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校园】雷狮从此恨上了金

·有人点过瑞金和瑞金雷安的灵魂转换梗,我突然想写瑞金和雷总的灵魂转换梗了【……】

·CP瑞金,雷安←雷总又被放在了左边,然而经验告诉他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名字下面带横线的表示身体的身份,不带横线代表灵魂的身份。

 



凯莉昨晚放学的时候跟紫堂幻说她明天要带副墨镜来上学,不能书还没读完就先把自己搞瞎了。

周围的同学表示赞同,紫堂表示他听不懂。

金关心地问道:“凯莉你的眼睛怎么了吗?”

凯莉:“没事,你别理我。”

 

然而第二天她的墨镜并没有派上用场。

 

第二天凯莉到教室的时候,那对发小照例黏在一块,然而气氛和平常有些不同。

皱着眉看着格瑞:“坐好,别乱动。”

格瑞懒洋洋地躺在椅子上,一副等人伺候的大爷样,挑衅地朝他笑着:“你管我啊?”

凯莉:………………

凯莉看见坐在他俩旁边的紫堂连表情都摆不出来了。

这是什么,gay圈新情趣吗。

眉头都快揪在一起了。

格瑞看着,眨了眨眼睛,突然朝他抛了个飞吻:“金~你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

紫堂:………………

凯莉:………………

紫堂的眼镜片碎了一地,旁边的学生们不明状况,只好当做什么也没听到地继续看书。

这是什么,自爆自气?

冷漠地看着他:“闭嘴。”

格瑞撇了撇嘴:“没劲,就你这冰块脸,活该单身一辈子。”

凯莉:………………

他疯了吗。

 

这是一个不平静的日子。

坐在金附近的学生们上午的课都过得十分忐忑,平常比阿波罗还像太阳神的金忽然之间化身为了雪男,恨不得在大六月的天里把窦娥给召唤出来。

然而当被老师点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他居然都答对了。

这下子大家也不忐忑了,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了。

这不凹凸啊。

金怎么可能回答得出来这种问题。

就算格瑞和他哪天修成正果了金也不可能有这种智商的。

我们一定是遇到了假的金。

……

的确是假的。

 

格瑞第六次朝女生放电后,开了口:“你再这样我就喊人了。”

“喊谁,安迷修吗?”格瑞斜斜地靠在墙上,“鬼知道我的形象现在被你发小毁成什么样了,要不是你非把我扯这儿来我早就冲过去了。”

“醒醒,”看着自己此刻格外欠揍的脸,“这种事说出去别人会信吗,别丢人了。”

“是是是,我给你丢人了,”格瑞掰着手指头,“我帮你钓到了六个你这辈子也没机会搞到的女生,你帮你发小答出来了三道他这辈子都没机会答上来的题。你猜猜他现在正用我的身体干什么?犯我这辈子都没机会犯的蠢吗?”

 

 

今天早上格瑞起来后发现了一件十分尴尬的事。

他照镜子的时候发现自己那张帅脸变成了自己发小的那张蠢脸。

格瑞花了三秒消化了这个事实,然后想到了金。

在他还没来得及去确认金是不是在自己身体里后,就听房间里传出了他自己的咆哮。

“靠!这是哪?!卡米尔??卡米尔你在吗??”

格瑞:……

格瑞顿时失去了他的梦想。

 

金那边一大早醒来发现自己被海盗船模型淹没,不知所措,反应过来立马敲电话找格瑞,那边格瑞接起电话后劈头盖脸把他骂了一顿:“你是不是那个金毛的傻子?告诉你,你要是敢用本大爷的身体做什么奇怪的事,我就——”

手机那头传来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声响。

金:……

过了好半天那边才安静下来,然后金听见自己的声音从耳边传来:“金?”

金:“……”

金:“……格瑞?”

格瑞:“……是我。”

“……格瑞!”金激动地向他哭喊:“怎么办格瑞,我一醒来就变成雷狮了,我该怎么变回去啊?你在我的身体里吗?”

“……”格瑞听着对方用雷狮的声音在他耳边哭,顿了好半晌,“你等会。”

然后他看向雷狮:“你今天有课吗?”

雷狮挠着他那一头银毛:“上午有一节,下午没课。”

“你先把上午的课给上完,中午我过去找你。”格瑞对手机那头的金说着。

“……你没搞错吧?”雷狮用格瑞的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格瑞,“事到如今你还想着上课?能注意下重点吗?”

“我们也只有上午有课,”格瑞冷漠地回望过去,“晚一上午你不会被怎么样的,别想用我的样子翘课。”

雷狮:“……”

 

 

格瑞好不容易熬完这个上午后,就迫不及待地拉着冲出了教室,那一脸猴急样看得周围人纷纷怀疑起人生。

格瑞有这种劲头怎么会到现在还在被发卡。

:“……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格瑞:“我他妈总觉得我今天忘了什么。”

很快他们就知道是忘了什么了。

 

两人冲到雷狮班里后,格瑞迫不及待地扯过佩利:“雷狮呢?”

佩利一脸懵逼:“……刚才跟着安迷修出去了。”

“……”格瑞一愣,然后表情有些扭曲:“……淦!”

佩利:……

格瑞:……

佩利看着那对又火速冲出去的基佬,愣了半天,突然反应过来:“靠!他们是不是来找茬的啊!我们要不要去帮帮老大啊!”

“安迷修在那呢,轮不到你。”帕洛斯慈爱地看着他,“打扰基佬约会是要被雷劈的。”

 

“你没说过你和安迷修今天有约,”格瑞在他身后平静道,“我听说你和安迷修没有交往,为什么你会和他有约?”

“我听说你和你发小只是好朋友,”雷狮头也不回,“为什么你和他会住在同一个房里睡在同一张床上?”

没人能回答。

 

 

雷狮忐忑不安地跟在安迷修身后。

完了,他们不会是约好了要去打架吧。

金边想边发着抖,听格瑞说安迷修和雷狮每天不打个十次八次就浑身不舒服,万一真是要干架的话,那就不是能不能赢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活的问题了。

他必须要想办法创造一个友好和谐的氛围结束这次会面。

这时在他前面的安迷修开了口:“你有事吗?”

……

“啊?”金茫然地看着安迷修。

不是他把自己叫出来的吗?

“你昨天不是说今天下课要我跟你去个地方吗,说有事要告诉我,”安迷修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你忘了?”

“不不不不不,没有没有,”金感受到了一丝战争的气息,立马傻笑着摇了摇头,“当然没忘当然没忘。”

……

啥事儿啊?

 

 

“……”格瑞看着雷狮,“你是想要干什么?”

“……”雷狮偏过头一语不发。

雷狮心惊胆战地看着他自己和安迷修聊着天,怀着对金的情商的畏惧,和格瑞商量道:“我现在冲出去跟安迷修说我们三个其实换了身体你觉得他会信吗?”

“要是安迷修有一天突然说他其实是银爵,你会信吗?”

“之前不会,现在不一定,”雷狮紧紧盯着那两个人,“而且小说里不总是说男主角被人换了灵魂后女主角会第一个察觉吗?”

“他是女主角吗,”格瑞道,“他只会认为我们三个想坑他,然后揍你。”

 

“呃,就是——”金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雷狮和安迷修除了打架还能干什么,“我……我觉得,我们平时除了打架,应该干点别的事情。”

安迷修看着他:“……比如呢?”

“比如,”金努力回想着好朋友间应该干的事,“比如现在……我们可以一起去看个电影喝杯牛奶,或者去趟游乐园什么的。”

只要不打架。

 


“……”

“……”

雷狮表情微妙,“你们平常都在做这些事吗?”

身为好朋友的格瑞一语不发。


 

安迷修听了金的回答后愣了好一会儿,道:“不是你要约我吗,你难道之前没想好要去哪?”

“没有,”金红着脸,诚实道:“你想去哪我都可以陪你,你想做什么我也可以陪你,但我不想和你打架了。”

 

……

“……我靠,”雷狮盯着安迷修,手紧紧地抓着格瑞,“安迷修那傻逼是不是脸红了?他是不是脸红了?我应该没看错吧?”

“我现在的心情很复杂,”格瑞回答,“你懂我的意思吗?”

“不懂,但我懂你平常痛并快乐着的感受了。”雷狮连个眼神也没分给他,“我太小看你家的小傻逼了,如果一切平安地结束了,我可以请你吃顿饭。”

“雷狮,你这是在立flag。”

 

安迷修看着面红耳赤的雷狮,沉默了一会儿。

金有些不安地看着安迷修。

怎么了,难道还是要打吗?

“我——”安迷修开了口,“我也没想和你打架。”

他像是自言自语一样:“明明是你每次先来招惹我的。”

金:……?

我该回答什么?

“一上来就找我打架的也是你,”安迷修看着他,“现在说不想打架的也是你。那你想干什么呢?”

金和安迷修对视着。

安迷修的眼眸里荡漾着一种金看不懂的东西。

 

雷狮:“……”

雷狮:“我现在的心情很复杂,你懂我的意思吗?”

“不懂,”格瑞答得飞快,“你现在就可以体验一下痛并快乐的感受。”

 

“雷狮,”一阵沉默的对视后,安迷修开了口,“你是怎么看我的?”

雷狮:……!!!!

格瑞紧紧地抓住想要冲过去的自己:“你别忘了你现在顶着谁的身体。”

“可我觉得接下来他要跟我表白,”雷狮看着格瑞,“我应该让安迷修对着你的发小表白吗?”

“没有的,不存在的,”格瑞答,“他这明显是在等你表白。”

此话一出,两人的动作都停住了。

然后心里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金一脸智障地看着安迷修那似乎有些期待,似乎又没有的表情,挠了挠自己的头,把头巾给弄掉了。

“我想跟你当一辈子的好朋友,不掺假的。”

 

——END——


评论 ( 679 )
热度 ( 81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