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校园】论霸道系和傲娇系的差别

·点文, @S.T.Foglia 点的雷总说反话作死的梗,写的没啥灵感,但姑且凑出来了,希望小天使喜欢【……】

·CP雷安,瑞金(这个是私心),欧欧西

·跟上篇一样,是个悲伤的故事,但我是爱雷总的【???

 

二月十四号,凹凸学院骚动的一天。

也许会有无数单身狗在这一天脱单,也许会有无数暗恋狗在这一天失恋,也许会有无数情侣狗在这一天劈腿。

总之无论是不是单身,大家都在非常积极地融入这个欢乐的节日里。

 

雷狮本来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不过当他看到自己桌上那一大堆五颜六色的包装袋时,他猛然想起来了。

今天是要找安迷修要食物的日子。

坐在他前桌的格瑞早早地翻开书正在预习,桌上干干净净,抽屉里空无一物。

也不知道是被他提前清理过了还是女生们终于看透了他的本质,放弃了这个基佬股。

安迷修还没来,雷狮无聊得很,一桌子的巧克力把他睡觉的地方都给占了,这让他有点不爽,不过今年卡米尔入学了,放学后可以直接给他,所以雷狮大发慈悲地决定留着它们。

于是无聊的他决定去骚扰好学生格瑞。

 

“哟,格瑞,这么晚了还在玩呢?

 

……

雷狮:……

雷狮:???

格瑞转过头平静地看着他。

雷狮:“不是,我想说,你大晚上的怎么不学习啊?

“……”

“……”

雷狮和格瑞面面相觑。

靠,怎么回事。

雷狮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然后他听见格瑞开了口:

 

你也只能说实话了?

 

 

二月十四号,凹凸学院骚动的一天。

平时在这一天肯定会冲去安迷修班上吵着要巧克力的雷狮今天早上安静如鸡,并且和他的发小脑帅哥前桌传小纸条传了一节课。

惊得周围学生都没有人听课了。

 

“是的,我可以证明他们两个人确实传纸条传了整整一节课,”坐在他们后面不愿透露姓名的帕X斯同学信誓旦旦,“我有理由认为这两人是由于多年求爱不得,同病相怜的心情在这特殊的日子里受荷尔蒙影响转变成了彼此间的惺惺相惜,进而演变为了更深层次的某种感情。至于是不是爱情,我们还无从得知。”

 

然后他被雷狮扒光了扔在了校门口。

 

这两个基佬显然也不是很情愿做这种事,他们认为传纸条这种事情太gay里gay气,不符合他们平日里的形象,于是经过探讨后两人舍弃了这种方法。

“现在怎么办?”

雷狮说完后发现好像并不是每句话都会反着来,于是又尝试了几句。

格瑞是个天才。

格瑞是个直男。

格瑞对他发小根本没性趣。

格瑞……

格瑞冷冰冰地打断他:“还不够,不要停。

格瑞:……

 

格瑞转过身,没再看后面笑得像个智障似的雷狮,觉得和这种人讨论这么严肃的问题纯属浪费时间。

雷狮丝毫不顾他自己也变成了这副德行,笑得可欢。

然后他就看见安迷修走过来了。

雷狮的笑容戛然而止。

 

安迷修走过来,看见雷狮桌子上那一堆巧克力,脚步顿了顿。

以往雷狮都会在安迷修看到之前就把他们全处理掉,所以安迷修还是第一次看到此等“盛况”。

安迷修冷淡地开了口:“难怪你今天没来烦我了,原来是收到的太多了啊。”

……

这话中的醋意连格瑞都感受到了。

雷狮也是第一次这么明显地感受到终于不是他自己的单箭头了,顿时内心全是波动。

“羡慕吗?羡慕我也一个都不给你,赶紧把你做的那破玩意拿走,大爷我不稀罕。

安迷修:……

格瑞:……

雷狮:……操!

惊呆的围观群众:天啊。

 

“这样啊,”雷狮眼睁睁地看着安迷修的脸在那一瞬间黑了下来,“那你慢慢吃吧,小心流鼻血,雷狮。”

完了,连恶党都不叫了。

雷狮立马伸手扯住了他,急得表情有些扭曲:“你快滚……不是……我就是这个意思……

眼见一场惨剧即将发生,格瑞忍不住开口挽救道:

他说的都是实话。其实他根本就不喜欢你,你别听他——

 

……

格瑞在雷狮难以用语言形容的视线下默默转了回去。

雷狮感觉被他拉着的安迷修整个人都在抖,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其他什么,心疼得不行——既心疼他也心疼自己——然而他既不好开口说话,也不能继续保持沉默。唯一能证明他清白的格瑞此刻已然变成了猪队友,恢复了他高冷的人设,假装自己什么都听不见的继续学习去了。

安迷修紧抿着唇,有些难堪地开了口:“雷狮,你到底什么意思?”

雷狮一边说着让他赶紧滚,一边一个劲地扯着安迷修的袖子不让他走,“还能什么意思!你他妈就是在自作多情……不你等等,你等等我拿张纸,你先滚开……

安迷修直接拔出冷热流朝他戳过去了。

“卧槽……安迷修你有本事下手别那么轻!……等等,你别听我瞎逼逼!

妈的你听我解释!!!

格瑞:……好惨。

 

 

雷狮不太敢还手,到最后一句话也不敢说了,默不作声地跟安迷修红着眼睛(两人红着眼睛的理由大概不太一样)折腾了一阵子后,上课铃终结了这一切。

……

雷狮只觉得终结的不是这场闹剧,而是他的爱情。

 

“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我不想看到你。”

安迷修神色冰冷地收回他的剑,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了。

周围的学生噤若寒蝉,觉得自己刚才好像目睹了一场世纪悲情大片。

“……赶紧滚,老子也不想再看到你。

雷狮捂着脸,内心哭成了一条狗。

 

格瑞则是异常平静地度过了一上午,横竖他平常和其他人也没什么交流,金比他低了一个年级,上课时间也见不到,这个毛病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影响。

他看了看身后趴在桌上一动不动的雷狮,觉得这肯定是雷狮出生以来度过的最安静的一个上午。

有些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

说的大概就是这种情况吧。

格瑞想。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在自己身上,他决定放学后要想办法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当然,要避开金。

“格瑞——”格瑞刚立下的flag不到一秒就被回收了,他转过头,看着金正开开心心地向他跑来:“我做了巧克力哦,牛奶味的!”

……

原本死在桌上的雷狮突然抬起了头,眼里冒出了诡异的光。

金跑到格瑞跟前才反应来,“哦……格瑞你好像不喜欢牛奶味的甜食来着。”

他纠结地抓了抓自己的金发,有点苦恼:“那,你、你要吗?”

 

……

你倒是把巧克力拿出啊?

你拿出来我不就能直接收下了吗?

为什么非要问我呢?

难道我拒绝你就不送了吗?

格瑞表情冷淡,内心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

雷狮仿佛重新活过来了一般,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俩,那副眼巴巴等他出丑的表情让格瑞很想把他从四楼直接扔下去。

他扭过头,金还在忐忑地看着他。

……

一阵令人焦灼的沉默。

半晌,格瑞开了口:

我要,不要给别人。

……

雷狮:……

雷狮:???

金愣住了,格瑞也愣住了。

然后格瑞耳朵红了。

金呆呆地望着他:“我没在做梦吧……你真的是格瑞吗?”

随即他一脸激动地掏出巧克力:“真的吗!我跟你说!我昨晚特意让姐姐教我做的!虽然做的不太好看……不过姐姐说肯定不会吃死人的!她试过了!”

格瑞扭过脸:“笨蛋……下次记得还要给我。

金又一愣,格瑞也跟着又一愣。

“……”

格瑞的表情不自在了起来。

雷狮:……

雷狮:??????

雷狮:为什么他可以有这种操作?!

“……”金张了张嘴,脸也跟着红了,“格……格瑞……”

他低头揪了揪自己的衣角,又压了压自己的帽子。

“我……这个……是……”金看着自己的巧克力,结结巴巴,“不是义理巧克力……是……是……”

金深吸一口气,抬头看着格瑞:“我喜欢你!”

“你……你喜欢我吗?”

……

我他妈不信你这种情况还能反着来!

雷狮看着格瑞,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

格瑞又沉默了一会儿。

然后雷狮看见他把自己的脸给憋红了。

 

格瑞低头和金对视几秒,然后微微偏过头,露出通红的耳尖,轻轻开口道:“我才没喜欢上你这种笨蛋呢。

 

……

……

……

……

雷狮看着抱在一起的发小两个,觉得自己失去了对面部肌肉的掌控。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什么情况???????

 

格瑞抱了一会儿后,突然低头看向雷狮:“我觉得我好像已经没事了。”

雷狮:“………………”

格瑞:“我好像接受了金的表白后就没事了,你也可以试——”

格瑞噤了声。

雷狮:“………………”

 

雷狮突然感到了绝望。

——END——

 

往年:

金:格瑞,送你巧克力。

格瑞:我不要,你给别人去吧。

金强行塞:诶——我好不容易做的,你就收下嘛——

格瑞收下:……笨蛋,下次别再做了。

然后第二年继续。

 

雷狮:教练,他犯规。

评论 ( 272 )
热度 ( 749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