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校园】不要喜欢上太迟钝的人(一)

·小甜饼【……】

·安雷(这回不安雷安了),瑞金

·预计三到五篇完结,后一篇走这里→(二)

 

“你说安迷修他是不是没有脑子。”

雷狮扔掉第四个啤酒瓶,捂着额头,简直痛不欲生。

卡米尔在他对面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佩利和帕洛斯在旁边面面相觑。

佩利是根本不懂雷狮在说什么,帕洛斯是在奇怪雷狮为什么还没去厕所。

在雷狮伸向第五个啤酒瓶的时候,卡米尔终于忍不住了,语气有些心疼:

“大哥,别喝了,会长啤酒肚的。”

雷狮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老大,”佩利还是开了口,“那傻逼又怎么你了?要不要把他打一顿?”

“你说他怎么就不懂,本大爷说的还不够明白吗?还不够清楚吗?我他妈就差扯着他领子对他表白了他怎么就是不懂!他傻逼吗他!”

雷狮无视了佩利,僵在半空的手还是伸向了第五个酒瓶,一把将它捞了过来。

然而他显然没能成功借酒消愁,反而越喝越觉得悲从中来,最后愤怒地把酒瓶往桌上一磕。

瓶底砸在桌上,发出沉闷的一声响,回荡在四个人耳边。

你就算扯着他领子跟他表白他搞不好也以为你是在耍他。

卡米尔心里这么想着,面上丝毫不显。

“大哥,你喝醉了。”

卡米尔叹了一口气,看了看表,决定趁雷狮还有自我意识的时候想办法把他弄回寝室。

“老大,不然你就直接向他表白得了。”帕洛斯笑眯眯地说道,“反正那个安迷修也没什么吊人胃口的情商,除非正儿八经地跟他说清楚,不然他大概到死也不懂吧。”

卡米尔看向他的视线冰冷得能冻死人。

“啊?那怎么行!”佩利终于听懂他们在说什么了,“万一他拒绝了老大那老大岂不是很没面子!”

“他还敢拒绝?!”

雷狮愤怒地一拍桌子,拍倒了一溜的啤酒瓶,面色阴沉得能滴出水。

卡米尔再次叹了一口气。

 

最后是三人把雷狮架回去的。

当然,雷狮并没有醉到不省人事——这个架回去纯粹是表达了他主观上的不情愿而已。

雷狮回到寝室的时候安迷修还没有回来,格瑞如同入定的高僧一般雷打不动地坐在床上看书,银爵回没回来他不知道,反正大晚上的他在不在也没差。

于是雷狮也坐在床上一语不发,思考人生。

等到快到十一点的时候,遵守校规的好学生安迷修这才终于回来了。

他刚一进门,雷狮就立马抬起头问道:“你去哪了?”

非常像个责备丈夫晚归的妻子。

格瑞面无表情地想着,然后翻了一页书。

“啊?”

安迷修被问得一愣,下意识地回道:“路上碰到了同班的一个女生,我把她送到宿舍底下了。”

雷狮的火气噌地一下被那七瓶啤酒给点着了。

“你行啊你,够绅士啊,大晚上还送女生回寝,”雷狮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怎么不顺便在人家寝室里呆一夜呢。”

安迷修被雷狮那嘲讽的语气刺得皱了皱眉。

“她的宿舍离这里很远,现在很晚了,她一个人不太安全我才送她回去的。”

安迷修看着雷狮,眼神有那么点不赞同的意味,“你那样的说法对女生很失礼,雷狮。”

“你愿意抱着你的傻逼骑士道过一辈子是你的事,我可没有什么对女性绅士的义务。”雷狮眼神一暗,“别让我再看到你跟哪个女生走得那么近,安迷修,大爷我不爽。”

……

正在翻书的格瑞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安迷修怔住了。

然后他一脸不可思议:“你居然嫉妒这个?追你的女生都排到隔壁学校了,你非要来跟我抢什么?”

 

……

雷狮特别想立马跳起来骂他一句我去你妈的。

然而他刚想这么做的时候酒劲又偏偏在这个时候上来了,雷狮头一晕,刚立起来一点的身子又坠了回去,等他缓过来的时候,安迷修已经进卫生间去洗漱了。

于是雷狮那憋着的火气就这么堵在了胸腔里,半上不下,差点把他自己给气炸。

然后悲凉感又涌上心头。

看吧,看吧。还有哪个傻逼像他这么惨,看上了个迟钝到缺心眼的蠢货!

悲凉的雷狮一扭头,然后就和格瑞对上了视线。

……

一深一浅两双基佬紫的眼睛对视了一秒。

 

 

如果说雷狮暗恋的安迷修是迟钝到缺心眼的话,那么格瑞暗恋的发小大概就是迟钝到痴呆了。

雷狮忍了将近两年,格瑞则是忍了整整十年。

雷狮都怀疑格瑞是不是已经憋疯了。

 

“格瑞格瑞~”

比他低一年级的发小金又跑来找他了。

“格瑞,你下午有没有课呀?”

金熟门熟路地进了他们寝室,欢快地跳上了格瑞的床。

可惜不能上。

雷狮幸灾乐祸地想着,然后喝了口可乐。

“没有。”

格瑞放下书,表情没有一丝波澜,并毫不留情地将金从床上按了下去。

“那太好啦,我下午也没有课,我们去哪里逛逛怎么样!”

金并没有被他冷淡的态度所打倒,反而锲而不舍地继续粘了过去。

看得雷狮有一丝羡慕嫉妒恨。

明明大家都在痛苦地暗恋,为什么他的待遇就比我好这么多。

虽然安迷修要是这么对他,雷狮估计只会打他一拳。

格瑞面色冷淡:“你不是有很多同伴吗,找他们去,别来打扰我。”

这语气真像个怨妇。

雷狮满怀恶意地想着。

大概是他的恶意太过明显,格瑞往这边看了一眼。

你明明比我还不如,瞎嘚瑟什么。

雷狮:“……”

雷狮发誓这绝对不是他的脑补,这绝对是不简单的一眼!

金对这间寝室里另外两人之间的交锋丝毫不知,听了格瑞的话后,委屈地瘪了瘪嘴:“别这么说嘛,格瑞,他们和你又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格瑞微微侧过了头,看着他。

金见格瑞看过来,立马眯着眼睛开心地笑了出来:“当然不一样啊,我们认识多久了,你当然是最最最最最——重要的啊!”

金这么说着,两只手还比划了好大一个圈,以示他有多么重要。

阳光透过窗台,照在了金的身上,让他整个人都显得耀眼无比,笑容更是比阳光还要灿烂几分。

格瑞甚至觉得自己看到了天使。

然后那个名为丘比特的天使缓缓拉开了手中的箭。

 

金注意到格瑞神色似乎有些缓和,更加高兴了。脸上两个小酒窝若隐若现,显得更加神采飞扬。

“格瑞是我最最好的朋友嘛!”

然后那一箭直接射穿了格瑞的心脏,碎的四分五裂。

 

雷狮笑得手一抖,可乐一滴不剩地全洒床上了。

 

——TBC——


评论 ( 152 )
热度 ( 4606 )
  1. 我盾冬党头顶青天狂喜乱舞红烧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