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校园】格瑞从此恨上了安迷修

·CP雷安,瑞金

·小甜饼,看标题就知道

·尽量不搞雷总第二弹,珍惜它吧,以后搞不好就没机会了

·不搞雷总让我写得毫无激情【ntm】

 

 

安迷修喜欢雷狮。

为了防止别人误会他有什么受虐倾向,他并没有告诉任何人。

毕竟从他自己的角度上来看,雷狮和他除了打架好像也没做过什么别的事情,他自己也不知道为啥就喜欢上了雷狮。

思来想去,安迷修觉得大概是因为脸。

 

“……你喜欢格瑞?”

安迷修喝着果汁,愣愣地看着金。

自从金知道他喜欢上一个男的之后就特别喜欢来找他倾诉感情问题。

虽然金并不知道他喜欢的究竟是谁,但安迷修至今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喜欢上了个男人的。

金“嗯”了一声,十分不安地道:“凯莉说我表现得太明显了,搞不好格瑞早就知道了……你觉得明显吗?”

“……”

安迷修想了想自己的情商,不太敢回答这个问题。

“反正我没看出来,”他犹豫了一下,答道,“女生嘛,容易想多,在我眼里你们就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你是不想被格瑞知道吗?”

“是啊,”金老实地回答,“格瑞本来对我就那样了,万一知道了的话不理我了怎么办。”

安迷修联想了一下自己喜欢雷狮这件事被他本人知道后的场景,顿时感同身受。

“我知道了,”安迷修作为一个同在单恋的人,十分理解这种痛苦的心情,决定帮助他,“那你就尽量别让他看出来就行了,反正你们是发小嘛,就和普通朋友一样相处就行。”

“我一直都和他像普通朋友一样相处啊!”金惊了,“为什么凯莉她能看出来呢?”

 

 

“哟,安迷修,”安迷修中午的时候在食堂里碰到了雷狮,看着他懒洋洋地抬起手打了个招呼,“帮我占好位置没?”

……

谁要给你占位置。

明明是你自己每次非要挤过来。

安迷修在心里腹诽了几句,四处张望了一番。

“自己找位置去。”安迷修看到了金,立马提步走去,“我还有事,离我远点。”

这句话对雷狮显然没有任何卵用。

“怎么,上赶着去当电灯泡啊?”雷狮眯着眼睛看了看前面的桌子,“连那两个小家伙都知道离远点,你怎么还非要凑上去。”

安迷修听了心里一惊。

金表现得有那么明显吗?连雷狮都知道了?

 

格瑞刚和金找好位置,就见对面走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格瑞眉头一皱,感觉事情不单纯。

安迷修拖着餐盘坐下后,温和地朝金笑了笑,金开心地朝他打了个招呼。

格瑞:“……”

雷狮:“……”

雷狮眉头一皱,感觉事情不简单。

金拿起筷子,看了看餐盘,五官纠结在了一起。

“格瑞……我的肉好少,”金眨着眼睛,一脸期待地看着他,“分我一点好不好。”

“不要。”

格瑞慢条斯理地开了一罐牛奶,“吃你自己的。”

“我也可以把你喜欢的菜分给你啊!”金说着就去动筷子,“我记得格瑞你可喜欢吃这个了吧,我特意打了一份,你可以随便吃!”

他夹了一大筷子放在了格瑞的餐盘里。

格瑞淡淡地看了金一眼。

安迷修听见旁边的雷狮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

……

安迷修心里警铃大作,看着一无所知的金,觉得自己有必要拯救一下他。

 

他得证明一下这种行为是很常见的,是非常纯洁的。

 

于是他也夹了一筷子放到了雷狮的餐盘里。

雷狮愣住了。

“你这突然是在干嘛,”雷狮很稀奇地看了看安迷修,“脑袋被撞了?”

“你不是喜欢吃这个吗,”安迷修面不改色,“上次还抢佩利的来着。”

安迷修暗中朝金递过去一个可靠的眼神——虽然金并没有接收到。

然后错过了雷狮投向他的一个很诡异的眼神。

 

 

格瑞觉得最近的安迷修和雷狮很碍事。

这点具体表现为只要他和金一单独待在一块儿,安迷修就永远都会在第一时间出现,连带着雷狮也会一起出现。

最可怕的是,金对安迷修的到来永远是一副十分欢迎的态度。

 

“格瑞,你怎么了?”

金看了看被他捏扁的牛奶盒,惊叫了一声:“格瑞!流出来了,流出来了!”

“……”

格瑞面无表情地看着安迷修,将牛奶狠狠地甩进了垃圾桶。

安迷修莫名觉得自己也跟着被甩进了垃圾桶,委屈地咬了咬吸管。

“怎么突然爆掉了,是盒子坏了吗?”金忙着擦掉他身上被溅掉的牛奶。

格瑞深吸一口气,声音平静而清冷:“我再去买一盒。”

“咦?”金将卫生纸扔进垃圾桶,看着格瑞那阴沉的脸色,小心翼翼地开了口:“不然你喝我的吧?我才刚喝了一点……”

他将牛奶举到了格瑞面前。

格瑞沉默地看着那根吸管,又看了看金,然后将吸管叼了过去。

 

“……”

安迷修平静地看向雷狮,“我可以尝尝你的那个口味吗?”

“……”雷狮看了看自己的啤酒,又看了看安迷修的果汁,“……口味?你没喝过啤酒吗?”

安迷修并没有回答他,直接将他手里那罐抢了过来,喝了一口。

“……难喝。”

他边皱着眉头将啤酒还给他,边再次向金递了一个十分可靠的眼神。

金忙着看格瑞,依旧没接收到。

倒是格瑞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这对基佬秀就秀,为什么非要跑到别人跟前来一边发光一边秀。

雷狮这回表情也诡异了起来。

 

 

“这几天真是谢谢你了。”金十分感激地对安迷修说道。

“不用,”安迷修感慨万千,“这种事情被对方知道了也是很尴尬的,我也不希望你和你发小闹僵。”

“是啊,”金失落道,“格瑞那么优秀,以后一定也会娶到一个很漂亮的妻子。”

“没关系,”安迷修安慰他道,“这条路不好走,时间总会冲淡一切,你以后也一定会碰到让你心动的女孩子的。”

两个人坐在天台边,相依为gay。

 

 

“喂,安迷修。”

安迷修刚和金分开,就在回宿舍的路上被雷狮给拦住了。

“什么事?”

“还问我什么事,”雷狮笑了笑,“你前几天是在干嘛?”

“你指什么?”安迷修愣了愣。

“你还问我?”雷狮将他逼在墙角,“你做了什么自己不清楚?撩了几天就又甩手不干了算是怎么回事?”

安迷修抿了抿唇,在脑子里想了想能用什么理由能搪塞过去。

“算了,你别说了。”

雷狮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后,挑起了他的下巴。

“我可不想跟格瑞一样莫名其妙被发卡。”

 

——END——

 

 然后雷安交往了,瑞金还在好朋友。

 

金:说好的让时间冲淡一切呢?


评论 ( 289 )
热度 ( 64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