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校园】不要喜欢上太迟钝的人(二)

·小甜饼【……】

·CP安雷,瑞金,预计三到五篇完结

·上一章→(一) 下一章→(三)

 

最近金来格瑞寝室窜门的次数略频繁。

格瑞表面上一副不乐意的样子,心里当然不会反对;雷狮本着大家一起不好过的心情要看乐子,自然也没意见;银爵神出鬼没行踪不定,他的意见并没有什么人在意。

安迷修身为一个老好人,自然也不会阻止发小两个交流感情。

而且他是知道格瑞怎么看待金的。

不得不说这实在很神奇,明明格瑞平时的态度冷的跟刚从北冰洋里泡了个澡回来似的,但是这种冷漠的伪装好像除了他发小本人谁都没能防住。

大概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暗恋自己发小了。

除了他发小本人。

实在可悲。

 

这天下午,格瑞还是被金给磨出去了,因为金特别想吃附近一家店最近新推出的冰淇淋。

这个新品是必须要两个人一起买才给优惠,金想了半天,觉得如果只能邀请一个人的话,除了格瑞好像谁都不合适。

毕竟邀请了紫堂不请凯莉也太不够意思了,反过来也一样。

只有格瑞,每当金把这种特殊的位置留给他时,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觉得是理所当然的。

金这么告诉格瑞时,格瑞面色平静,眼神复杂。

安迷修在一边听着,面色复杂,眼神复杂。

如果格瑞知道那个是情侣限定的商品也许会更复杂。

然后他就目送那两人一个蹦蹦跳跳地拉着另一个走远了。

一个娇小可爱,一个高挑修长,两人的身影在一起看上去无比和谐。

谁能看透这背后的辛酸呢。

安迷修注视着着一幕,情不自禁地感叹:“喜欢上这么一个人真是辛苦他了。”

然后他一回头,就看到刚才还在笑个不停的雷狮正用一种很恐怖的眼神看着他。

 

“雷狮他最近是不是有点奇怪?”

安迷修在一间有空调的教室里找到了正在自习的银爵。

大概是碰到这哥们儿一面实在不容易,安迷修忍不住坐到他旁边开始跟他倾诉。

银爵平时没事是不爱回寝室的,因为他觉得寝室里另外三个人最近都在承受着这个年龄不该有的苦难,寝室里成天弥漫着一股恋爱的腐臭味,这让还没有恋爱苗头的银爵感到很可怕。

银爵听了安迷修的话后出于人道主义精神问了一句他怎么了。

“他最近好像总是在生我的气。”安迷修对上银爵的视线,立马补充道,“不是之前那种,他最近都没找我打架了,就是经常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瞪着我。我是不是哪里惹到他了?”

安迷修对自己的情商还是有一定的自知之明,他觉得自己没注意到的事,周围的人或许就能注意到了呢。

银爵:“……”我该怎么回答他。

银爵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人,也觉得这种事情由外人来戳穿不太好,雷狮肯定也不会满意这样的结果。

但作为他们的室友,他觉得自己有义务为他们做点什么。

于是他道:“也许他是恋爱了。”

安迷修:“……”

这哥们儿怕不是把脑子给学傻了吧。

安迷修没把这句话说出来,只委婉地道:“这和他看我不爽有什么关系吗?”

银爵被他那看智障的眼神刺中了玻璃心,憋了半天扔给他一句你自己想,就不再理他了。

“反正我知道他有喜欢的人了。”

安迷修起身离开之际,听到银爵这么说。

然后银爵看到安迷修那一瞬间露出了跟被人绿了一样的表情。

 

安迷修对银爵说的话并没有怀疑,毕竟社会他爵哥,一般不说话,一旦说了话,都是大实话。

于是回去的路上他一直在思考“雷狮恋爱了”和“他看我不爽”这两件事情。

 

雷狮今天没有跟卡米尔他们出去喝酒撸串,只老老实实地呆在了寝室里玩手机。

彼时他正在刷微博,笑得正欢呢,就收到了安迷修给他发来的信息。

雷狮在一秒内调出了页面。

 

无脑骑士:恶党

无脑骑士: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

雷狮面无表情地看着这条信息。

套路,都是套路。

你就是想让我误以为你知道我喜欢你了,白惊喜一场后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你雷大爷是不会这么天真的。

 

雷狮:是,怎么着?

那边静了一会儿。

 

无脑骑士:你喜欢的人是不是

无脑骑士:呃

无脑骑士:就是

无脑骑士:我

 

雷狮被震了一下,手机砸在了他脸上。

他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重新拿起了手机。

 

安迷修在那边纠结。

无脑骑士:我

无脑骑士:我就是想问问……

无脑骑士:你喜欢的女生

无脑骑士:是不是暗恋我?

无脑骑士:所以你最近才会看我不爽?

 

 

雷狮把手机关机了。


妈的。

套路,都是套路。

我要再信安迷修能开窍我就是狗。

 

格瑞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雷狮一动不动躺在床上挺狮。

见他回来,雷狮动了动,扯出了一个笑容,问道:“约会的感觉怎么样?”

这个语气很微妙,落在格瑞耳朵里夹杂着四分嘲讽三分嫉妒两分不屑和一分幸灾乐祸。

于是格瑞回道:“挺好的,路上碰到了同班的一个女生,我还把她送到宿舍底下了。”

雷狮的笑容渐渐消失。

 

安迷修回来的时候正看到这幅场景,格瑞和雷狮两人谁也没说话,在沉默到令人焦灼的空气里一动不动地盯着彼此,眼神中仿佛含了千言万语,随时都能点燃这令人窒息的氛围。

安迷修的第一反应是退出去然后把门给关上了。

一关上门他就愣住了。

 

次日银爵又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看到了安迷修,他这回直接坐到了上次的位置上,一副明摆着在等人的姿态。

银爵转身就走。

“等等等等。”

安迷修立马起身拦住了他,一句废话都没说直接进入了主题。

“雷狮喜欢的是男的?”

银爵:“……你怎么会这么想?”

安迷修皱着眉,想了好一会儿才道。

“……他是不是喜欢格瑞?”

昨晚他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回想一下这几天,只要金来他们寝室,雷狮就总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盯着他俩,而且据他事后回想,那简直就是妥妥嫉妒的小眼神。

这么一来雷狮看他不爽的原因也能解释了——寝室里平常就他们三个,安迷修可不就是打扰到雷狮和格瑞两人单独相处了么。

“……”

银爵看着安迷修,突然理解了雷狮平时有事没事就想给他一锤子的心情。

 

——TBC——


评论 ( 133 )
热度 ( 41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