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校园】他的微笑是谎言

·这大概是我起过的最正经的一个名字

·想着从来没参加过60分这次得参加一下

·双向暗恋,比较仓促的小短饼,OOC

·格瑞喝了一种药,一说违心话就会微笑的故事,强行架空,强行点题【……】

·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格瑞——!早上好——!”

格瑞一大早就等在金的家门口,金一如往常地伸手求抱,然后被格瑞无情推开。

不过预想的对方那句“离我远点”却没听到,金一抬头,发现自己的发小正对自己露出一个迷之微笑。

……

金吓得愣在了原地。

 

 

“格瑞他怎么了?”

紫堂心惊胆战地看着面若冰霜、浑身冒黑气的格瑞,小心翼翼地问金。

“我……我也不知道。”金眼神飘了飘,“紫堂,我跟你说,今天早上格瑞好可怕……”

格瑞那掺着冰渣的视线投在了金的身上,金立马闭嘴了。

“格瑞……”金挠了挠自己的帽子,“你怎么了,没事吧?”

然后金就见格瑞眼神带着寒气,嘴角却僵硬地扯了扯,露出了一个扭曲的微笑。

……

看来有事。

 

“哟,这是在干嘛呢。”凯莉拿着一杯酸奶进了教室,似笑非笑,“这怨气冲天的,大清早闹鬼吗。”

“凯莉……”金立马求助似的看着凯莉,“格瑞他坏掉了,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坏掉了?”凯莉打量他几眼,“这不挺好的吗,他平时不就是这幅德行吗?”

“可他会笑。”金道,“这个格瑞会笑。”

凯莉看着格瑞,叼着吸管用力吸了几口,将空盒子扔进垃圾桶。

“嗯……什么时候会笑?”

她点了点唇,露出一副沉思的表情。

金看向格瑞:“什么时候?”

格瑞冷着脸没有说话。

“哦,病人不配合。”凯莉摊了摊手,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我也无能为力。”

 

 

格瑞一气就气了大半天。

值得一提的是,但凡他想要回答金的话,基本上就必定要笑一下。

“凯莉……”金颤巍巍地找上了她,“你真的没有办法让格瑞恢复原状吗?”

凯莉看了金一会儿:“怎么?你明明说过很想看你发小笑起来的样子来着?”

“可是格瑞真正笑起来是很好看的啊,和这个不一样,很好看的啊!”金紧张地形容着,“虽然很少笑,但是格瑞笑起来——我跟你说,真的是可好看了,要是他平常也这么笑的话,格瑞他收到的情书肯定比雷狮还多……”

“够了,”凯莉面无表情地打断,“我不想听这个。”

金停了下来,小声道:“……反正格瑞生气起来很可怕的。”

“他根本没对你生过气好吗,”凯莉嫌弃地看着他,“瞧瞧你这怂样,以后在他面前怎么硬的起来。”

“……他硬得起来不就好了吗?”

金茫然地看着凯莉。

“……”

凯莉看着金那纯洁的表情,一时间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于是选择跳过了这个话题。

“他生你的气,”凯莉看着不远处看书的格瑞,“顶多不就没收你的零花钱么。”

“那是普通的程度,”金满脸严肃,悄悄地说道:“他真正生气的时候会让我在房间脱光了唱歌给他听,我可害怕了。”

“……”凯莉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等放学后,金把一个小瓶子给了格瑞。

“凯莉说喝下去之后十分钟以内效果就会解除了。”他神秘兮兮地压了压自己的帽子,“她说这是鬼狐天冲开发的东西,要算账就去找他。”

格瑞看了金一眼,喝了下去。

金总觉得那一眼里暗含着杀意。

 

两人沉默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格瑞……”金迟疑地开了口,“凯莉说……那个是要说违心话才会笑出来的药。”

“……”

他看了一眼格瑞。

“格瑞你平常对我说的那些拒绝的话都是假的吗?”

“……”

格瑞想开口,然后又忍住了。

“还有早上也是……”金见格瑞没有反应,又偷偷瞥了他一眼,“你说的都是反着的吗?”

……

格瑞依旧没有开口。

他似乎在等那漫长的十分钟过去。

“格瑞……”

金鼓起勇气,红着脸问道。

“……你喜欢我吗?”

 

……

格瑞停住了。

金也跟着停住了。

格瑞低下头看着一脸紧张的金,金抿着唇,也一语不发地与他对视,等着他的回答。

——或者说,等着他的笑容。

 

“金。”

格瑞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开了口。

他既没有笑,也没有回答,让金不由得心里一紧。

 

“你为什么知道凯莉会有解药?”

 

 

……

……

 

周围的风声仿佛也消失了。

格瑞专注地看着金,眼睛眨也不眨,看上去有些可怕。

“你让她干的?”

 

 

金僵硬了一会儿。

然后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

 

——END——




格瑞:为我唱首歌吧。

评论 ( 171 )
热度 ( 37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