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校园】嘉德罗斯的忧郁

·凹凸学院背景,久违自我满足的小短饼

·最近老欺负雷总,就很心疼他,这次就换了一个人

·CP是瑞金和安雷安,一句话雷祖,其他CP皆为YY,皆为YY,皆为YY

 

嘉德罗斯在逛了学校论坛后,愤怒地砸坏了自己的笔记本。

他砸的很干脆,走的很潇洒,反正第二天蒙特祖玛又会摆一台新的在他桌上。

留下一室或惊恐或仰望大佬的眼神。

 

凹凸学院里有两对很有名的基佬。

一对负责无意发糖,于细节中体现默契与情深。在他们身边,其他人根本不知道下一秒他们是否会扔个究极闪光弹直接亮瞎你的狗眼。

因为他们自己也不知道。

另一对负责相爱相杀,负责了学校的全面整改工作,要是哪栋宿舍楼设施太过破旧引得学生不满,那里的学生就会把他们两人请进来聊上一会儿,一般长则十分钟短则三秒内,这栋宿舍楼就不得不被全面翻新一遍了。

 

凹凸学院里还有五个很有名的学霸。

其中第四名和第五名在满校园的搞装修,第三名白天不见人影,晚上看不见人影,第二名忙着与发小创造光明,第一名成天晒太阳顺便找找第二名的茬。

反正没有一个在学习。

 

在这种神奇的环境下,势必会滋生出许多同人写手,他们虽然不敢在明面上YY,但是在暗地里却无法管住自己的罪恶之手。

第一名。

单身。

包子脸。

幼齿天才。

狂妄自大。

家里有钱。

超级有钱。

……

将这些元素融合在一起的神奇存在嘉德罗斯不可避免地躺枪了无数次。

 

其中有把他和雷狮扯在一起的——开始是因为两人的属性中有一部分出现了重合,然后莫名其妙被拉郎配;后来则是因为在雷狮和其男友安X修情侣吵架过程中恰好路过,被雷狮指着说了一句“我找你还不如去找那只九岁的猴子!”后愤怒地和他(们)打了一架,差点把教学楼掀起来,两边关系从此从零度降到了绝对零度。

然而雷狮那句话和后面那惊天动地的一架深深地印在了某些人的脑海中,当天晚上论坛里雷嘉雷相关文章就被刷爆了。

另外因为安迷修也参与了那场战争,于是这对情侣两人都分别和他组了一次邪教。

嘉德罗斯被气得砸掉了自己的紧箍咒。

 

还有把他和格瑞扯在一起的——这个理由很简单,毕竟嘉德罗斯整天看谁都一副看渣渣的模样,也就在格瑞面前会稍微燃起斗志,这种只有你在我心中是特殊的设定,会让人看了情不自禁想拉一拉CP,也是可以理解的。

 

……

理解个P。

嘉德罗斯完全不想理解。平时在帖子里喊九岁的儿童喊得可欢,然而写他和人滚床单的时候一个个都仿佛打了鸡血,争着抢着给他打激素。

嘉德罗斯看了都想打人。

 

还有把他和金扯在一起的——理由是他和格瑞关系密切,格瑞和金关系密切,那么通过平行定理可推得他和金估计也是关系匪浅,这么一来连他为什么总是针对格瑞这一谜题也迎刃而解了。

还有写他们3P的。

嘉德罗斯对着那个标题看了很久,宛若失去了清白的少女一般浑身发抖。

弱小、可怜又无助。

 

甚至,还有人丧心病狂地把他和银爵扯在一起——要知道自嘉德罗斯入学后,他就压根没见过这个传说中的第三名。

而他们被扯到一起的理由也很简单:第六名第七名已经在一起了,第四名和第五名已经携手过上了拆迁办的生活,第二名跳墙找了个学渣媳妇玩调教养成,那么剩下的第一名和第三名很应该内部消化一下,不然被这些情侣狗们包围着也太可怜了。

嘉德罗斯:“……”

这种跟捡人剩菜(银爵:???)似的理论让嘉德罗斯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差点把自己的包子脸都气瘪了。

 

嘉德罗斯一生气,就要去打架。

找格瑞打架。

蒙特祖玛很欣慰,表示嘉德罗斯总是在这方面显得格外懂事。

毕竟如果不找格瑞的话,那就不叫打架而叫谋杀了。

要真犯了什么事,就只能拿雷德去顶罪了。

 

凯莉逛了逛论坛,然后笑的花枝乱颤。

“哈哈哈哈,”凯莉拍了拍桌子,把手机屏幕挡在了紫堂幻的眼前,“快看看这个。”

紫堂不知所措地接过手机。

这又是一个嘉德罗斯还有格瑞和金这三个人关系的一个分析贴。

不过分析的这个人显然站的是一二(当然也有可能是二一),中间义正言辞地指出,本来嘉德罗斯和格瑞两个一个第一一个第二多么般配,两人的互动就像安迷修和雷狮一样多么有爱(校长丹尼尔:MMP),结果突然被转学生金横插一脚,从此嘉德罗斯就沦落为了被抛弃的旧爱,这种伤痛给小孩子留下的心理阴影不是我们可以衡量的,很是令人心疼。

底下又有一片说那两人才是发小,什么叫做横插一脚云云的反驳,吵得不可开交。

紫堂幻胃疼地把这篇文章看完了。

这个130斤的孩子总是在承受着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重量。

凯莉笑够了,把手机拿回去,又翻了几篇,然后点了转发。

 

“怎么搞的,”安迷修看着手机,越看眉头皱得越紧,“为什么你和嘉德罗斯会有一腿?”

“哟,吃醋啦?”雷狮悠闲地趟在他腿上,玩着他的冷热流,“不用生气,你和他也有一腿,不过没我——”

“他们怎么会认为你攻得了嘉德罗斯?太搞笑了。”安迷修刷着论坛打断了他,“而且猥亵儿童这种事是犯法的。”

“……”雷狮慢慢坐了起来,“安迷修你是不是皮痒了?”

 

“格瑞——我就吃一包,就让我再吃一包嘛。”

金撒娇似的晃了晃格瑞的手臂。

“不行,你今天吃的够多了。”格瑞拿起了课本,“该学习了。这种东西吃多了容易长胖。”

“诶——”金失落地看着被拿走的零食,“可是嘉德罗斯不也整天在吃吗?”

“所以他现在那么胖。”格瑞面不改色地说道,“你该学习了。”

嘉德罗斯:格瑞我去年买了个表。

“你不爱我了,你不爱我了。”

金看着自顾自看起书的格瑞,“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以前明明很宠我的。”

格瑞用关爱傻狍子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别做梦了,看书吧。”

“你果然不爱我了,”金刷着手机道,“当初我为了你,坐着那艘小破飞船好不容易找到了这所学校,结果摔下来的时候你连接都不接我。”

金抹去了眼泪,声音凄凉而哀怨:“我还想也许是我们好久不见,你是不好意思了,没想到在大家眼里你和嘉德罗斯才是一对,说我是个学渣配不上你。”

“现在连你也嫌弃我成绩不好了,成天逼着我学习。格瑞,我们真的再也回不去了吗?”

格瑞抽过他的手机,把星月魔女给拉黑了。

 

 

“我去,”凯莉咬着棒棒糖含糊不清地说着,“我被金拉黑了,那傻子肯定又和格瑞黏在一起。”

他们什么时候没在一起了。

紫堂幻在她旁边坐立不安。

嘉德罗斯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了,气势汹汹地从他们旁边经过,一副要去砸场子的架势。

吸引了周围一众女生的视线。

肯定又是要去找格瑞打架了。

她们慈爱地看着他。

凯莉死命戳着格瑞,让他把她从金的黑名单里放出来,然而对面一点动静也无。

“你是不是想让我搞事情。”

凯莉不开心地盯着屏幕,然后在论坛上发了一个叫“自古竹马不如天降”的帖子。

不到一分钟就引来了一群吃瓜的小伙伴,说是来参观白学。

紫堂眼睁睁看着这一切,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大约五分钟后,凯莉被金从黑名单里放了出来。

金大概并不知道这个帖子的存在,还在对面不停地道歉,说他好不容易趁格瑞去买牛奶的时候偷偷把手机拿过来了,凯莉你千万别生气云云。

然后这时凯莉又收到了来自格瑞的信息:删了。

 

凯莉捏着糖棍子,看着金那边言辞诚恳求原谅的一大堆废话,沉思了一会儿,大发慈悲地又把标题改了。

 

“然而这个竹马是以天降的方式出场的,就问你怕不怕。”

——END——

评论 ( 107 )
热度 ( 47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