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校园】论偶像剧剧情的不可抗性(下)

·凹凸花园等系列,全员魔性OOC(真的,不是假的)

·雷安,瑞金

·前两篇→(上)(中)

 

 

 

雷狮最后还是把安迷修救下来了。

虽然他本人内心是十分拒绝的,但他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顶着安迷修的壳子被“毁掉清白”。

把安迷修救下来后,安迷修没有再用那种敌视的目光看着他,而是愣愣地盯着他好一会儿后,慢慢地脸红了。

 

……

雷狮顿觉不妙。

 

 

“听说你和安迷修交往了?”嘉德罗斯啧啧感叹,“没想到你真的被拿下了。”

雷狮:“我没有。”

“我就知道你要栽。”银爵幸灾乐祸道,“我早就看出你对那小子态度不对劲了,我当初还和嘉德罗斯打了赌呢。”

雷狮:“我没有。”

“……”格瑞没找到自己的红酒,正了正自己的领带,“今天中午午饭不用等我了。”

“怎么,你也有约?”

格瑞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离开了。

“怎么最近你们一个个都开始谈恋爱了,”嘉德罗斯掰着指头,“雷狮和人搞一起了,格瑞也暗中和人勾搭上了,”说着他看向了银爵,“就剩咱俩了。”

“别,别看着我,”银爵坐远了点,“我不搞基的。”

雷狮:“……”

 

 

雷狮今天一起床就听说他和安迷修交往了。

搞得他连哈欠都没打就被吓醒了。

中午他被自己那至今未登场过的母亲给叫到了公司,和雷狮预想的一样,这个妈和他亲妈长得一点也不像。

“你不能和那个平民交往,”雷母威严地坐在总裁椅上,红色的指甲油被照得幽幽泛光,“那个人配不上你,你值得更好的。”

“……”

雷狮看着那女人一副屌样,十分想把她掀飞。

别以为你是个老女人就可以在雷大爷面前装逼。

“我没和他交往,”雷狮暴躁道,“谁说我和那个傻逼交往了!”

“你说谎也没用!我早就知道得一清二楚了!”雷母猛地一拍桌子,“成天和那个穷酸小子混在一起成何体统!那种人以后能成为你的助力吗?你难道想被你那个好弟弟抢走继承权吗!”

 

……

原来他还有弟弟。

……

……别是卡米尔吧。

雷狮拒绝想象卡米尔也变成这幅脑残样:“都说了我没跟他交往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和他混在一起了?!”

雷母冷哼一声,甩出几张照片。

照片上是安迷修穿着女仆装在雷狮屋里一副忍辱负重的模样。

“没想到吧,”雷母冷笑一声,“那个管家是我的人!”

 

……

智障。

“你不承认也无所谓,”雷母抬了抬下巴,傲慢地看着面无表情的雷狮,“总之,我是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人嫁进我们家的。”

听着这话,雷狮差点就忘了安迷修是个男的了。

 

 

雷狮下午疲劳地回到学校,正好碰上了正和金走在一起的格瑞。

雷狮随口问了句:“你在干嘛?”

“陪他散步。”格瑞答,“金想熟悉一下校园。”

“嘿嘿,”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本来是想叫上紫堂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中午就没看到他了。”

“没关系,”格瑞低头看他,声音隐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我陪你。”

金一脸感动地看着他:“格瑞,你真好!”

格瑞偏头避开他的视线,轻声道:“笨蛋。”

 

雷狮:“……”

雷狮看着他们两个牵在一起的手,又看了看金那动容的小表情。

他估计那个叫紫堂的人已经不在这个校园里了。

 

 

 

“格瑞,你的朋友看上去心情不太好,”金目送着雷狮那萧条的背影离去,担忧地问道:“他没事吧?”

“没事,”格瑞低声道,“他的恋情没有得到家人的祝福而已。”

“诶?”金有些惊讶,“为什么?”

“我们这种人,未来的妻子都是由父母从小就定好的。”格瑞的神情又变得有些忧郁,讲起了他们的故事,“我们的未婚妻必须是与我们身份相匹配的人,为了家族利益,我们不得不遵循这个圈子的规则。”

他看了看顶上的那片蓝天,“真羡慕那些鸟儿,那么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银发少年的眼神似乎有些哀伤,仿佛透过其中看到了别的什么东西。

“鸟在哪?”金也跟着抬起了头,看了看脑袋上的蓝天白云。

“金。”格瑞没有回答他,“如果我的母亲给你五百万让你离开我,你会怎么做?”

“我会……”金停住了,“不对啊,为什么要给我离开你?”

“……”格瑞凝视着他,“你就当她不允许我和平民交朋友。”

“哦。”金似懂非懂地应了一声,随即一脸激动,“那当然是不答应!我怎么能为了金钱抛弃朋友!”

 

……

格瑞宠溺地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瓜,对这个答案很满意。

朋友都不会抛弃,那别的就更不可能了。

 

“不过格瑞你也有未婚妻吗?”金突然想到这个问题,“那你岂不是很可怜,谈恋爱都没个自由。”

格瑞:“嗯。”

你也一样。

“唉,有钱人也有有钱人的烦恼啊。”金也摸了摸自己的头,“不过其实也挺不错的,你们的未婚妻应该都很漂亮吧。”金抬起头,用一种期盼的语气说道,“如果我以后也能有那么漂亮的女朋友就好啦!”

格瑞看着他那一脸期待的表情,有些心疼。

不过他没有打破这种期待,只伸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

 

 

 

“喂,雷狮!”

雷狮正躺在那安心与信赖的骚包沙发上闭目养神,刚迷迷糊糊地睡着就被人疯狂摇醒了。

雷狮眼睛都没睁开,一拳揍了过去。

银爵闪开了。

“兄弟你别睡了,醒醒!”银爵激动道,“我刚查到了,安迷修他不是主动要离开你的,是你妈动用了你们家族势力把安迷修他父母工作给搞没了,他本人已经被逼退学了!”

“等等,”雷狮差点以为自己睡了一个月,“不是今天早上才说我和他交往了吗,什么主动离开?你们又擅自跳了什么?”

“你别是还没睡醒吧,”银爵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不是因为被他甩了才跑这来生闷气的吗,你们今天一整天都没见面了啊!”

“……”雷狮也难以置信,“怎么我一点破事我自己都不知道你们就全知道了?”

银爵只当他说梦话,将一张字条拍在了他脸上。

“这是我在休息室门口发现的,”银爵道,“你自己看看吧。”

 ……

雷狮忍着怒火看着那张小纸条。


 

雷狮:

当你看到这张纸时,我大概已经离开你了。

我本想就这么默默离开,但一想到你会发疯地到处找我,我就无法放心。

我并不是因为那五百万,也并不是因为父母的工作才选择离开你,因为我相信,只要我们在一起,没有什么困难不能挺过去。

但就在今天中午,我发现自己得了一种病,一种很难治好的病。

我不能寄期望于那近乎没有的手术成功率,我不想让你为我伤心,如果不能陪你到老,那么我愿意中途就此退场。

愿你一切安好,不要再记挂我。

也不要来找我。

我永远与你同在。

 

 

如果这个时候还没下课,那么我现在应该在去机场的路上。

如果这个时候你已经回到了家,那么我应该在机场。

我买的是晚上八点半的航班机票。

 

 

不要来找我。

 

爱你的,安迷修

 

 

……

……

……


雷狮看着纸条,眼里涌起一阵湿意。

“你没事吧?”

银爵担忧地问道。

“太他妈感人了,”雷狮用力地抹了把脸,“终于结束了!”

 

然后他将纸条揉成一团扔出窗外,又重新躺回了沙发上。

 

——END——



雷狮:十八岁那年我许愿,希望我一觉醒来后能日到真正的安迷修。

评论 ( 314 )
热度 ( 44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