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网游】听说那两对基佬离婚了

·你们要的后续,没什么剧情,就真的只是后续,正篇→听说那两对基佬分手了

·CP瑞金和雷安

·……为什么你们都要后续呢?不觉得之前那个结局很好吗?【ntm】

 

 

安莉洁吹着电风扇,看着安迷修一脸难以置信地对着屏幕,闷闷地开口:“你都坐了半小时了,不热吗?”

“你在室内我怎么会热。”

安迷修盯着他的资料,看了半天终于确信了自己没瞎,“怎么回事,我就去面个基而已,怎么被人放了鸽子不说还一回来就被人甩了??”

“你都没和人家交往,怎么就被甩了。”

“他和我离婚了,”安迷修差点用目光把屏幕戳穿,“还是单方面强制的,损失三分之二积分作为补偿费用的那种!”

“说不定他当时在暗中观察,”安莉洁拿起扇子,“然后观察的结果是你太丑了。”

“我有那么难看吗?”安迷修怀疑人生地戳着海盗船长,“我居然还被他拉黑了!”

“你不是有他QQ吗,用那个不就好了。”

“加网友的QQ和平时用的QQ号又不一样,”安迷修扶着额头接受了这个事实,“我觉得我被耍了。”

他想了想,突然想起了上次碰到的那个叫金的男生。

安迷修立马搜索了一下矢量箭头47。

 

 

“不就是面基失败了嘛。”秋安慰地拍了拍金的肩膀,“一个网友而已,那么在意干什么。”

“可是……他为什么要和我离婚?”金眼泪汪汪地抬起头看着姐姐,语气活像个被抛弃的小媳妇,“我……我的任务……还没有……嗝……做完。”

“……”秋道,“我去申请个号,陪你做。”

“我不嘛!”金又趴回了桌上嚎啕大哭,“明明说好要见面的,为什么人也没见到还不上线了嘛!”

秋看着弟弟哭成了一个失足少女,然而也没什么办法。

她其实很想说对方搞不好是在来的路上出了车祸失忆了之类的……不过想想金的那种尿性,秋犹豫再三还是保持了沉默。

“没事,不哭,”秋安慰弟弟道,“不就是要男朋友嘛,姐姐下次给你介绍个更好的,我班上可多了。”看着哭声更大的弟弟,秋晃了晃他,“诶,你看,有人加你好友。”

“什么?”

金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抬起了头。

 

【最后的骑士申请加您为好友】

 

 

“排行榜第四损失了三分之二的积分,”银爵敲着键盘,“雷狮还真是弃游弃得干脆利落。”

“你还在玩这个游戏啊,”嘉德罗斯躺床上吹着空调,“一个第一名第四名都是你室友的游戏,亏你还肝得这么开心。我早就弃游了。”

“……”

银爵突然觉得他说的很对。

“你是觉得无聊,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肝到第三的。”银爵翻着排行榜,“雷狮当初好像就是想找个实力比较强的结婚做任务才找了……哦,他肯定不会找我们——嗯?”

他擦了擦眼睛又看了看屏幕。

“??我怎么变成第二名了,之前那个烈斩74呢?”

“嗯?你成第二名了?”嘉德罗斯抬起头,朝他露出了一个嫌弃的表情,“还好这游戏我给弃了。”

“……”银爵不想理他,“而且第三名变成了【最后的骑士】,这个人好像是之前的第五来着,烈斩74……烈斩74连前十名都不在了?!”

嘉德罗斯感觉浑身脂肪都在燃烧,把空调温度调低了点:“大概也是碰到婚姻纠葛了吧。”

“……你嫌热能不能把围巾给摘了,别浪费电了行吗?”

 

 

最近格瑞和雷狮的关系闹得很僵,两人一个浑身冒冷气一个浑身冒火气,和他们呆在同一间教室的学生时刻担心自己一不小心就会被膨胀升天。

他们的班主任注意到了这个情况,决定和他们好好聊一聊。

 

“格瑞啊,”班主任秋把他叫到了办公室,和蔼地看着他,“你和雷狮闹矛盾了吗?怎么最近看你们在课上都不在状态呢?”

“……”

格瑞冷漠地盯着秋的桌子:“没有。”

“可是有很多同学都向我反应了这个情况,”秋笑容和善,“最近课堂气氛很不好,如果是有什么私下矛盾的话,我希望你们能尽快解决,毕竟你们也是同学嘛,关系一直僵着多不好。”

格瑞面无表情地听着秋的说教,目光漫无目的地游在办公桌上。

秋的桌上摆了一张她和一个看上去像是她弟弟的少年的合照——她应该还没有结婚——两人露出同样灿烂的笑脸,一起朝着镜头比V字。

……

看着那个金发的男生,格瑞突然想到了箭头,然后又想到了雷狮。

简直糟心。

 

 

雷狮下了课直接回了寝室,并没有给老师抓住他的机会。

嘉德罗斯没回来,估计又是扮演雷德祖玛的电灯泡去了,徒留银爵一个人对着电脑守空房。

“你怎么又在玩这个了,”雷狮现在看到那个游戏界面就烦,“别是要和嘉德罗斯结婚了吧。”

“……我一直在玩儿好吗,之前你比我沉迷得多我不也没这么说你?”

银爵决定用自己宽阔的胸襟原谅这个失恋的gay。

“嘁,”雷狮不屑,扯掉了自己的头巾准备上床睡觉,“大爷现在第四名都没了还玩个球,白便宜格瑞那个傻逼了。”

“格瑞他是哪个?我都没跟他交流过,之前还不知道他居然玩了这个游戏呢。”

“最后的骑士,”雷狮重重地往床上一倒,“个中二病,起这么个有毛病的名字。”

“最后的骑士?”

 

 

“祖玛祖玛,你觉得这个口味怎么样?要不要尝尝我的?”

雷德围在蒙特祖玛身边上蹿下跳,蒙特祖玛一言不发,给嘉德罗斯点好饮料后就坐下了。

“诶,老大,你知道吗!”雷德见祖玛不理他,只好转移了目标,“现在凹凸论坛里都在疯狂地传大赛第二和第四在同一天离婚的消息,还有帖子猜测他们是被自己的对象给绿了!”

“……”嘉德罗斯咬着吸管玩手机,“哦。”

“哈哈哈哈,没想到格瑞也有今天!”雷德翻开论坛,“不过说真的,同一天离婚这也太巧了,搞不好他们的对象其实是同伙,就为了坑他们才忍辱负重地与男的结为连理,然后……”

“格瑞?”嘉德罗斯看向雷德,“第四不是雷狮吗?”

“第四是雷狮吗?”雷德一愣,“哦……第四是雷狮?”

雷德顿时笑得地板震了震。

“天呐!格瑞和雷狮一起去面基还一起离了婚?!太搞笑了!”

嘉德罗斯:“格瑞?离婚?”

“是啊,他不第二名吗,”雷德迎上嘉德罗斯的眼神,“老大你之前不是找他打架打得很开心吗,我以为你知道呢。”

“……第二是格瑞?”嘉德罗斯神情微妙地重复了一遍,“你刚才说大赛第二和第四同时离婚?不是他们俩离婚吗?”

雷德的笑声戛然而止。

“……不是啊,”雷德又翻了翻论坛,“他们俩没结婚啊,所以论坛里才猜他俩是不是被人绿了,毕竟就在刚才……”

 

 

“最后的骑士是格瑞?”银爵看着游戏界面,怀疑人生地问了一遍,“格瑞他不是弃游了吗?”

“他还好意思在游戏里呆着吗?”雷狮躺床上嗤笑了一声,“别跟我提他了,烦。”

“可是最后的骑士显示的是已婚状态。”

银爵怀疑人生地扔下一记重磅炸弹。

“他的结婚对象是一个叫矢量箭头47的家伙……就在今天上午结的婚。他们说自己刚好都被人甩了才在一起做个任务,世界频道都在刷呢。”

银爵回过头,看着从床上坐起来了的雷狮。

“格瑞他卖账号了吗?”

 

——END——


评论 ( 720 )
热度 ( 49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