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校园】全世界都觉得金是个直的

·第三篇,前篇→金的情商在这一刻达到了巅峰 后一篇→大周末去游乐园的男生们

·小甜饼【够了

·这篇和校园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有微量安雷安

 

 

“凯莉,紫堂——”

金无精打采地趴在桌上,忧郁地看着窗外。

“为什么格瑞要住宿啊……除了周末我都没机会看到他了。”

虽然周末也没看到过。

凯莉叼着根棒棒糖头也不抬地翻了页书。

“我还以为你早就放弃了。”

紫堂幻看了看凯莉又看了看金。

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还在纠结金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男人了吗。

金茫然地看着凯莉:“为什么要放弃啊?”

凯莉嗤笑一声。

醒醒吧,在你送了他一盆芦荟的时候你们就已经没有未来了。

“不想放弃那就继续追呗,前提是你能约到他。”凯莉无可无不可地说道,“不过按你这个连人都见不到的情况,估计悬得很。”

金失落地垂下了头。

紫堂幻恍惚中觉得自己看到了他脑袋上垂下来的耳朵。

然而他的脑袋上只有帽子。

“那什么……”紫堂憋了很久,还是忍不住问道:“金……你就那么确定你喜欢上了那个学长啊?”

他重点强调了一下学长两个字。

金又将茫然的目光移向了紫堂幻。这还需要确定吗?

紫堂对上金纯洁又直白的视线,艰难地开了口。

“这样的话……”紫堂想了想,“秋姐不是认识他吗,如果对方方便的话,你可以再邀请他来你家学习顺便辅导一下你啊。”

金愣了一下,然后猛地支起了身子。

这回是真砸到紫堂幻的下巴了。

“紫堂!谢谢你!”

金感动地说。

“你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

“……”

紫堂捂着下巴,不知道该回句什么。

凯莉似笑非笑地看着紫堂。

 

凯莉并不觉得金是真的喜欢那个格瑞。

听他的描述,她觉得其中仰慕或崇拜的成分要更多一些。或者说,金也许的确很喜欢格瑞这个人,但并不是他所以为的那种喜欢。

……

简单来说,她并不相信一个假期没见,金就这么变成基佬了。

 

“你之前不是还一副接受不了的样子吗,怎么转头就开始当起红娘来了?”

凯莉挖了一勺冰淇淋,优雅地放进嘴里。

紫堂幻在她对面瑟瑟发抖。

平时金一有空就会约他们两个出来,凯莉也从不拒绝,因为每一次最后都会演变成两个男生跟在她身后大包小包地提着走。

不过现在金忙着恋爱去了,拎包的自然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我……我是有点意外,”紫堂幻擦了擦汗,“不过如果金真的喜欢他,那……我当然也是会祝福他的。”

凯莉讽刺地笑了几声。

“就金那个样子,你还真以为他能和一个男生正儿八经地谈恋爱呢。”

紫堂幻想了想,“金他,呃,一直都很出人预料。”

“不不不,这不一样。”

她晃了晃勺子,伸出食指左右晃了晃。

“他肯定都没搞懂和那个人谈恋爱代表什么意思。你觉得他那蠢样……能接受和一个同性上床吗?”

紫堂幻一瞬间被这话吓成了红堂幻。

“上——啊?!”

紫堂幻的脸“嘭”地一下红透了,结结巴巴地吐了几个字,最后什么也没憋出来。

我们刚才难道不是在讨论一个很纯情的话题吗?

凯莉嫌弃地看着他:“我只是举个例子而已,你不用那么夸张。”

紫堂幻:“……”

这个时候再次同时响起的提示音拯救了他。

紫堂松了一口气,拿出了手机。

果不其然,依旧是金发来的消息。

 

金:我终于约到他了

金:朋友们祝我好运

 

连感叹号都没有了。

凯莉:“没出息。”

 

 

雷狮看着格瑞一副准备出门的样子,随口问道:“你干嘛去?”

“有约。”

“嗯?和哪个女生?”

格瑞背对着他系着鞋带,声音平淡:“不是女生。”

“哦。”

雷狮点点头,目送格瑞出了门,继续躺着玩手机。

 

五分钟后,安迷修从厕所里出来,还没来得及坐下,就被从床上跳下来的雷狮一把抓住,拖着往门外走。

“???”安迷修反射性地挣扎了一下,“干什么?干什么??”

“走走走,”雷狮拽着他,“格瑞要和那个送芦荟的见面去了,跟去看看。”

“……你有病吧。”安迷修扒着门框不肯松手,“人家见面就见面,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无聊。”雷狮理直气壮。

“你无聊自己去跟,我要写作业。”

“你就知道写作业。”雷狮道,“写作业有什么用,女朋友会上门吗?马能自己跑来吗?”

安迷修:“现在闭嘴我们还是好室友。”

 

 

金并没有真的像紫堂说的那样让格瑞继续抽空来帮他补习。

毕竟根据秋的说法,格瑞现在是高三,学习应该很紧张,金还不至于为了谈个恋爱就把人家从学习的海洋里给强行打捞出来。

但周末的适当放松是必要的。

金坚定地想,然后从姐姐那里要到了格瑞的联系方式。

是的,他没有格瑞的联系方式——尽管格瑞暑假在他们家住了近两个月,但他对格瑞的最深层次认知大概就是格瑞喜欢牛奶和芦荟了。

毕竟是朵高岭之花。

就很牛。

 

金和格瑞约的目的地是市中心上周刚开放的游乐场,集合地点是游乐场附近的一条商业街。

这并不是什么深思熟虑后的结果,反正金的目的就是想见格瑞而已,只要人来了,去哪都是美滋滋。

格瑞会答应则是因为他们好歹低头不见抬头见地相处了两个月,而且他也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横竖呆在寝室里也是看着安迷修和雷狮拆寝室,还不如出来放松一下。

他大概还不知道他的两个室友已经决定跟出来搞事了。

格瑞对金约的地方并不是很感兴趣——一切人多和吵闹的地方他都不太感兴趣。

不过他也没表现出什么不满,毕竟约他出去的人本身就和安静这个词扯不上关系。

两个月的共处一室,金对格瑞没了解多少(甚至还产生了相当严重的错误认知),但格瑞已经把金的底细摸得差不多了。

当然,这也不是他主动想搞清楚的,毕竟只要一有空,金就一个劲地在他旁边转悠,恨不得把自己祖宗十八代分别买了几亩田都给他交代清楚。

他觉得金八成是把学习上的天赋都移到人际交往方面了,不然像他这种喜欢安静的人在被念叨了一个暑假后居然还觉得和金相处起来的感觉挺不错岂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另一方面,金虽然总喜欢扯着他试图和他闲聊,不过每当他看见格瑞正在看书时,又会自己把话给强行憋回去,生怕打扰了他干“正事”。

虽然格瑞并不觉得这是什么正事,也不在乎金来打扰他。

只不过他毕竟是住在别人家,除了看书格瑞也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了。

 

总的来说,格瑞并不讨厌金,甚至还觉得他挺有趣。

而且他也感觉得到金不讨厌他,甚至还很喜欢——普通意义上的。

然后金就送了他一盆芦荟。

 

格瑞觉得大概是他们两人中有谁搞错了什么。

 

 

紫堂幻看了看正在喝奶茶的凯莉,摇了摇自己已经吸不上任何液体的杯子,想开口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只好选择欣赏窗外的景色。

街上的车辆来来往往,旁边的行人有的行色匆匆,有的正和男女朋友一起悠闲漫步,还有的靠在一边正在等人。

紫堂幻的目光突然顿住了。

然后他扯了扯凯莉的袖子,有些不确定地开了口:“那个对面的……男生,是不是给金补习的那个人?”

凯莉一听,立马来了精神,无聊的神情一扫而空,顺着紫堂幻指的方向看去。

一个穿着一身看上去就很吸热的装扮的银发男生靠在一家店的橱窗前,微微低着头,紫色的眼睛半垂着,表情是与外面炎炎烈日一点也不相称的冷漠,几乎每一个经过他面前的女生都要忍不住往那边看上几眼。

 

换言之,那是一个身高比金高出半个头,没有抱着奶,看上去也不像书呆子的帅哥。

唯一能给他们辨认身份的只有那辨识度极高的发型。

凯莉嘴里的吸管掉到了杯子里。

“……难怪会让金产生自己弯了的错觉。”凯莉目瞪口呆,“果然丑的人才叫杀马特,帅的人就算打扮成葬爱家族也照样不缺男朋友。”

紫堂幻愣愣的,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点头。

然后他们看见那个一动不动仿佛在凹造型的帅哥突然有了动作,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喂,格瑞?”

格瑞按下接听键后,对面传来了金蔫了吧唧的声音,其中的沮丧穿透了手机屏幕跟着一起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是我。”

格瑞看了看手表,距离他们约定的碰面时间已经超了十六分钟了。

“我……我好像迷路了。”

住宅离这里路程不超过二十分钟的金这么说着。

 

——TBC——

 

全世界都觉得金是个直男,金却弯了。

 

金:紫堂!你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

格瑞:简直美滋滋。

评论 ( 46 )
热度 ( 32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