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校园】大周末去游乐园的男生们

·系列第四篇,第三篇→全世界都觉得金是个直的

·我流小甜饼【……

·本章雷安雷,瑞金,内含之前一个小天使点的鬼屋梗

 

金在发现自己迷路的时候,只觉得自己迷失了整个世界。

好不容易把格瑞约出来,结果人见不着。

这简直就跟和男朋友去开房结果不小心把房卡丢了一样尴尬。

 

格瑞让金站在原地别动,等他来找他,于是金就很听话地一动不动地立在原地。

横竖他已经到了商业街——虽然这条街曲折了点——对于认识路的人来说找到他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于是金就默默地蹲在一家内衣店门口,难得沉默地看着眼前来来往往的人群。

从他面前经过的人各式各样,有戴着耳朵和尾巴不知道是在装哪种动物的人,有大夏天还披着黑披风戴着面具的人,还有一红一绿蒙着眼睛的情侣,在他们前面走着的大概是亲戚家的小孩,估摸着还是个小学生,正cos着齐天大圣一脸拽样从他旁边路过。

……大概是今天有什么漫展吧。

金无聊地看了一会儿,开始低头数地上的蚂蚁。

地上的蚂蚁排着队似的往前赶,背上好像还背着什么东西,金觉得很有趣,又凑近了一点想看看他们背着什么。

然后一只黑色的厚底鞋突然踩了上去,把那群蚂蚁吓得立马四处散开了。

金愣了一下,抬起头。

格瑞正低着头看他,声音清冷:“你在看什么?”

“哦……哦,没什么,”金立马站了起来,头晕了一阵子,然后立马扯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格瑞你来得好快啊。”

格瑞沉默了一下,没说他们约定的地点离这里其实就差了两个拐角,只道:“走吧,你不是要去那个游乐场吗。”

“嘿嘿,”金高兴地拉着他的手,“格瑞你热吗?需要买瓶饮料之类的吗?”

“不用。”

格瑞的手下意识地动了一下,最终还是就这么由着他去了。

 

“……喂,你听见他们说什么吗?”

雷狮挤在另一家内衣店门边上,看着那两人手牵手渐行渐远,问道。

安迷修捂着脸,不敢看周围人的眼光。

“……他们说要去游乐场,我们能不能快点离开这里?你不觉得站在这里很尴尬吗!”

店里的女店主已经开始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盯着这边了。

“瞧你这怂样,这点心理承受能力都没有,平时都是谁给你的勇气念那么中二的台词的。”

雷狮啧啧道:“之前还没觉得,这两个人的关系肯定不简单。”

安迷修:“你不是说那个金发的学弟是纯种直男吗?”

雷狮:“傻!那个金毛是,格瑞又不一定是!你见过哪两个男的平时会约着去游乐园?”

然后他无视了安迷修看智障的眼神,下定论道:“俩男的大周末的去游乐园,铁定是基佬没得跑。”

“……”安迷修转身就走,“你还跟不跟了,不跟我就先回去了。”

然后他被雷狮拽着离开了内衣店。

 

凯莉和紫堂远远地跟在那两人后面,目送着他们进了游乐场。

凯莉:“他们还真是去约会的。”

紫堂:“是啊。”

凯莉:“太不正常了。”

紫堂:“啊?哪里不正常?”

凯莉:“你说如果一个你之前不认识,只帮着补习了两个月的小学弟突然约你单独去游乐场,你会答应吗?”

紫堂想了想,擦了擦头上的汗:“呃……如果对方来邀请我了的话……我应该不会拒绝吧?”

“……”凯莉看了眼紫堂幻,“算了,问你等于白问。”

 

 

金一进了游乐场就突然兴奋起来,如同脱了缰的马,如同见了马的安迷修,恨不得立马扑过去把所有项目都体验一遍,格瑞不得不一直抓着他防止他走丢了。

金好歹想起来他这是在追人,于是殷勤地问道:“格瑞,你饿不饿?渴不渴?有什么想玩的项目吗?”

周围的嘈杂声吵得格瑞有点不自在,于是他给了一个很敷衍也很万能的回答:“随便,安静一点的吧。”

“安静?”金扫了一圈周围,然后再一次灵光一现,指着一个地方:“那就去那里吧!那里面应该挺安静的!”

格瑞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

 

“喂,他们进鬼屋了。”

安迷修扯了扯从刚才开始就一言不发盯着海盗船的雷狮,“你醒醒,是你要跟来的好吗?能不能别这么消极怠工?你这样让我觉得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没有一点意义你知道吗。”

“你刚才说什么?”雷狮把粘在船上的视线撕了下来,“哦,那两个人呢?”

“进鬼屋了,走吧。”

安迷修指了指前面,然后就准备去买票。

走了几步,发现雷狮站在他身后没跟上去。

“你又怎么了?”

“我们去坐旋转木马吧,我陪你。”

雷狮指着另一边。

几个小孩子正扬着花一般的笑颜排队等着被大人给抱上去。

安迷修:“……”

安迷修:“雷狮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雷狮:“什么误解?你的设定不就是这样的吗?”

“去你的设定,”安迷修怒道,“这种连缰绳都没有的木马我是不会承认的,别侮辱我的骑士道!”

雷狮:“……”

你他妈连个模型都没有还有资格嫌弃。

雷狮:“那你陪我去坐船吧,打扰基佬约会是要被雷劈的。”

“谁来劈?你吗?”安迷修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事到如今你跟我说不跟了?你别就是想找个借口来跟我约会吧?”

雷狮:“滚。你不要侮辱我的眼光。”

“那就走吧,”安迷修看着雷狮,“你不会是怕鬼吧?”

雷狮露出了一副被小看了的表情:“怎么可能!本大爷看上去像是那么怂的人吗?”

然后雷狮牵着他的手去排队了。

“……”安迷修盯着他的手,“你这是在干吗?”

雷狮:“闭嘴。”

 

排在他们前面后面的基本上都是小情侣,安迷修接受着来自周围的注目礼,只觉得比刚才在内衣店门口还要尴尬,恨不得把雷狮那只手给剁了。

“紫堂你看见没,”排在前面的一个女生回过头来看了他们一眼,小声对她旁边的男生说道:“俩男的大周末的来游乐园,铁定是基佬没得跑。”

雷狮:“……”

安迷修:“……”

 

“我跟你说安迷修,”雷狮进了门,依旧抓着安迷修的手,“你现在害怕了我们还可以回去,本大爷不会嘲笑你的。”

“那真是谢谢了,”安迷修拉着他头也不回地往里走,“麻烦您快点动起来,你还记得我们是来干什么的吗?”

 

不管外面的人怎么样,金和格瑞已经进去了。

“哇——这里面真暗!”金感叹,“还有滴水的声音诶,做得好逼真啊!”

“……”

格瑞一语不发。

“哦哦!还有尸体的模型,格瑞格瑞你快看,好吓人啊!”

“……”

格瑞一语不发地别过了脸。

“啊,这里还有——”

就在这时,一个披着白布的鬼突然从他们面前倒吊了下来,脑袋正吊在了格瑞面前,视线和金对了个正着。

金愣了几秒。

“哇,格——”

金惊喜地扭过头,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自己整个人在那一瞬间腾空而起,他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就全被他们俩现在的姿势给吸引住了。

哇噻,公主抱。

金的脸腾地一下红了。

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带起的凉意丝毫没减少他脸上的热度。

 

格瑞跑的好快。

 

格瑞抱着我也能跑这么快啊。

 

金眼里冒着小星星,注视着格瑞那在黑暗中显得格外苍白的脸,完全沉浸在了此刻的幸福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身后的一声惨叫惊醒了他,金疑惑地看了看后面一片漆黑,挠了挠头,问道:“格瑞,这个声音是不是有点耳熟啊?”

格瑞仍旧一语不发,但金感觉他们前进的速度更快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雷狮以一种撕扯抹布的力度扯着安迷修的头发,差点把安迷修给扯秃了。

“卧槽!雷狮!卧槽!你停一下!你先停一下!我靠——靠靠靠!”

安迷修被痛得扔掉了他十几年的思想品德课程学习成果,一拳砸在了雷狮脸上,雷狮松手后他的第一反应是去摸自己的头皮有没有被掀起来。

雷狮只松了一秒,下一具尸体蹦出来的时候他立马又扒上了安迷修,在他耳边嚎了起来。

安迷修恨不得当场把雷狮变成一具真正的狮体。

安迷修一边使劲扯着挂在他身上不下来的雷狮,边艰难地前进,一边忍受着雷狮的魔音灌耳,内心非常后悔。

他肯定是吃错药了才会期待雷狮扯着他的袖子害怕地往他怀里钻的画面。

太可怕了,这个人要不得。

安迷修摸了摸头顶,感觉之前一直立在那里的那撮毛好像没了。

 

——TBC——

鬼屋。

格瑞:害怕。

金:好帅。

 

雷狮:害怕!

安迷修:滚!

评论 ( 139 )
热度 ( 41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