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校园】他明明就暗恋我

·当雷总得到了心灵感应(是叫这个吗),能感知情绪和听到心声

·CP雷安,瑞金,欧欧西

·突然发现这也可以单独成篇

 

 

 

雷狮今天一大早就觉得有点不对劲。

卡米尔把早饭放到桌子上,拉了拉帽子,低声对雷狮道:“大哥,我先去喊帕洛斯和佩利了。”

【今天没肉包子了……点了个菜包混进去,希望大哥到时候别生气。】

雷狮一愣:“菜包?”

卡米尔的身体顿了顿。

【……肉包和菜包靠外表能分出来的吗?】

卡米尔低着头:“……肉包今天早上快卖光了,我只买到了最后一个,所以买了个菜包。”

“……”雷狮摆摆手,“没事,你去把他俩叫醒吧。”

“好的,大哥。”

雷狮目送卡米尔离开了。

……

雷狮摸了摸下巴,陷入沉思。

 

 

到了教室里,那种嘈杂的声音就更明显了。

雷狮对这群路人的心声毫无兴趣,自己研究了好一会儿,让它们消失了。

“格瑞————————!”

雷狮怀疑那个金毛每天不喊一声格瑞的名字就说不出其他话了,每天早上都是这么一成不变的开场白加一个熊抱,然后就被他发小无情地推开。

“离我远点,”格瑞收回手,“热。”

金瘪了瘪嘴:“格瑞你每次都这样……就不能对你的好朋友温柔一点吗!”

那一瞬间,一阵强大的负面情绪朝雷狮扑了过来。

雷狮:???

雷狮扭过头,看向面色毫无波澜的格瑞。

……

难道这玩意连情绪都能探测到。

雷狮再次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然后他慢慢地将那一微妙的情绪感知放在了那两人身上。

 

 ……

……

……

然后差点窒息在原地。

 

 

那对发小之间宛如正在度蜜月一般的氛围和宛如凝成实质的玫瑰花与粉色小泡泡将雷狮的精神从里到外强暴了一遍,差点让他当场流产。

吓得他赶紧把信号切断了。

 

格瑞:“我可没你这么蠢的朋友。”

“别这么说嘛格瑞!”金睁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这么说我会受伤的!”

……

朋友。

雷狮扭曲地别过了脸。

 

 

雷狮等下课铃一响,就迫不及待地冲出了教室。

他虽然对听路人的心声毫无兴趣,但不代表他对这个能力本身就没兴趣了。

“雷狮,”安迷修碰见了狂奔的雷狮,皱了皱眉,“走廊上不许奔跑。”

“……”雷狮停了下来,咂了咂舌,“怎么哪哪都有你。”

“谁知道呢,”安迷修道,“大概是因为你无时不刻都在违纪吧。”

雷狮嗤笑一声:“行行行,就你是好学生行了吧,瞧你这幅德行,活该成天被女生嫌弃。”

安迷修面色一黑。

雷狮慢悠悠地转过身,正准备离开,然后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停住了。

“……你又要干嘛。”

安迷修看着他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回过头,往后退了几步。

雷狮噙着笑看着他,然后慢慢地调动着之前那种感觉。

安迷修现在心里在想什么倒是很好猜,无非就是在警惕他又要做什么。

……

正当他这么想时,他又从安迷修心里接收到了一阵非常熟悉的感觉。

就像是刚才在格瑞和金那里感受到的一样,但比那个要弱上不少,也要不明显许多。

而这种情绪来源于他。

来源于雷狮。

 

 

“哇哦。”

凯莉听到从走廊上传来的巨大声响,拆开了糖纸。

“肯定又是安迷修和雷狮打起来了。”

“他们怎么老是打架啊,”金不解地看向格瑞,“他们有什么仇吗?”

格瑞将几片薯片塞进了金的嘴里,堵住了他。

“你们能不能别这样,”凯莉将糖纸拍在桌上,举起一根棒棒糖,“紫堂,来,也喂我一下。”

紫堂猝不及防地被点了名,不知所措地看了看两边。

凯莉翻了个白眼,把棒棒糖含嘴里了。

 

今天雷狮和安迷修这场架干得格外久,持续了整整一个大课间。

自他们被丹尼尔训过之后这种情况就很少发生了。

嘉德罗斯在隔壁也被吵得很烦躁,作为一个同样被丹尼尔训过的人,他也很久没打架了,此刻听着外面的动静,心里也痒痒的。

最后他实在忍不住,提起棍子就冲了出去。

“你们两个有完没完!这么想打就和我来打一场啊!”

安迷修和雷狮瞬间消失不见了。

???

嘉德罗斯懵逼了半晌,扭过了头。

丹尼尔在他身后和善地笑着。

 

“诶,”安莉洁看着挣扎着被丹尼尔提走的嘉德罗斯,伸手戳了戳雷德,“嘉德罗斯被带走了。”

“别打扰我,”雷德正兴奋地戳着手机屏幕,“祖玛她终于回我话了!她终于回我了!”

“……她回了什么?”

雷德高兴道:“她问我嘉德罗斯大人现在怎么样!”

“……”安莉洁转了回去,“哦。”

 

 

“我跟你说,”雷狮仰着头让卡米尔帮他上药,“安迷修他绝对是暗恋我!”

卡米尔:“这个力度还好吗,大哥?”

“还好,”雷狮接着道,“那傻逼绝对是喜欢我,他喜欢的居然是我!哈哈哈哈哈哈他居然还不承认!”

“……”卡米尔上完药,将药水收了起来,“那我就先走了,大哥你好好养伤。”

“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卡米尔沉思了一会儿。

“你怎么知道他喜欢你?”

雷狮:“用心感受到了。”

 

“……”卡米尔起身打开了门,“大哥,好好养伤。”

 

 

“雷狮简直有病!”

安迷修气得不行,边给自己上药边道:“他居然说我喜欢他,他别是有病吧!”

……他不一直挺有病的吗。

银爵想了想:“他怎么突然这么说?”

“不知道,”安迷修郁闷道,“他今天在走廊上突然就这么说了,其他人都听见了,搞得我尴尬死了。”

“没事,”银爵安慰他道,“你就当他发疯吧,他不经常这样吗。”

“说的也是。”

安迷修点了点头。

 

 

然而事情并没有完。

 

 

“大哥,”卡米尔第三次提着药找上门,叹了口气,“都说了让你好好养伤了,你不能伤好了再去找安迷修打架吗?”

“可他居然和别的女人在我教室门口拉拉扯扯!”雷狮被疼得吸了口凉气,“他明明暗恋我,却和别的女人拉拉扯扯!”

“……”

卡米尔扯了扯围巾平复了下心情。

“可是大哥,”卡米尔看着雷狮,“就算他真的喜欢你,你也不用……每次看到他和女生在一起就冲上去。”

“为什么不?”雷狮惊讶。

“……你为什么要?”卡米尔忍不住问道。

“我要去嘲笑他啊,”他理所当然地回答,“活该他找不到女朋友,他根本就是个基佬嘛。”

……

卡米尔不知道该接什么了,过了好半晌他才继续道:“……大哥,你喜欢他?”

“卡米尔你没事吧,”雷狮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我怎么可能喜欢他?我眼光有那么差?”

说着他又强调了一遍:“是他暗恋我。”

“可是大家现在并不这么认为。”

卡米尔冷静地开了口。

 

 

“为什么最近安迷修和雷狮老打架啊,丹尼尔不管了吗?”

金抱着辣条,愣愣地看着走廊。

“两个学霸成天打架,起因居然是因为女人。”

凯莉抽了一根辣条,咬着答道:“也不能这么说,毕竟女人其实根本就不是重点。”

“那重点是什么?”

“重点是,”凯莉把辣条咽了下去,看着挤在格瑞怀里的金,“雷狮肯定是暗恋安迷修。”

 

 

——END——



评论 ( 226 )
热度 ( 517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