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校园】他们想听的到底是什么

·CP 瑞金,雷安

·只为了让雷总爽一下第一弹,不要纠结逻辑,跟我一起智障

 

 

“什么?格瑞失忆了?”

金听说这个消息后大吃一惊,然后火速跑到了医院,对着病床上的人扑了过去。

“格瑞!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最最最最最好的朋友啊!”

病床上的人一掌把他挥开了,金被直接甩到了墙角:“不记得,滚。”

……

金被紫堂幻急急忙忙扶起来后,惊恐万分地揉着自己的脑袋。

原来格瑞平时对他的态度是那么的充满爱意。

 

 

“什么?雷狮失忆了?”

安迷修听说这个消息后大吃一惊,问卡米尔道:“他还记得什么?”

“他还记得我是他弟,”卡米尔首先汇报了这个最重要的消息,然后补充道,“其他人也都认识。”

安迷修:“……那这根本就没有失忆啊。”

卡米尔:“但他不记得你了。”

……

安迷修火速跑到了医院,揪着雷狮的领子恨不得把他脑袋扒开:“你不记得我了?你不记得我了?”

“……”雷狮被人突然冲进来差点给晃成脑震荡,“佩利,丢出去。”

 

安迷修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当初雷狮要死要活地缠着他,在只要烦不死就往死里烦的前提下把他强行掰弯了,结果刚掰弯人就失忆了。

还特么谁都没忘就把他给忘了。

安迷修心痛地把雷狮揍了一顿,然后跟着佩利出去了。

雷狮莫名其妙地被揍了一顿,难以置信地看着旁边的卡米尔和帕洛斯居然无动于衷——后者甚至还在笑。

“那神经病是谁啊?你们就眼睁睁看着我被揍?”

“那是我嫂子,”卡米尔老老实实地说,“你追了他好久的。”

“我追了他?好久?我追他?”雷狮面色扭曲,“我的眼光有这么差?”

卡米尔没有回答。

 

 

“格瑞他不记得我了,为什么就光不记得我了。”金的头上乌云密布,觉得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我不是他最好的朋友吗?”

“你多在他旁边念几遍朋友说不定他一受刺激就想起来了,”凯莉靠在椅子上,“丹尼尔说受到关键词刺激就能想起来。”

“这么肯定?”紫堂幻茫然地看着凯莉,“这是什么毛病?”

“他的原话是‘受到关键词的刺激可能会有助于记忆恢复’,但是这有什么区别吗,他都这么说了,那最后结果肯定就是这样啊。”

“关键词是什么?”金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我的名字不可以吗?”

“……听上去挺浪漫的,不然你去试试吧。”凯莉无所谓地敷衍着,“听说雷狮也把安迷修给忘了,感觉无论想没想起来结果都会很惨烈。”

紫堂:“没想起来不是很好吗?……我是说,安大哥之前不是老想躲着他吗?”

“你也知道那是之前了,”凯莉嫌弃地离金远了点,“现在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这个时候再失忆就很尴尬了。”说着她勾起了一个看上去有点邪恶的笑容,“更何况当初全校都知道安迷修被他追到手了,现在这样……”

 

 

现在这样可以说是非常令人同情了。

之前雷狮追着安迷修满学校找茬,看得大家心惊胆战。

现在安迷修追着雷狮满学校求负责,看得大家开怀大笑。

帕洛斯觉得这种事情一定要录下来,等雷狮恢复记忆后可以给他看看安迷修是怎么倒追的。

 

安迷修就很气。

他现在被雷狮弄得男朋友女朋友都找不着了,然后雷狮就不负责地脑残了。卡米尔为了让他大哥恢复记忆,就差抱着本词典在雷狮旁边念了。

“大哥,你快点恢复正常吧,”卡米尔拉了拉他的帽子,“不然你男朋友就要没了。”

“我难道很缺追求者吗?”雷狮被卡米尔念得有点烦躁,“那个傻逼,成天追着我和我打架,就那态度也想追到本大爷,简直有病。”

……

卡米尔都没脸说你当初用这个方法一用就用了大半年。

“算了,”卡米尔叹了口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围巾,“大哥你高兴就好。”

反正这事也和他没多大关系。

 

 

“关键词,那肯定是对方很想听到词,或是很不想听到的词。”凯莉给他俩分析,“但格瑞最不想听到的词金已经说过了,并没有什么用,所以还是最想听到的词可能性比较大。”

“什么?”金问凯莉,“我什么时候说了他最讨厌的词?”

没人理他。

“雷狮最想听到的词……”安迷修脸色难看了起来,“船?”

“别这样,这个卡米尔肯定已经试过了。”

凯莉笑得有些不怀好意,“你不知道雷狮最想听什么词吗?”

“……”安迷修面无表情,连绅士风度都不去想了,“不知道。”

“你去把你能想到的告白方式都试一遍,”凯莉道,“里面肯定有雷狮喜欢的。”

“……”

安迷修用沉默表示抗拒。

“我也就是提个意见啦,”凯莉事不关己地说道,“金你也可以试试这个方法啊。”

“什么方法?”金仍旧一脸迷茫,“牛奶?”

 

 

“你怎么又来了,”雷狮看着安迷修迈着沉重的步伐向他走来,拎起了锤子,“又想来打架?”

安迷修拧着眉头看着雷狮。

雷狮慢吞吞站起身,“怎么,不打吗?”

“雷狮,”安迷修严肃地看着他,“我喜欢你。”

……

雷狮把锤子扛在了肩上,“哦,”他恍然大悟,“我忘了,你想追我来着。”

安迷修的脸色由黑变青。

“……我爱你。”

安迷修继续艰难地说。

雷狮哈哈哈哈地笑出了声。

……

……

安迷修撑着说了五六句,连他平时对女生说的那些本来他不觉得尬但此时却觉得格外尬的话都试了一遍,雷狮依旧在那里捧腹大笑毫无反应。

他听着雷狮那杠铃般的笑声,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会儿,扭头就走。

算了吧。

这种男朋友还要了做什么。

 

他拉开天台的门,还没迈出去一步,门就被人从身后“砰”的一声给合上了。

“干嘛啊,这就走了。”

雷狮忍着笑意的声音从他耳边传来。

“我还没听够呢。”

 

 

 

“金,你也去试着说几句好听的吧,比如我最喜欢你了什么的,”凯莉看着卡米尔发过来的消息,“雷狮那边已经恢复了,估计现在房都开好了。”

“格瑞会喜欢听这个吗?”金的表情可怜又无助。

“你去试试呗,”凯莉翻了个白眼,“别再提朋友俩字就行了,实在不行你就试试牛奶也无所谓。”

 

金忐忑地找上了格瑞。

格瑞正擦拭着自己的四十米长刀,刀面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绿油油的光芒,暗示着它的主人的博大胸襟。

“格……格瑞……”金想起早上那令人震撼的一甩,害怕地缩了缩,“牛……牛奶?”

格瑞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他。

“……我喜欢你!”

金紧张地看着格瑞,对上他那凉飕飕的视线后,脱口而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格瑞扭头就走。

“等等!等等呀!”

烈斩的刀刃偏了偏,金在距离格瑞还有三步远的地方僵住了。

“格、格瑞……”

金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你是我最重要的好……最重要的人。”

格瑞看着他的眼神依旧像是在看智障,冷冰冰地给予了金一记重击。

格瑞他才不会这么看我呢。

金委屈,就算是看智障也不会是这样子的。

金顶着那十分陌生的眼神,结结巴巴地又憋了几句,格瑞依旧无动于衷,全身每个细胞都在传达着他现在十分想离开的气息。

最后金说不下去了,看着格瑞带着些许不耐烦的神色,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格瑞我不理你了!我要和你绝交!绝交!”

 

 

……

格瑞在电光火石间恢复了记忆。

 

——END——




不用纠结这是最想听到的还是最不想听到的了,看看标题啊

绝交不是体位,我不知道有那种体位。


评论 ( 393 )
热度 ( 66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