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花吐】花吐症是一种神奇的病

·好多人点过的花吐症的梗

·一直不知道它能写啥,感觉能写的都被写过了

·但应群众要求我还是来写了,就很普通的那种【?】

·CP瑞金

 

 

 

金在自己房间里吐出第一个音节后就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

随着声音一起冲出喉咙的还有着其他的什么东西,金咳嗽了半天,吐出了一片花瓣。

金愣住了。

他能吐出花瓣。

花瓣。

……

 

 

……

“诶,你们知道花吐症吗——”凯莉看着手机,随口问了句,“……算了,你们俩肯定不知道。”

“……花吐症?”

紫堂呆了一下,扶了扶眼镜:“我……我好像听说过,是那个喜欢上别人后就会吐出花瓣的病吗?”

“哎哟?你居然知道。”凯莉扬了扬尾音以示惊讶,随即纠正道,“是暗恋别人才会患上的病症。”

她又看向了手机:“要和暗恋的人接吻才能痊愈——这个梗貌似在小说中挺流行的。”

“凯莉你怎么突然提起这个?”

金和紫堂对视了一眼,互相看到了对方脸上那无知的表情。

“我刷微博的时候看到了些很有意思的消息。”

凯莉喝了口果汁,笑得意味不明。

“上面说最近发现现实中真的有人得了这种病,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不会吧……?”

紫堂有些难以置信:“那……那要真这样的话,岂不是很可怕?”

金跟听讲似的听着两人的对话。

“谁知道,”凯莉耸了耸肩,“横竖我是肯定不会的这种病的,你俩看上去估计也没戏,没什么好在意的。”

“诶……”

 

 

 

……

“……”

金看着手里的花瓣,不寒而栗。

果然什么事情只要一被凯莉说出来,那再怎么玄学也抵不过她的定律论。

……

等等。

所以他是有暗恋的人了?

金被这个信息震的大惊失色,差点叫出声,然后又被一堆花瓣给呛了回去。

他急忙登上了企鹅,敲了敲凯莉的小窗。

 

金:凯莉凯莉!

金:凯莉——!

金:凯——莉——!

金:凯莉你在吗?在吗在吗?

金:凯莉???

凯莉:吵死了

金:凯莉————

金:啊,凯莉!!!

金:凯莉,你上次说的那个花吐症是怎么回事啊??

 

凯莉:……

凯莉:……你不会去百度啊?

金:???百度上有的吗?

凯莉:废话

凯莉: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凯莉:格瑞吐花了?

金:??没有啊,怎么突然提到格瑞啦

凯莉:没什么

凯莉:你想问什么?

金:我想问问

金:那个花吐症是暗恋上别人才会得的吗??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可能吗??

凯莉:没有。

金:……

凯莉:怎么你要写小说?

金:没有……

金:那……痊愈的方法也只有和暗恋的人接吻吗?

凯莉:是。

金:………………

 

金:那,不接吻的话会怎么样啊?

凯莉:会死。

金:???????

凯莉:得了花吐症的人短时间内不和暗恋的人接吻就会死掉,设定上来说是这样的。

金:??????

金:那没有暗恋的人的话该怎么办????

凯莉:那就把周围的人都亲一遍试试,总会有的

凯莉:没事别打扰我了

金:哦……

 

 

凯莉:……

凯莉:等等

凯莉:等等等等

凯莉:喂,傻子,等一下

凯莉:到底怎么了

凯莉:喂!

凯莉向您发送了一个震动窗口

 

 

 

金合上电脑,陷入了一片迷茫与恐慌之中。

 

他有暗恋的人了。

 

可他不知道是谁。

 

再不和那个不知道是谁的人接吻的话,他就会死。

 

 

“……”

“……”

金呆呆地坐在床上思考了几分钟。

他暗恋的人。

他喜欢的人。

金把他周围的所有女生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并没有发现答案。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觉得从喉咙处传来的压迫感又重了些。

金的心顿时悬了起来。

他不知道凯莉说的“短时间”是有多短,这么毫无头绪地坐在这里总让他有一种白白等死的感觉。

 

“叮咚——”

 

一阵门铃声打断了他的焦虑,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金花了半秒,想起格瑞说过下午要来他家给他辅导功课。

……

……格瑞!

金几乎是狂喜地从床上蹦了起来,抓起外套就往门口冲。

对了。

有什么不知道的问题问格瑞就好了。

格瑞肯定会知道的。

他们在一起这么久,他要是有了暗恋的人,格瑞肯定也会知道的。

 

金冲到门口,迫不及待地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果然是格瑞。

他的发小一如既往顶着一张冷漠的脸,安静地站在那里看着他,眼神里带着熟悉的、一眼就能捕捉到的嫌弃。

“跑这么急干什么。”

和那明显的表露于外的嫌弃相对的是他语气中不易察觉的无奈和纵容。

 

 

 

金几乎是在看到格瑞的那一瞬间就打消了之前的那个念头。

他忍住了念出对方名字的冲动,默不作声地让格瑞进了门。

格瑞显然没习惯他突然之间的冷淡,在门口停了几秒才走了进来。

他看了金一眼:“怎么了?”

金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的嗓子。

格瑞大概是以为他嗓子发炎了,叹了口气。

“吃药了吗?”

金立马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点了点头。

“那就开始吧,”格瑞坐到了沙发上,翻开了自己的书,“累了的话你可以休息。”

金忙不颠地坐到了他的对面,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花瓣们似乎在为它们心心念念的那个人的到来而欢呼雀跃。

金只感觉像被人扼住了咽喉,呼吸之间还尝到了一丝血腥气。

……

这根本就不用问格瑞了。

金想。

他的病要比他本人灵泛多了。

 

 

“……”

格瑞停下了动作,看着面色惨白的金,皱了皱眉。

“怎么了?”他将手按在了金的额头上,“很不舒服?”

“没……”

金下意识地回答了一句,然后立马用手捂住了嘴。

格瑞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没有发烧。”

他想要移开金捂住嘴的那只手,金立马后退了几步拉开了距离。

“没事,我……”

金本来想说他先去下厕所,结果那堆花瓣像是失控一般地疯狂地涌了出来,他连一句话都没说完整,就“哇”地一声把它们吐了出来。

 

……

金和格瑞大眼瞪小眼地站在房间里,看着地上那堆花瓣,谁也没说话。

房间内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大约过了半分钟,格瑞将目光从那堆花瓣移到了金的脸上。

“你没事吃这个干什么。”格瑞的声音听上去带了一丝怒气,“你当你还是小孩子吗?”

金万万没想到格瑞得出的结论是这个。

“不是,我没——”

说到一半,金又扭曲着吐出了一堆花瓣。

这回的花瓣上还带着十分显眼的血丝。

格瑞眼中的那丝怒气变成了怔愣。

“你这是怎么回事?”

他几步跨到了金的面前,拦住了金又想去捂着嘴的手,捏住了他的下巴。

“张嘴。”

金猛地摇了摇头。

“……”

格瑞抿着唇,表情变得有些严肃。

这是他在思索着什么难题时的表情。

金抽空想了想这个,有些害怕地试图挣开格瑞的手。

他现在也分不清自己是在害怕什么了。

“你……”格瑞盯着金,语气带了一丝不确定,“花吐症?”

金的身体震了震,有些挫败地低下了头。

“格瑞你……连这个……都知道啊。”

金断断续续地说完了这句话,花瓣慢悠悠地落到了地上。

“听说过。”

格瑞的眉头没有松开。

他是无意中听到班上的女生聊过这个话题,并没有多加在意。

但他在脑海中将所有的可能性过了一遍后,发现居然只有这个非常符合自己发小现在的情况。

然而他对这个东西也不了解:“这是怎么回事?”

 

金有些喘不上气了。

不光是因为他的病,还因为格瑞的这句话。

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把他的情况告诉格瑞。

金肯定,如果格瑞知道了这个病要怎么解决,他肯定会帮助他。

 

但是治好之后会变成怎样呢。

 

金想到那种可能,无法抑制地感到一阵恐惧。

格瑞看着他越来越糟糕的脸色,捏着金的下巴的手加深了力道。

“说话。”

金看着格瑞阴沉下来的脸,张了张嘴。

格瑞在生气。

还在焦虑。

 

金一对上那双此刻已经掩饰不住情绪的眼睛,就再也忍不住内心的那股冲动。

“凯、凯莉她说……”

粉色的花瓣沾着血迹,欢快地在空中打了个转。

“……这个病、是……暗恋上别人之后才会……得的……”

喉咙里腥甜的气味已经明显得无法掩盖了。

“需……需要和……暗恋的人……”

花瓣晃晃悠悠地落了地,在无人注意它的情况下依旧打了几个滚才安稳下来。

“……接吻、才能……痊愈……”

金费劲地说完,盯着地上那已经鼓起一小摞的花瓣,不敢看格瑞的表情。

 

 

“……”

 

 

金半晌没听见格瑞回答,没能憋住,只好又偷偷地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他差点被吓懵。

“你喜欢的人是谁?”

格瑞的声音依旧很平静,但表情又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格、格瑞……”金带着哭腔,“……我、我不想死啊……!”

他的泪腺被这么一吓,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解放,之前那些害怕被格瑞知道自己暗恋他之类想法统统飞到了九霄云外。

人都要死了,还管什么友谊的小船。

“我……我喜欢……你。”

“你……你能不能……亲我一下,看在我、我们认识……那么多年的……份上……”

 

……

格瑞看着哭得两眼泪汪汪还在不停吐花瓣的金,不得不摸着良心承认这景象有点不忍直视。

“……笨蛋。”

格瑞再次叹了口气,然后微微低头吻了上去。

 

“我也喜欢你。”

 

 

 

……

 

 

然后他们陷入了这一整天目前最尴尬的一个状况。

 

金和格瑞大眼瞪小眼地站在房间里,看着地上那堆花瓣,谁也没说话。

房间内再次陷入了沉默。

“为……”金吐着花瓣,声音都变了个调,“为什么没好?!”

难道他暗恋的不是格瑞吗?!

金看了一眼格瑞,发现对方此刻的眼神比刚才还要恐怖。

金瑟缩地退了几步。

 

 

 

 

 

 

 

“你们怎么现在才来。”

医院里,医生扶了扶眼镜。

“好在病情还没恶化得太糟糕,下次碰到这种情况记得及时点送人过来,知道吗?”

金提着药袋,低头道了谢。

格瑞站在一边一语不发。

 

——END——

 

 

医生:接个吻就能治病,你们怕不是活在梦里。


评论 ( 565 )
热度 ( 697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