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校园】不要喜欢上太迟钝的人(四)

·小甜饼,大概五章完结

·CP安雷,瑞金

·上一章戳→(三) 下一章→(完)

 

安迷修接到银爵的电话后,第一反应是叫上格瑞。

……说起来雷狮醉了为什么要喊上他,银爵不是知道雷狮最近看他不爽吗?

怀着这种十分复杂的心情,安迷修姑且问了问格瑞要不要去。

然后收获了格瑞一个看傻帽的眼神。

 

最后安迷修还是独自一人惴惴不安地来到了酒吧,照着银爵说的位置找到了雷狮。

走近一看可把他吓坏了。

雷狮一个人靠在那醉得人事不知,银爵也不在旁边。

安迷修顿时就很生气,觉得银爵这人实在要不得。雷狮长得这么帅,还让他一个人昏迷在这里,万一被哪个不怀好意的人扛走了,这可是一辈子的事!

看他来了特意挪到隔壁给他腾出空间的银爵:……

安迷修看了看桌上那堆酒瓶,神色顿时又复杂了起来。

看来雷狮自己也知道他和格瑞没什么希望。

明知对方喜欢着别人,却依旧放不下。

就跟他一样。

到最后这么骄傲的一个人居然需要靠酒精来麻痹自己了。

这么想着,安迷修的嘴角带上了一些苦涩,他看着雷狮睡着的脸,犹豫了好半晌,伸手轻轻推了推他:“雷狮,你还醒着吗?”

银爵:……………………………

哥们你真的不懂我叫你来是啥意思吗?

 

 

安迷修离开不久后,金就拎着那箱牛奶敲响了格瑞寝室的门。

“别总来我们寝室,”格瑞给他开了门,“你没课吗?”

然后他接过了金手里那箱牛奶。

“没有啊,我们今天课比较少,”金进来后四下看了看,“咦,格瑞你的室友都不在吗?”

“有事出去了。”

最好永远别回来。

“那还好我来找了你嘛,不然你一个人不是很无聊吗。”金熟练地爬上了格瑞的床,高兴地拍了拍旁边,“来嘛来嘛,陪我聊会儿天嘛格瑞,你看的书已经够多啦!”

格瑞默背着般若心经平静地走了过去。

“嘿嘿。”金眯着眼睛笑着看向格瑞,在他旁边躺了下来。

“笑得真蠢。”

格瑞中肯地评价。

金笑着的脸一瞬间皱成了一团。

“格瑞,”金翻了个身,“你以后想和什么样的人结婚啊?”

……

格瑞冷静了一下,低头对金道:“以后少和那个凯莉呆在一起,本来就够蠢了。”

“我哪有很蠢!而且凯莉是我的好朋友啊,虽然平时嘴巴毒了点,”金趴在床上,“哦,当然,格瑞你也是我的好朋友,最好的那个!”

“……”格瑞觉得自己已经无法直视朋友这两个字了。

“你还没回答我呢!”金不满地扯了扯格瑞,“格瑞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我觉得很难想象你和女生相处的场景诶。”

格瑞不想理他。

“格瑞?”

“格瑞——”

“格瑞,告诉我嘛,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我不喜欢女生。”

格瑞打断了他。

他凭着憋屈一口气出了个柜,倒没觉得很尴尬或很后悔。

毕竟对方是金,只要他接下来不问自己是不是喜欢紫堂幻他就很谢天谢地了。

结果金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格瑞:……?

金抬着头静静地看着他,和格瑞对上视线后,他有些纠结地抠了抠帽子,

“那个……凯莉她说……”金动了动身子,“她说……”

“……她说了什么?”

格瑞警惕起来,直觉她没说什么好话。

“算了算了,她说的不重要。”金甩了甩头,“格瑞你……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格瑞沉默了几秒。

然后他“嗯”了一声。

“那……”金迟疑地开了口,“你喜欢的男生……是我?”

 

 

 

安迷修试图把雷狮扛起来,然而折腾了半天也没成功,倒是把雷狮都快折腾醒了。

雷狮头昏脑涨地睁开眼,就看见安迷修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

……大概他是真的醉了。

安迷修见雷狮醒了,忙问道:“雷狮,你能走吗?先回寝室吧,有什么事可以说出来,别总一个人出来喝闷酒,多不安全啊。”

雷狮:“……”

雷狮眯着眼睛打量他几秒:“你个傻逼……怎么会、嗝、在这?”

“银爵叫我来的,”安迷修换了个姿势,“你走得动吗?”

雷狮冷笑一声。

“你、这几天,不是躲我……躲得很开心吗?”雷狮撑着酒意,努力吐着字,一句话说得有些艰难,“怎、怎么现在、舍得出现了?”

这句话听上去有点可怜。

“雷狮,”安迷修有点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劝道:“你又不是那么放不下的人,对方不喜欢你,你又何必这么折腾自己呢。”

“呵,”雷狮身体摇摇晃晃的,跟着他走了没几步就差点跪下了,安迷修只好又让他重新坐回了位置上,“我怎么就看上你……嗝……你这个傻逼……你以为、本大爷乐意看上你……啊?”

“……”

完了,这都醉得连人都认不清了。

安迷修把他放下,决定再把银爵叫过来一起帮他把雷狮给运回去。

结果银爵关机了。

安迷修:???

雷狮撑着椅子,费力地看着安迷修。

“你、你到底什么……意思?”雷狮吐字听上去清晰了一点,“你是不是、觉得我恶心才……躲着我,还是……就是看、看我不爽?”

“他躲着你?”安迷修有些惊讶,“格瑞知道你喜欢谁?”

“……什么玩意,”雷狮难受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格瑞……格瑞那个混账早他妈知道、了,还老一副……多了不起的样子……看着本、本大爷,活该他……他发小不开窍,单相思一辈子!……”

“……”

安迷修难以置信。

格瑞原来是这样的人?

他不喜欢雷狮也就算了,居然还看不起他?

而且还是在知道雷狮喜欢他的情况下?

“你怎么会喜欢上这样的人?”安迷修痛心疾首,“这样的人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

“是啊,”雷狮看着安迷修,似哭非哭,“我怎么会……喜欢上你这、这样的人。”

银爵:……

银爵接着黑暗的掩护默默地离开了。

他觉得自己留在这里已经帮不上什么忙了,要是他俩最后没在一起,大不了自己去空间发条说说,为这两人纪念一下这段催人尿下的爱情。

 

 

寝室里的气氛此时沉默而尴尬。

格瑞把金的那个问题在脑海里过了好几遍,确认自己没听错后才回过神。

金问自己,是不是喜欢他。

,问自己,是不是,喜欢他。

格瑞不确定地问道:“……你指的是朋友间的那种喜欢?”

金一愣,用力捶了捶床:“我指的是……我怎么可能说的是朋友间的那种啊!我看上去像是在问这个吗!”

格瑞:…………

格瑞一时间接不上话,又看了他好一会儿,正准备开口,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格瑞的话被咽了回去,他看了眼手机屏幕。

来电显示是安迷修。

格瑞给挂了。

然后他抬头再次看向金。

金的表情气鼓鼓的,仔细看的话还能发现他的脸和耳朵都有些红。

 

……

……

 

格瑞觉得这有可能是他这十年来距离革命成功最近的一次!

他刚准备开口,然后他的手机铃音又卡着点疯狂地响了起来。

金:“……是不是有急事啊?不然你还是接一下吧。”

金这下也觉得有点尴尬了,自己缩到了床的另一个角落,闷闷地开口。

“……你等会。”

格瑞深吸了一口气,抿着唇接起了电话。

“你最好有什么要紧的事。”

他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安迷修愤怒的声音砸了过来。

“格瑞你还是不是人!亏我还以为你是个挺不错的家伙!雷狮那么喜欢你,你对他态度稍微好一点不行吗——”

格瑞挂掉了通话,然后把手机关机了。

他觉得安迷修多半是已经疯了。和这通不明所以的电话比起来显然眼前的事要重要的多。

 

然而金不这么认为。

金磕磕绊绊地开了口:“雷……雷狮学长喜欢你?”

“……”格瑞把手机扔到一边,“没有,别听他瞎说。”

“可是他听上去好像很生气,”金觉得自己今天一天接受了太多太过沉重的信息,“而且安迷修学长看上去是个好人……不像是那种开玩笑的人。”

……

他是不开玩笑,可是他蠢。

格瑞扣住金的肩膀:“金。”

“什、什么?”金结结巴巴地道,“那个……其实你也不用太在意我刚才的问题,我……我其实就是随便问问,我们俩还是好朋友……”

“不是。”

“啊?”

“我没拿你当朋友。”

格瑞觉得这十年的憋屈在此刻终于尽数得到了释放:“你刚才没猜错。”

“我们是不可能继续当朋友的。”

 

 

安迷修继续拨格瑞的号码,结果再一次传来对方已关机的提示。

……

怎么今天一个个都关机了!

安迷修在心里把格瑞这个渣男砍了百八十遍。

雷狮看安迷修在那边不停地打电话,没理他了,顿时又生气起来。

“你给我在这说清楚,”雷狮甩了甩他的头巾,清醒了一下,“你到底怎么想的,是死是活给个准信,大不了老子以后看你绕道走,不用你整天跑得没影。”

“……”安迷修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道:“你清醒了点没?清醒了点我们就先离开这里吧,你要是不想看到格瑞的话我们就先不回寝室了……”

“你老扯格瑞干什么!”雷狮怒了,“安迷修你别给我转移话题,不喜欢就说清楚了赶紧滚!”

……

安迷修愣住了。

 

——TBC——

 

三千多字后,雷狮终于和安迷修进行了一次叫名字的对话。

评论 ( 212 )
热度 ( 44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