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ABO】beta总是能以各种方式变成AO

·好多人点了ABO……为啥啊,你们认为我会写车吗?

·CP雷安,瑞金 ←两对都看清左右,不要认真地在评论区里问我这是什么了

 

 

在这个世界中,beta是多数,alpha是少数,omega是极少数。

研究表明beta在一定条件或特殊药剂的催化下有极小的可能会二次分化转变为omega或alpha,不过这个可能性实在太小了,哪怕是在全球范围内,这种情况也两只手就能数的过来。

安迷修和雷狮都是beta。

所以当安迷修和雷狮在同一天一前一后地二次分化后,全校都沸腾了。

这可是站在全球病例前端的两个人。

 

 

安迷修十分郁闷。

本来他顶着beta的壳子顺风顺水活了十几年,结果他就这么在既没有“一定条件”也没有“特殊药剂催化”的情况下无比顺畅地完成了由beta到omega的二次转变,且转变过程中他没有丝毫感觉,无论是小说中常见的“身体一软,一阵燥热席卷了全身”还是“脑袋一痛,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都没有出现。

彼时他正在寝室里换衣服,还没把衬衫换上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了,同一层楼住着的三个alpha同学都眼冒红光地站在门口看着他。

安迷修吓得愣住了,还没搞清楚情况就被那三个人扑倒在地,然后看他们三个推来推去,似乎都觉得另外两人非常碍事。

三人的信息素混杂在一起直接冲进了安迷修脑子里,他这才发现自己好像不太对劲了。

 

 

雷狮也十分郁闷。

想他一英俊潇洒的大好beta,既没有发情期困扰也没有被发情的困扰,想喝酒就喝酒想烤串就烤串,过得有滋有味,时不时还能调戏一下他暗恋的另一位beta。

是的,暗恋。虽然他雷大爷非常牛逼,但在这方面他表示自己是很矜持而羞涩的,在安迷修跪着向他求爱之前他是绝对不会停止殴打他这种行为的。

要是被人知道他居然在单恋别人,那岂不是面子里子都没了。

海盗团:不存在的,我们都知道了。

所以当雷狮一回到寝室就看到三个alpha在对安迷修欲行不轨并且安迷修好像还有反应了的时候,登时就怒了。

——然后他就变成了alpha。

 

 

 

“太可怕了,”身为beta的金看着被这件事疯狂刷屏的论坛,对同样是beta的格瑞道,“他们都是想变就变的吗。”

“少看那些小说,”格瑞看着金窝在他怀里玩着手机,压了压他的帽子,“会变蠢。”

“我以为这只是论坛上那些小说里才有的情节,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吗?”

现在全校都知道雷狮喜欢安迷修了。

这是废话。毕竟他是在安迷修分化成omega之后差点被X的现场强行分化成了alpha,这种事情说出去同人本都能卖出好几万册了。

安迷修和雷狮的名字搞不好还会成为全球人心中的一对传奇——毕竟他们用事实向大家证明了只要有爱,什么“极小可能”和“两只手数的过来”,那都不算什么的;什么只有小说里才有可能出现的场景,他们随随便便就能搞出来了。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他们两个真的在一起了。

 

事实上在雷狮单恋安迷修这件事情就这么被莫名其妙曝光后,雷狮基本上就疯了,成天追着安迷修要标记他,说要他对自己负责。

据传闻说,他是因为自己的那点隐蔽的小心思就这么赤裸裸地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所以恼羞成怒了。

安迷修并不能理解这种感觉,他觉得雷狮简直就是有病,那一副嗑了春药的样子吓得安迷修恨不得去医院把自己腺体给切了。

 

“你说他这是图啥,”身为当时在场的三位alpha之一的帕洛斯从医院里出来后就拉着另外两人一起去喝酒,“还恼羞成怒呢,他以为自己是少女吗。”

“嗝……”雷德哭着开了罐啤酒,“我不纯洁了,我配不上祖玛了,我不活了,你们谁也别拦着我。”

“这也不能怪我们啊!”佩利也很委屈,“哪个omega会闲的没事把自己的信息素搞的整栋大楼都知道的,我们也是受害者啊!”

然而他们的心声并没有人想听。

 

 

金看着论坛上那些雷安同人小说,有些难过地感慨:“雷狮好可怜啊,单恋安迷修单恋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为他变成了alpha,还被人拒绝了。”

他们才认识一年。

格瑞看着书,伸手摸了摸金的头。

“可安迷修也好可怜啊,”金又看了几篇,眼眶都有些湿了,“那么骄傲的一个人,现在成天受发情期困扰,只能自己窝在被子里默默哭泣。原来omega都这么可怜的吗?”

……

格瑞怜悯而慈爱地看了金一眼。

“alpha和omega原来都活得这么辛苦,”金抬头,看着从他面前跑过去的安迷修和跟在他身后狂奔不止的雷狮,“还是beta好,找对象的范围都广了几十万倍。”

格瑞:你并没有那么广的范围。

格瑞慢吞吞地站起了身,把金也拉了起来。

“别看了,回寝室吧。”

现在他们的4B寝室已经出现了两个叛徒,只有2B了。

 

 

“你们整天跑来跑去不累吗?”

在这种情况持续了几天后,安莉洁忍不住开口。

“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安迷修变成omega之后体力下降了不少,还要成天陪着雷狮一起疯,也没人可怜可怜他,全都在盼着他早点被雷狮标记,“alpha太可怕了,以后我找对象一定要找一个温婉可人的omega小姐。”

“你拉倒吧,”安莉洁翻了个白眼,“你不把你后面那位大爷解决了,你连个beta都找不到。”

安迷修痛苦地给自己打了针抑制剂。

“你说他是不是有病,干嘛整天跟着我,omega我们学校又不是没有,难不成就因为是我害他变成了alpha?”他闷闷不乐道,“可我也什么都没干啊!我又不是自己想变成omega的。”

 

……

等等,什么玩意。

安莉洁:“……他跟着你难道不是因为喜欢你吗?”

“哈?”安迷修震惊地看着安莉洁,“你也被学校论坛上那些东西给骗了?”

安莉洁:“……骗?”

“那很明显就是他们自己脑补的啊,”安迷修苦恼地撑着额头,“还扯什么相爱相杀,这都什么年代了,相爱还相杀,这不是脑子有病么。”

……

雷狮的脑子大概的确有病。

“……那你想怎么样?我估计在你被alpha标记之前他都要一直缠着你了。”

 

……

有点害怕。

安迷修沉默了一会儿。

“安莉洁,”安迷修扭扭捏捏地抬起头,“我记得你是个alpha……”

“不,”安莉洁打断了他,“我不想标记你。”

 

……

有点打击。

安迷修彻底沉默了。

“其实被雷狮标记也没什么的吧,”安莉洁继续逛着论坛,“AO之间不是会受信息素影响自然而然地对对方产生好感吗,你们多打几架,说不定就成——”

安莉洁的话被卡在了喉咙里。

“怎么了?”

安迷修虚弱地抬起了头,“你又看到了什么?”

安莉洁盯着屏幕好一会儿,又在屏幕上点了几下。

“你们寝室是不是有毒,”安莉洁像在看稀有品种一样打量着安迷修,“还是说你的信息素这么牛逼?”

安迷修拿过安莉洁的手机。

 

#震惊!4X3号寝室又一名金发的beta在今日上午分化成了alpha,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场爱恨纠葛,这间寝室内又隐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秘密……#

 

“什么玩意,”安迷修翻来覆去地把这句话看了好几遍,“谁啊,瞎写的?”

安莉洁还没说话,自习室的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了。

安迷修愣愣地看着格瑞一脸阴沉地走了过来,一把拽起他的领子。

 

“说,”格瑞声音低沉,“你当初是怎么变成omega的?”

 

——END——


评论 ( 415 )
热度 ( 59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