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校园】凯莉听了沉默,紫堂听了流泪

·还是点文,瑞金(大学)同寝双向暗恋梗,点文的那篇删太快了忘记记是哪两个小天使点的了……就不艾特了……OTL

·欧欧西注意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格瑞和金是发小,两人的相性度经过十几年的实践证明,好的不得了。

格瑞和金是室友,两人的黏糊程度经过一个月的实地考察证明,那叫一个可怕。

据两人不愿意暴露姓名的好友凯莉透露,这两个人唯一分开的时间就是他们分别去卫生间的时候以及格瑞去开会的时候。

 

“你说他们为什么不交往。”

凯莉撑着脑袋,看着窗外。此时金和格瑞待的那个班正在和嘉德罗斯的班级打篮球比赛,两个金色的小不点在场上跑来跑去,异常显眼。

“诶?谁和谁?”

紫堂幻也往下看了看。

“就那两个快把我给搞瞎了的发小,”凯莉此时的表情从紫堂幻的角度来看有点像在翻白眼,“难不成他们认为就凭他们现在这种德性还有谁能交到女朋友不成。”

她话刚说完,就看到从一堆围观女生中挤出来的一个巨大红色呆毛,手里还扯着另一个有气无力的蓝呆毛,拿着一蓝一黄两个看上去非常眼熟的棒子在给金打call。

“……好吧,”凯莉顺势改了口,“就算他们真能交到女朋友,就凭他们现在的黏糊劲,他们好意思去祸害其他女生吗?”

凯莉半晌没听到回应,扭过头一看,发现紫堂幻正惨白着一张脸,嘴都没合拢地看着她。

“不是吧,你连这都没看出来?”

凯莉难以置信。

“他们一天二十四小时有二十二小时都呆在一起,你就没觉得奇怪?”

球场上此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意外,金的脚一崴,而后整个人直挺挺地扑在了地上,结结实实地摔了一跤。

周围的人刚想围过去,就见格瑞二话不说地将他抱起来迅速离开了球场,留下一群懵逼的队友。估计是去医务室了。

这一幕如同一记雷神之锤砸在了紫堂幻的心上,还电了几下。

 

“格瑞,你喜欢这个吗?”

食堂里,金夹起一块肉,举到格瑞面前。

格瑞看了一眼,道:“不喜欢。”

“哦,”金放回了自己的餐盘里,又夹起了另一道菜,“那这个呢?”

“也不喜欢。”

金有些失落地又放了回去,他看了看格瑞的餐盘,“可是你点了好多啊,我还以为我们的口味差不多呢。”

格瑞瞥了一眼自己打的菜,开口:“打错了而已,想吃的话就夹走。”

“真的吗?”金一脸惊喜,“那我就夹走啦!你有什么菜喜欢吃也可以从我这里夹哦!”

金喜气洋洋地扒了几筷子,然后从自己的菜里扒出了对方喜欢吃的送了过去。

坐在对面的嘉德罗斯实在看不下去了:“你们俩这是在干什么呢?自己喜欢什么就点什么不就好了吗!成天你夹我的我夹你的是在搞毛啊??”

金愣了一下,看向嘉德罗斯:“你怎么在这?”

嘉德罗斯气的星星都掉了:“我一直坐你们对面好吗!”

“呃,不是,”金挠了挠脸,“你平时不是都跟雷德他们坐一块儿的吗?”

“他们又没篮球赛,早就吃完了!”嘉德罗斯最近很不喜欢蒙特祖玛帮他带饭,大概是终于迎来了自己的叛逆期,“要不是食堂都坐满了,我才不乐意坐你俩对面呢!”

这话说的很实在,毕竟最近就连凯莉和紫堂都出于不明原因没再和他们拼桌了。

“这样啊。”金点点头便没再搭话,转头看向正优雅进食的格瑞,“格瑞,你下午有会要开吗?”

格瑞放下筷子:“下午两点,半个小时。”

“诶——”金立马拉下了脸。“我又有半个小时不能见到你了啊……”

嘉德罗斯:……

格瑞声音平淡:“你脚上还有伤,乖乖在寝室呆着,别出去闯祸。”

“我知道了啦,”金不满地鼓起脸,“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用得着这样吗……”

格瑞看着他那把沮丧表达得十分传神的小表情,摸了摸他的头,又在金看过来前若无其事地把手收了回去:“少来,你和嘉德罗斯差不了多少。”

嘉德罗斯:???

金:“哪有!我比他大那么多!”

“只是生理上,”格瑞伸手将金脸上粘着的一粒米摘掉,“他至少成绩比你好,比你省心多了。”

金:“我也可以考得很好啊!格瑞你帮我补习就可以了嘛!”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你们是故意的吗?”

 

 

格瑞去开会的时间,也就是金一天当中最没劲的时间。

也是凯莉和紫堂觉得自己终于能裸眼靠近他了的时间。

凯莉看着跟死在桌上一样的金,皱着眉:“啧,你不至于吧,开个会搞的跟死了男朋友一样,这都多久了还这么副德行。”

金露出一张脸,看着他们俩:“什么男朋友?”

紫堂扶着他的圆眼镜,用一副探究的语气问道:“你们……你和格瑞,没在交往吗?”

金愕然:“我和格瑞?交往?谁说的啊?”

“没交往你俩还整天黏在一起,还谈不谈恋爱了。”

凯莉牙疼地看着金那副傻愣愣的脸。

“谈恋爱?”金想了想,“我没这个打算诶……”

“行行行,你没有,”凯莉摆了摆手,“那你整天缠着格瑞,不也很影响他找女朋友吗?”

金:“格瑞也没说要找女朋友啊。”

“他说是没说——但你们俩老呆在一起,他就算想也没法找吧。”

凯莉翘着腿坐在一边,手指时不时点着桌面。

“会影响到他吗?”金茫然,“那我们都不找女朋友不就好了吗?”

紫堂:……

凯莉:“不找女朋友?然后你俩打一辈子光棍?”

“我感觉也没什么问题啊,”凯莉看着金露出了一个傻笑,“要是格瑞陪着我的话,有没有女朋友其实都无所谓了嘛!”

随即他又皱起了脸,“不过格瑞的想法我还不知道诶,我回去问问他好了。”

凯莉:“万一他想找呢?”

金一愣,顿时露出一副晴天霹雳的表情:“不会吧?!”

凯莉:……

紫堂:……

紫堂:这太可怕了。

 

 

格瑞听着台上的副部和部长轮流上去每人讲了近五分钟的废话,总算熬到了散会。

雷狮看着他那麻利的动作,忍不住嘲笑了一句:“你就晚几分钟,你那小朋友是会被拐了还是会怎样?”

格瑞看都没看他:“让他等太久他会不高兴。”

“……”雷狮猝不及防被秀了一把,十分不乐意,“你这话让身为直男的我心情很复杂啊。”

格瑞动作顿了一下。

他思考了一秒,觉得雷狮刚才大概只是想讲个笑话,于是又恢复了动作。

“没其他事我先走了。”

“别急嘛,”雷狮一副闲得慌的模样,“你们俩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啊?”

格瑞:“我们没有交往。”

 

……

雷狮思考了一秒,觉得格瑞刚才大概只是想讲个笑话。

于是他很给面子地笑了几下:“没交往?那你发小要是交了女朋友你可不得伤心死了。”

格瑞整了整文件,语气平淡:“交不交是他的自由,和我怎么对他没关系。”

 

安迷修下了讲台,看着靠着桌子一动不动跟摆POSE似的雷狮:“你这是在干嘛呢?”

雷狮看着门口,好半天吐出一句:“基佬的情趣真难懂。”

 

 

格瑞回到了寝室里,看见金正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随口问道:“怎么了?”

“在思考。”金答。

格瑞帮他翻出了退烧药。

“我在思考很严肃的问题!”金猛地坐了起来,“格瑞,我是不是你最重要的人啊?”

格瑞被问得一愣,然后又恢复了平静,“说过了,别成天东想西想,容易烧坏脑子。有空想这些不如去写作业。”

“格瑞——格瑞——”金跳下来抓着他的手臂晃了晃,“你以后会交女朋友吗?”

“……”格瑞抽出手,“暂时没这个打算。”

“真的?”金直勾勾地盯着他,“可是凯莉说我们以后肯定会找其他人谈恋爱的啊。”

……

又是凯莉。

格瑞在心里默默地记下了。

“你想谈就谈,不想谈就不谈。”格瑞叹了口气,“你高兴就好。”

“那你呢?”金问道。

格瑞沉默了一下。

“你想让我谈我就谈,不想让我谈就不谈。”

格瑞平静地看着他。

“你高兴就好。”

 

 

第二天凯莉和紫堂见到金的时候他心情很好。

“格瑞呢?”

凯莉看了看他周围。

“格瑞去开会啦。”

金开心地说。

紫堂:“你……你看上去怎么有点开心?”

“很明显吗?”

金高兴对他们两个说:“我昨天问过格瑞啦,他说他不会交女朋友的!”

 

……

这是什么?出柜宣言?

凯莉莫名其妙:“你问的什么玩意,不该问他喜不喜欢你吗?”

“我问这个做什么?”金也莫名其妙,“他当然喜欢我啊?”

凯莉:“……”

紫堂: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凯莉看着金:“他真的说他不会交女朋友了?准备和你一起打光棍了?”

那你们怎么还没交往。

“那倒不是,”金老实道,“格瑞说我想让他交女朋友的时候他再交,我不想他就不交了。”

……

凯莉现在的心情如紫堂。

“……那你呢?”

紫堂看了看凯莉那扭曲的表情,好心替她接了下去:“你也一样吗?”

“那也不是,”金依旧老实道,“他说我想交女朋友随时可以交。”

 

……

……

紫堂被他们之间的友情感动得哭了出来。

 

——END——

格瑞今天也没有和金交往。

 

紫堂:你好惨。

凯莉:你好惨。

雷狮:你好TM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 177 )
热度 ( 49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