插了一句话:“你不喜欢的话可以扔掉啊,反正对方也不知道。”

安迷修吓了一跳:“银爵你什么时候在的?”

银爵:“……我一开始就在。”

安迷修拍了拍胸口。

“在的话就提前出个声啊,吓我一跳。”

银爵:……MMP。

 

雷狮笑够了,揉着肚子往下铺看了看,又看见了坐在窗边的格瑞和他旁边摆着的芦荟,一个没忍住,差点从床上翻下来。

“哈哈哈哈哈……嗝……那、那个金毛的跟你多大仇哈哈哈哈哈!”

安迷修嫌弃地看着雷狮那毫无形象的样子,特别想拍下来发到空间里,“你差不多行了啊。”

然后他看向格瑞:“那个后辈和你是什么关系啊?”

格瑞淡淡道:“暑假的时候给他补过习。”

“哦——难怪,”雷狮觉得肚子有些疼,终于不笑了,“你把人家的假期都给糟蹋了,怨不得人家那么恨你呢。”

“别瞎扯,”安迷修往上翻了个白眼,“我可不觉得有人会为了讨厌的人跑来送礼物。”

“那是你见识短浅。”雷狮居高临下地看着安迷修,“像我就无时不刻地想送你个锤子,希望你有朝一日能幡然醒悟然后用它把自己给了结了。”

“那我可谢谢你了,”安迷修道,“既然这样我就送你把剪刀吧,方便把你脑袋后面那两根双马尾给剪掉。”

银爵在一边听了半天,再一次没忍住插话道:“这是对方亲自跑过来送的?”

“是啊,就刚才我们出去吃饭的时候。”

银爵看着格瑞:“……这个送礼的不会是喜欢你吧?”

 

……

空气又安静了几秒。

雷狮再次发出杠铃一般的笑声。

 

安迷修揉着自己的耳朵,深吸了一口气:“那是个男生。”

银爵:“啊?男的?”

雷狮:“废话!我们刚才讲了那么久你还不知道是男是女?”

银爵:“……你们讲那么久也没提是男是女啊。”

雷狮:“那你现在知道了,是男的,直男,纯直男。”

安迷修忍不住看了雷狮一眼:“你怎么知道他是个直男?”

“废话,”雷狮嫌弃地看着他,“就那傻样,跟你似的,一看就知道肯定整天跟女生尬聊,还交不到一个女朋友,更别提男朋友了,gay不了的。”

安迷修:“???”

安迷修:“雷狮你下来我们打一架。”

处于事态中心的格瑞早已脱离了他们的谈话圈。

他面无表情地盯着那盆芦荟,脑子里又浮现出金那一脸灿烂的笑容。

腼腆中带着一丝傻气。

然后格瑞翻开书学习去了。

 

另一边,既不会跟女生尬聊还有女·朋友的金兴冲冲地向紫堂和凯莉汇报战果。

金:我把芦荟送出去了!

凯莉:哦。

紫堂:那,对方什么反应啊?

金:不知道,格瑞一直没什么表情。

金:不过他拿到之后看了我好久,看得我都差点脸红了!

凯莉:……啧。

紫堂:呃呃,那……那挺好的?

凯莉:好个头

凯莉:谁送礼物会抱着盆植物去送??

凯莉:你别是傻了吧

凯莉:哦,你本来就是个傻的

 

紫堂小心翼翼地抬头看着坐在对面死命敲手机的凯莉。

 

金:啊?

金:怎么了嘛,不是说要送格瑞喜欢的东西吗?

凯莉:他说他喜欢芦荟你就送芦荟?那你还不如送他牛奶呢!

金:[委屈][委屈]不是你说不送牛奶的嘛,我想了好久才想到送芦荟的呢

 

凯莉和紫堂的手一颤。

 

凯莉:…………你想的?

紫堂:???不是问了对方本人吗??

金:当然不是啊,送礼物问本人不就没有惊喜的感觉了嘛

紫堂:啊???

凯莉:那你怎么想到送芦荟的??

金:因为我觉得那盆芦荟和格瑞的发型特别像

金:我当时一想到他的发型就想到要送他芦荟了!

金:感觉格瑞那个发型肯定可麻烦了

金:格瑞肯定会像打理他的发型那样爱护它的

金:我是不是很聪明呀

金:我在考试的时候都没有这么聪明过

 

金:凯莉?紫堂?

金:你们还在吗?

 

“……”

凯莉和紫堂放下手机,面面相觑。

“这真是个坏消息。”

凯莉看着紫堂。

“现在我们知道了,金喜欢的是一个身高没他高发型洗剪吹还整天抱着瓶奶的书呆子杀马特。”

紫堂回望着凯莉,老老实实地听着。

“不过好消息是,他的恋情就在刚刚已经结束了。”

 

——TBC——

雷狮:傻了吧唧的直男。

弯成蚊香·金:假的。

 

凯莉:又矮又矬的杀马特。

格·帅弯直男·瑞:都是假的。

评论 ( 101 )
热度 ( 356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