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瑞金】凹凸学院转来了一个叛徒

·深夜60分关键词:眼睛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又名 一群中二病中出现了一个真货

·不知道偏没偏题,反正先混一更

 

 

金因为姐姐秋的工作原因转进了自己发小所在的那所学校,他对此非常高兴。

因为凹凸是所近乎封闭的寄宿制学校,他和格瑞已经很久没见面了。

金无比期待地踏进了这所学校。

 

“呵,没想到这种时候还有人转进来。”

雷狮扛着锤子,俯视着楼下那群人。

“他以为现在这里还会有他的立足之地吗。”

卡米尔拉了拉帽檐:“大哥,要不要去会会他?”

“当然。”

雷狮从窗台上跳了下来。

“弱鸡还是尽早认清自己的身份比较好。”

 

 

“哼,又来了个渣渣。”

金才进教学楼,就被一个凹字型的三人组给拦住了。

“这里可不是你想来就能来的地方。”嘉德罗斯拿着根棍子一脸傲慢地指着他,“你要拿什么证明你有在这里生存下去的资格?”

……

“资格?”金茫然地看着他们,“我有转学手续。”

“一张纸而已,能证明什么!”嘉德罗斯怒了,“我要看的是你的力量!”

金:“什么力量?”

“渣渣就是渣渣。”

嘉德罗斯露出了一副果不其然的表情,然后不屑地瞥了他一眼,抬手按住了贴在他左眼下面的那颗星星。

“那是凹凸学院排行第一的嘉德罗斯!”

一个黑头发的女孩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金的旁边,语气有些严肃。

“听说他的那颗星星里蕴含着足以毁灭宇宙的力量,一旦蓄力完毕,他的眼睛里就会发射出足以将人击碎的光线,还不快躲开!”

金不明所以地被她扯着往旁边躲了几步。

 

然后几人在走廊里遥遥对视了三秒,什么也没有发生。

 

“算了,这次就饶你一命。”嘉德罗斯缓缓地放下了手,看了眼那个黑发女生,“一群渣渣。”

 

……

金目送那三人离去。

“他们是来干什么的?”

“给新人一个下马威而已吧。”黑发女生见几人走了,撕开了一根棒棒糖,轻松道,“下次看见他们你还是离远点比较好,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死?为什么?”金一脸惊异。

“我刚才说的你都没听见吗?”

黑发女生看上去有些不满。

“听见了。”金答,“可那样他们不会坐牢吗?”

 

空气安静了几秒。

 

“嘉德罗斯后面跟着的是排名在前十以内的两大高手,蒙特祖玛和雷德。”黑发的女生注视着那三人的背影,“听说除了嘉德罗斯外,从没有人见过他们两个的眼睛,因为见过的人都死了。”

“啊?!”金有些害怕,“他们的眼睛为什么会这么厉害?”

“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进来了吗?”她怜悯地看着金,“趁还来得及,赶紧给自己设定……不,培养一个厉害的技能吧,否则你很难在这里立足了。”

这个是能培养出来的吗。

金看了看已经走远的三人,又看了看她。

“忘了自我介绍。”黑发女生在原地转了个圈,“本小姐是凯莉,凹凸学院最——可爱的女生,你叫我凯莉小姐就好啦!”说着,凯莉朝他抛了个媚眼,“顺便一提,我的眼睛会放电哦~”

 

……

金沉默了一会儿。

金:“我是来找我朋友的,你认不认识一个……”

 

“呵,本以为来了个和格瑞一样的天才,没想到只是个普通的弱鸡啊。”

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他看向了来人。

这回来的比之前还多了一个。

“雷狮海盗团!”

凯莉紧紧地盯着那几人,面露防备地后退了几步。

“雷狮海盗团也是个实力排在学院前十的团体,尤其是为首的雷狮,他的眼睛能包容下万千星辰与汪洋大海,实力深不可测!”凯莉咬了咬牙,“甚至还有传闻说他身上有着某国皇室的血统,每到夜晚还有百分之五的狂化几率,实力暴增十倍!”

“……凯莉,你在说什么?”

“傻子,还不快逃!”凯莉躲进了楼梯间,一副随时准备跑路的样子,“你也是倒霉,怎么刚一进学校就碰上这些怪物了!”

金这回没听懂凯莉念的那一大串设定,他的注意力全被为首的那个头带围巾的人吸引了。

 

“你刚才说格瑞?”金有些惊喜,“那个……你知道格瑞吗?他现在在哪里?”

“你认识格瑞?”雷狮挑了挑眉,“难不成你之前在嘉德罗斯面前都是在藏拙?”

“什么藏拙?”金十分害怕话题又转到自己听不懂的内容上面,连忙道,“我的眼睛和格瑞一样,很普通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居然说格瑞的眼睛很普通!”

对面四人中没穿上衣的那个大高个一阵大笑:“老大,别跟那小子废话了,我看他就是个走后门进来的普通人,直接干掉吧!”

雷狮摸了摸下巴,听着佩利的建议,神色颇有些意动。

金慌张地看了眼已经跑走了的凯莉,抖了抖:“你们要干什么?我跟你们说,杀人是犯法的啊!”

“法律?”雷狮举起了锤子,“在这里,我就是法律!”

……

不是吧。

你不是连第一名都不是吗……

金看着那大大的锤子,寻思了一秒这跟眼睛有什么关系,眼瞅着锤子就要砸下来了,金连忙叫道:

“等一等,等一等!”金慌乱地摆着手,跳着后退了几步,“我……我的眼睛会变色!这样可以吗!”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个大高个又笑了。

“会变色?”拖把头也忍不住笑出了声,“连紫堂家的那个废物想的技能都比这厉害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是说啊!”佩利笑得眼睫毛扎到了自己的眼睛,“变色是要干嘛,夜间照明吗!”

“变色也挺不错的。”卡米尔平静地拉了拉围巾,“抓回去还能当个摆设用。”

“呵,我们雷狮海盗团可不需要只会当摆设的废物。”

雷狮用锤子指着金:“不过临死前我允许你来娱乐一下本大爷,珍惜你最后的时光吧,弱鸡。”

……

你这攻击方式不也和眼睛没有半毛钱关系吗。

金举着手,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锤子,垂下了头。

在海盗团的注视下,他的金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了颜色。

又过了几秒,金抬起了头。

“这样可以吗?”

金眨着赤红的双眼,声音沙哑地问道。

 

……

……

……

 

得知了格瑞喜欢在天台上吹风的消息,金快乐地奔到了楼顶。

“格瑞!”

金“砰”地一声推开了门,果然在这里发现了自己的发小。

“格瑞!我以后也要来这里上学啦!惊不惊喜?开不开……”

金跑到格瑞面前,声音戛然而止。

“……格瑞?”金举起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你的头带滑下来了。”

“我故意的。”

格瑞淡漠地拍开了他作乱的手,黑色的头带静静地盖在他的眼睛上,遮住了那双据说很传奇的眼睛。

“你不该来这的,金。”格瑞的声音听上去冷静无比,“这里不适合你。”

“好像是挺不适合的。”金诚实道,“我都听不懂大家在说什么。”

“但是这不是有你嘛!”金高兴地揽住了格瑞,“有你在就好啦!”

“笨蛋,这又不是游戏。”

格瑞叹了口气。

“……不是游戏吗?”金挠了挠头,决定跳过这个话题,“格瑞你的眼睛怎么了?为什么要挡着它啊?”

格瑞沉默了一会儿。

 

“我不能看见其他人。”格瑞声音淡淡,“不然后果会很严重。”

金:“……啊?”

金想到雷狮离开时对格瑞的称呼:“‘所见皆可斩’?”

“你知道了?”

格瑞顺着他的声音偏了偏头。

“可格瑞你之前和我一起玩了那么久不也什么事都没有吗?”

金觉得自己融不进这个校园。

“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

格瑞面无表情地答着。

 

……

……格瑞的确和原来不一样了。

 

“可你蒙着眼睛会很不方便吧?”金左右看了看,“看得见路吗。”

格瑞:“至少对别人来说很方便。”

金:“对别人很方便?比如呢?”

格瑞:“比如——”

金猛地凑了上去,在格瑞推开他之前咬了他一下。

 

“是挺方便的。”金担忧道,“可这也太方便了,格瑞你不会很危险吗?”

……

格瑞捂着嘴,扯开了头带。

 

——END——

 

被所见皆可斩看了的后果十分严重,已知例子为事后被日得住院一周。


评论 ( 269 )
热度 ( 47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