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性转】倾诉的时候一定要找好对象(上)

·金和安迷修的性转,融合了之前好几个小伙伴点的性转梗【……】

·CP瑞金,雷安,后篇→(下)

·这章比较美好,还没有搞雷总

·还。

 

 

 

“凯莉。”

周一,金坐到了凯莉的桌前,严肃地看着她。

“你一定不知道我周末经历了什么。”

“谢谢,如果和你发小有关的话,我也不是很想知道。”

凯莉冷淡地敷衍着。

“真的,你一定想象不到!”金并不在意凯莉的冷淡,接着说了下去,“我变成了一个女生!”

“……”

凯莉抬起了她尊贵的头:“那你很棒哦。”

 

 

“银爵。”

安迷修周日晚上回到寝室,没有看见他的室友,一大早才发现靠在床上看书的银爵。

“我跟你说,你绝对不知道我这个周末经历了什么。”

“鬼知道你经历了什么。”

银爵翻了个不明显的白眼。

“我昨天一醒来就变成了一个女生!”安迷修紧张道,“还好晚上就又变回来了,不然我都不敢回校了。”

“难怪你昨晚回来得这么晚。”银爵附和了一句。

安迷修一愣,“昨晚你在寝室里吗?”

 

 

 

金周日一大早醒来,就明显感受到了胸前他本不应该承受的重量。

在对着自己的胸观察了好一会儿后,金连滚带爬地下了床,冲进了格瑞的房间。

“格瑞!格瑞!”金带着哭腔把昨晚通宵帮他通关游戏的格瑞摇醒,“格瑞!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病啊!格瑞你快醒醒,快看看我!”

“……”

格瑞被他摇得满肚子火气,忍了几秒才勉强睁开了眼。

然后就被惊得睡意全无。

“你……”格瑞指了指他的衣服又指了指他的脸,顿了半晌,揉了揉太阳穴,“你先去把衣服穿好。”

“什么衣服?”金眼泪汪汪地看着他。

“先随便穿一套,”格瑞的头又疼了起来,“等会出去陪你买。”

 

 

安迷修就没有金这么好的运气了。

他醒过来后发现自己变成了个女人,只能独自懵逼地坐在客厅里,想跟人倾诉一下也不知道该找谁,可谓是相当寂寞又十分可怜。

最重要的是他还不知道这一现象的原理是什么,自己还能不能变回去。

……

如果变不回去,那么他现在还缺少了很重要的几样东西。

 

 

 

“然后呢?”凯莉放下了笔,被勾起了兴趣,“你俩就去逛街买衣服去了?”

“是啊……”金说到这里脸有些红,“当时我们又不知道这么快就会变回来……就……”

 

 

 

“格瑞……”金不安地抓着他的手臂,“我们这是要去哪?”

格瑞:“买内衣。”

……

金的脸“砰”地一下红透了:“内……内衣?!”

“嗯,还有其他的。”格瑞看着两边的店子,神情平淡,“明天要上课,你难道要这幅样子去学校吗?”

“都这种情况了还要上课?”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以为你会说帮我请假呢!”

“别做梦了,”格瑞停在了一家内衣店前,“你这成绩还敢翘课吗?”

金抱着他的手臂往后缩了缩。

因为胸前的重量,金老觉得周围的人在看自己,不由得又把格瑞的手臂抱紧了一点,试图遮挡一下。

格瑞感受着手臂那里微妙的触感,心中一片复杂。

把他掰弯的人此刻正用自己的胸器又试图把他给掰直。

再这样下去非掰断了不可。

他深吸一口气,推了金一把:“进去。”

金踉跄几步,胸前两团也跟着抖了抖,吓得他下意识得抱住了自己,又触电似的松开了。

“格瑞……”他可怜兮兮地回头看着自己的发小,“我不敢一个人进去……总觉得好丢脸。”

格瑞沉默下来。

金眨着湛蓝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两人在内衣店门口凝视着彼此,谁也不愿意踏出那一步。

 

 

安迷修的过程稍微顺利一点。

至少在买完内衣前都很顺利。

这回出门他总算不敢再穿他的白衬衫了——没有内衣的大姐姐穿白衬衫出门都是一场战斗,这点他还是知道的。

从内衣店里走出来后安迷修手里还提着一个大袋子,一边茫然一边感慨现在的推销人员真是可怕,连内衣店店员都这么有战斗力。

他提起袋子,目光复杂地盯着上面的粉色标牌。

 

 

 

“真可惜。”银爵听到这里突然打断了他,“你这么快就变回来了,那堆内衣岂不是都浪费了。”

“……”安迷修张了张嘴,发现自己没什么话能反驳,只好道,“你说得对。”

“对你个头!所以呢?”银爵把书拍在了桌上,“你的重点在哪?在告诉我怎么去女性内衣店买内衣吗?”

“没。我这不是正要说到重点么……”

安迷修心里委屈,好不容易找到个能听他说话的,结果对方还这么不耐烦。

 

 

安迷修提着一大袋内衣就往家里赶。

虽然他不认为自己会被认出来,但是这种状态碰到熟人还是相当尴尬的。

休息日,市中心的公交车内总是格外的挤,安迷修费劲地挤上了公交车,上面几乎连站的位置都没给他留下了。

他松了口气,从人群间的缝隙中往窗外看了一眼。

车子此时恰好缓缓地动了起来。窗外,一个很眼熟的银发男生正被一个金发蓝眼的女生挽着手臂,一脸冷漠地享受着对方的投怀送抱。

……

???

安迷修震惊地看着那位在学校里几乎是被官方钦定的基佬和黏在他身边的那个很可爱的女孩子从车边经过,久久没回过神。

 

太可怕了。

太可怕了!

连基佬都在周末和女孩子约起会来,他却顶着这个能让他自己硬起来的壳子去内衣店买了一堆他以后根本就不想用上的内衣!

安迷修悲从中来,只觉得周围的嘈杂声也变得凄凉了起来。

“喂。”

一个十分耳熟的声音从他旁边响起,安迷修下意识地一僵。

然后他又放松下来。

没事的,肯定不会被认出来的。

安迷修轻轻的吐出一口气,然后扭过了头。

一个此时显得格外高大的身影挡住了他的视线,安迷修抬起头,和声音的主人对上了视线。

雷狮皱着眉,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他。

安迷修手抖了抖,尽量使自己的表情看上去自然了点。

然后他用陌生的声音,陌生的语气开了口:

 

“恶党,你有事吗?”

 

——TBC——

 

安迷修:。


评论 ( 366 )
热度 ( 606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