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瑞金】紫堂幻的人生这一刻变成了恐怖片

·因为瑞金今天要结婚了,所以庆祝一下

·又叫格瑞从此恨上了紫堂?

 

 

 

“呃……是的,我也不知道金去了哪里……他怎么了吗?”

紫堂听着手机那头的格瑞沉默了一会儿。

“没什么。”他最后这么说,“有他消息的话记得告诉我。”

“好、好的。”

紫堂说完,颤抖地挂了电话。

他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然后转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金。

“金,你和格瑞怎么了?”

 

 

金离家出走了。

这么说也不对,毕竟他之所以跑到这里来只是为了躲格瑞,离家只是其中的一个步骤而已。

金捧着水杯,看着从杯子里冒出来的层层雾气。

“我……我惹他生气了。”他抿了抿唇,“我不能再回去见他了。”

“……惹他生气?”

紫堂幻怀疑是自己听错了,“真那么大气?需要你这么躲着他?”

“不……不是,”金低着头,小声道,“他不会生我的气……但他肯定不会原谅我的,所以我不能见他了……”

紫堂幻又接着问了几句,金支支吾吾地,却依旧没说出口。

于是他只好不问了,和金一起坐在客厅里,沉默地看着散开在空气中的热气。

 

紫堂幻和金、格瑞还有凯莉三个人是高中同学,那时候他们四个人的关系相当不错。当然,现在也不差。

准确的说是他们三人都和金的关系不错——至少格瑞在单独面对他和凯莉的时候从来没有过什么好脸色。

……

好吧,金在的时候他也没有过什么好脸色。

 

然而格瑞喜欢金。

 

这点格瑞从来没有表明过,面对金的时候他的脸色也一直都是冷冰冰的,但偏偏无论是凯莉还是他都能看出来这一点。

要知道——连他都看出来了——这得是多么明显的程度。

紫堂也说不清究竟是哪个细节让他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但当他回过神来时,这个念头就已经根植在他的脑海中了。

他甚至还傻乎乎地去问了问凯莉——然后得到了她一个“你怎么才发现”的白眼。

 

格瑞对金毫无疑问是冷淡的,但也毫无疑问是不同的。

每次金冲过来想要抱他的时候他都会一脸嫌弃地挡住他,然后再维持着这个表情看着金用近乎撒娇的语气质问他为什么要拦着自己。

无论这个质问会得到什么回答,金都会自动略过这个话题,开始兴致勃勃地跟格瑞扯东扯西。格瑞的表情看上去仍然有些嫌弃,但依旧会仔细地听着他的话,并时不时冷冷地吐槽几句,引得金气得又蹦又跳,却偏偏没什么办法反击,只能干瞪着他。

格瑞似乎很享受金的那副模样。虽然他的神色依旧没什么变化,但凯莉和紫堂都能感受到那种微妙的气场转变。

……

紫堂身为一个直男在他们身边呆了三年,居然连气场转变都能感觉出来了。

简直可怕。

 

 

“你今天怎么没扯格瑞一起去瞎转悠了?”

凯莉看着金趴在桌上,随口问了一句。

“他说他要回去写作业,”金鼓着脸,嚼着泡泡糖,语气有些郁闷,“他还让我也赶紧回寝室去学习。”

“我也觉得,”凯莉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目光看着他的脑袋,“格瑞那个变态倒是天天看书,你这个傻子怎么就一点都不慌呢。”

“我哪里傻了,我还没挂过科呢!”金不满地抬起头,“格瑞也整天说我笨蛋,我哪有那么笨!”

“……我其实很早就想问了。”凯莉突然说道,“一般男生之间会喊对方叫‘笨蛋’吗?”

金和紫堂沉默地对视了一眼。

“会啊,”金眨了眨眼,“格瑞就一直这么喊我。”

“说的就是你们。”凯莉面露嫌弃,“除了格瑞会这么叫你,还有哪个男生会这么叫?”

“不叫笨蛋叫什么啊?”金看了眼紫堂,回想了一下,发现紫堂并没有说过类似的词后,又看向了凯莉,“凯莉你不是这样叫的吗?”

“我叫的是‘傻子’,谢谢。”凯莉一脸被肉麻到的表情,“‘笨蛋’这种叫法听上去就给里给气的。”

“有吗?”金茫然,“……给里给气是什么意思?”

凯莉掏出手机翻出了动态。

“你看看,”凯莉指着安迷修昨天发的一条动态,“正常男生们之间应该是这样叫的。”

 

安米秀:今天看到了一个美丽的小姐,像马一样美丽,有人认识她吗?[图片][图片]

 

评论:

 

白马王子在哪里:王八蛋!

安米秀回复白马王子在哪里:?!

雷有船大爷:傻逼。

超高校级的骗狗专家:傻逼。

眼睫毛三十九米:傻逼。

传销の黑手:傻逼。

柠檬酸柠檬甜柠檬变天眼:傻逼。

黑夜给我一道光:……傻逼。

 

 

……

 

“看见没,”凯莉指着下面一溜的傻逼,“这才是正常的叫法。”

金伸过头去看了看。

“……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就……”凯莉话说到一半,突然顿住了。

“算了,我也是傻。”凯莉将手机收了起来,拍了拍仍旧一脸茫然的金的肩,“你还是赶紧回去学习吧,人傻就要多读书,知道吗。”

 

 

格瑞喜欢金。

但金不知道。

 

 

每次看见金一无所知地对格瑞说着“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这种话时,紫堂都不敢去看格瑞的表情。

不过格瑞好像也没有太大反应,大概是听了这么些年,习惯了。

可以说是十分令人同情了。

不过他和凯莉谁也没有擅自帮他们挑明,毕竟看金的态度,他确确实实是把格瑞当作他最好的朋友,只不过这种友谊在格瑞长期另类的纵容下变成了一种异样的依赖,但总的来说,金对格瑞应该是没有其他心思的。

有时候紫堂幻会觉得,说不定在格瑞眼里,金的迟钝是一件好事。

至少他能永远地以(金单方面认定的)挚友的身份陪伴在金的身边,让时间来碾磨掉他心中那份不可言说的感情。

 

……

 

 

金坐在沙发上,杯里的水已经被他喝光了,之前弥漫在他面前的雾气也已经完全消散了。

紫堂从纷杂的记忆中回过神来,看着表情有些怔愣的金。

……该不会金发现格瑞喜欢他了吧?

紫堂突然想到了这种可能,并且立马就信了一大半。

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能把这对发小分开了。

 

“……紫堂。”金突然出了声,“时间不早了,我就先走了。”

“咦?”紫堂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是晚上的八点二十了,“这么快就走……?呃,不,我是想说……你要去哪?”

“不知道……放心吧紫堂,我现在已经没那么容易迷路了!”

金说了一句完全没能让紫堂放下心来的话,接着说道:“格瑞他知道我们关系好,肯定会找上你和凯莉的……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能那么快就找到我。”

金哀求地看了看紫堂:“千万别告诉格瑞我来过这里啊!”

“哦……”紫堂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已经去换鞋了的金,试探地问了一句:“你和格瑞……还是朋友吗?”

金的动作一僵,耳朵有些红,但是表情却不太好。

紫堂在心里顿时明白了一大半。

“我、我先走了……”金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句,“不用担心,我想通了就会回去了。”

然后他轻轻地关上了门,将自己那匆忙的脚步声隔离开来。

 

紫堂目送着他离去,作为他的朋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他们去了不同的大学,平时很难见面,基本上都是靠手机和电脑联系,所以金和格瑞那边情况究竟变成怎么样了他也无从得知。

紫堂一个人在沙发上呆呆地坐了一会儿,半晌后发现金把手机给落在沙发上了,他赶紧追了出去,却发现金已经跑得没影了。

他拿着手机纠结了半天,决定给凯莉打个电话,问问现在是什么情况。

 

结果他还没打出去,凯莉就先打过来了。

 

“喂,紫堂,金是不是在你那?”

凯莉一上来就直接进入了正题,把紫堂幻所有的话都堵了回去。

“呃……这个……我……”

紫堂幻顿时也结巴起来,吞吞吐吐地说了几个字就被凯莉粗暴地打断了。

“行了行了,别说了,看样子就在你那了,那家伙没来找我就铁定是去找你了。”凯莉语速有些快,“跟你说,你得把金留住,听见没,格瑞估计一会儿就到了。”

“啊?”

“啊什么啊!”凯莉那边似乎有些烦躁,“那家伙给金的手机定位了,不猜也知道金在哪。”

“…………啊?!”

紫堂幻一脸懵逼。

“不是……那个,”他小心翼翼道,“让他们见面真的好吗?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还不知道?”凯莉顿了顿,“也对,那家伙不可能说出来。”

手机那边传来凯莉敲桌子的声音——在她焦躁的时候她经常会这么做。

“金不在你旁边吧?——前几天金和格瑞参加了一个聚会,格瑞帮他挡酒结果喝醉了。”

凯莉的语速越来越快。

“客观点描述,就是金暗恋格瑞多年,趁格瑞醉了之后和他乱性了。”

她冷冰冰地补充道:“不用怀疑,他依旧是被上的那个。”

紫堂幻沉浸在这个核弹冲击中一时没反应过来。

“等等……?你、你是不是说反了?”

“没有,”凯莉在那边拍了拍桌子,“然后那个傻子就觉得他无颜面对自己的好朋友趁格瑞还在宿醉的时候跑了!都跑出市了!那个智障!”

“总之你给我千万拦住他啊!不然等格瑞找到你那里之后——”

紫堂幻颤巍巍地挂了电话。

 

下一刻,玄关处便响起了沉重而急促的敲门声。

 

——END——



紫堂:替我告诉我爸妈我爱他们。

评论 ( 3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