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校园】不要喜欢上太迟钝的人(三)

·小甜饼【闭嘴

·CP安雷,瑞金,大概五篇完结

·上一章戳→(二)  下一章→(四)

 

雷狮发现安迷修最近可不得了。

蠢的地方依旧蠢着,不仅如此,居然还开始躲着他了。

雷狮一时间搞不清楚对方是知道自己暗恋他才躲开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卡米尔又一次来到了酒吧,看着他大哥喝酒。

这次他没叫上佩利和帕洛斯。雷狮觉得每次叫他们都因为这点破事,那也显得自己也太窝囊。

虽然卡米尔觉得雷狮现在也没好到哪里去。

还没开始谈恋爱,就已经提前过上了失恋的颓废生活。

“你说他为什么躲着我,他是不是已经发现我喜欢他了。”

雷狮已经没脾气了,也不砸酒瓶了。他喜欢上安迷修之后最为显著的进步就是脾气从一点就爆变成了没爆就灭,火气每次刚在他自己身体里怒烧一把还没来得及喷射而出时,就能被当场浇盆冰水,然后他在冰火两重天中强行消了气。

卡米尔觉得这样不行。

“我觉得应该不是这样,”卡米尔道,“安迷修要有那情商的话早就察觉了,要是没人特意告诉他,那他基本上是不可能发现……的……”

卡米尔看着雷狮消了声,觉得自己再说下去雷狮就要哭了。

太惨了。

这还不如让他发现了呢。

雷狮作为一个坚强的扛把子当然没哭,他依旧选择借酒消愁——虽然长期实践证明这个方法除了把他的酒量练得越来越好外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卵用。

 

被这对兄弟在心里疯狂扎小人的安迷修此时正和格瑞陷入一片诡异的氛围中。

不过可能觉得诡异的只有他一个人,对格瑞来说,自己此刻正享受着难得的清静,遨游在学海里,如痴如醉。

然后安迷修就打破了沉默。

“格瑞,”他开口,“你觉得雷狮怎么样?”

“希望毕业后能和他老死不相往来。”

格瑞答。

……

太惨了。

格瑞一秒都没犹豫啊。

安迷修不由得有些心疼雷狮。枉费他最近还一直给他们创造单独相处的机会,怎么结果还是连一点好感度都没刷上。

这情商以后怎么可能追到人。

雷狮:你可给老子滚吧。

 

安迷修说不上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躺床上思考了半天哲学,想到了伟大的马克思,然后思绪又全集中在了马克思那白白蓬蓬的胡子上,然后就见那胡子被渐渐拉长拉长再拉长变成了一条白头巾,上面还挂了个代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五角星。

 

 

格瑞喜欢他发小。

雷狮喜欢格瑞。

……

他喜欢雷狮。

 

安迷修在脑海里这么想着,然后被这个关系惊得坐了起来。

一间小小的寝室居然包含了四个男人(银爵:……)之间如此虐心(雷狮:……)的爱恨纠葛(金:??),要是金再喜欢上他(格瑞:……),那这个关系图就是个完美的圆环了。

 

想到这,安迷修有些细思恐极,又忍不住问格瑞:“你真的那么讨厌雷狮吗?”

“……”

格瑞不知道安迷修今天吃错了什么药一个劲地问他这个问题。

难道他平时表现得和雷狮关系很好吗?

别脑子傻了,眼睛还瞎了。

“我讨不讨厌有什么关系?”格瑞终于放弃了手中的书本,看向了正坐床上一脸严肃地望着他的安迷修。

安迷修那碧绿的眼睛此刻显得有点黯淡,在白炽灯下硬生生被照出了一丝失落、一丝庆幸还有一丝不悦。

格瑞:“……”

格瑞:“………………”

不会吧。

格瑞觉得他大概是太不关注自己的室友了,难道事到如今告诉他安迷修和雷狮居然还是神一般的双箭头吗?

那雷狮最近要死要活的是在干什么?

妊娠期?

 

身为这场虐心四角大恋主角之一的金大概是最无忧无虑的一个了,他此刻正提着一箱旺仔牛奶,准备去格瑞寝室找他。

凯莉看着他那兴致勃勃的劲就不爽:“成天往学长寝室跑,真亏你也好意思。”

金跟朵小花儿似的笑着,扑面而来的幸福感糊了凯莉一脸:“格瑞他们寝室的学长都是很好的人啊!”

“……”凯莉想了想那些人,不置可否,“那你笑得这么恶心干嘛,跟要去度蜜月似的。”

“嘿嘿,”金甩了甩自己的帽子,“因为我带牛奶去看格瑞的时候他的心情总是会格外好,表情看上去都没那么冷淡了!”

然后金便自顾自陷入了幻想:“那个时候的格瑞看上去最幸福了,他要是开心的话我也会觉得很开心的。”

……

凯莉无法想象抱着旺仔一脸幸福的格瑞。

“你们干脆结婚吧,”凯莉受不了金那傻兮兮的表情,冷冰冰道:“那个时候他才是最幸福的,他开心你也开心嘛。”

金愣了愣,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随即他陷入了沉思。

凯莉:“……”

凯莉:“???”

凯莉:“等等,我只是随便说说。”

 

 

卡米尔看着他大哥,有点苦恼。

就靠他一个人可无法把他扛回寝室,而且他一会儿还有课。

他掏出手机想了半天,犹豫着要不要叫帕洛斯他们过来。毕竟他们年级不同,课程不一样,也不知道现在那两人有没有空。

卡米尔四下看了看,突然在一片昏暗的光线中发现了一身白衣和一头白发。

 

银爵本来正打算去吧台点杯酒,结果就被突然冲出来的一个小孩给直接拉走了。

他一脸黑人问号地被拉到一张桌子前,看着躺在那里的人,顿时觉得一阵头晕目眩。

“学长,麻烦您了,”卡米尔的声音客气又清冷,“您好像和我大哥是室友,我大哥醉了,能请您帮我把他带回寝室吗?”

不,我早就不是那个寝室的一员了。

和他们走出去我甚至都不敢说自己喜欢的居然是女人。

银爵一肚子话无处可诉,看着卡米尔匆匆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雷狮。

然后他掏出了手机。

醉酒的雷狮已经准备好了,等安迷修来了他们就不用再你纠结来我纠结去,直接跳过告白这糟心的一步,共同步入成人的天堂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银爵拒绝去想安迷修悬崖勒马的这种情况。

等他们成了,他就搬出那间寝室。刚好给格瑞他发小挪个床位。

虽然他发小大概不需要那个床位。

银爵孤零零地站在雷狮旁边,告诉自己要坚强。

 

——TBC——


评论 ( 186 )
热度 ( 40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