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生贺】模仿套路前记得查清人物资料

·给yoyo的生贺,希望她看了开心【不知道为啥死都艾特不上……】

·CP瑞金,雷安,欧欧西

·我也不知道给开车大佬的生贺能写什么,不过听说集齐生贺能召唤车,希望是糖

·提前说好,这里面有少量的一方非自愿的xing行为,雷的人不要看

·但是没车【ntm】

 

 

“你想追个男人?”

雷德古怪地叫了一句,然后被砸了一锤子。

雷德对面的雷狮沉着脸看着他。

“真稀奇,我还想你来找我会有什么事儿呢。”雷德哈哈哈哈地笑了几下,又消沉下来:“可我连女人都追不到,哪来的功夫帮你追男人。你问错人了吧。”

雷狮脸色不怎么好,低低开口:“蒙特祖玛说你最近玩了很多基佬游戏。”

“……什么?!祖玛跟别人提起过我吗?!”

雷德的马尾辫兴奋地立了起来,然后突然拔高声调:“不对!那不是基佬游戏!只是有那种路线而已!我是去攻略女人学习经验的!”

“闭嘴,吵死了。”雷狮不耐烦地站起了身,“得了得了,想你这德行也帮不上忙,我也是脑子抽了才来问你。”

“诶诶诶,别就这么走了啊。”雷德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对已经走到门口的雷狮道,“你要只是想找个方向,我还是能帮上忙的嘛。”

看着雷狮停下了脚步,雷德将自己的游戏机扔给了他。

“刚才不是说了吗,这里面是有搞基路线的。”雷德凑过去,神神秘秘地说,“听说还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你可以参考参考啊!”

雷德疯狂暗示。

 

 

“……”

雷狮回到寝室后,坐在自己床上打开了游戏,接着雷德的存档找到了他所说的那对基佬线。

天知道他为什么要在基佬线路口留存档。

雷狮漫不经心地跳过了一堆无意义的对话,直到画面上出现了一个金发的男生,也就是游戏的主角。

 

 

金:“我总觉得格瑞经常瞪着我诶。”

紫堂幻:“诶……没有吧?他和我们应该不是很熟啊……金你有惹到过他吗?”

金:“应该没有吧,我到现在还没跟他说上几句话呢……”

紫堂幻:“那应该是你想多了吧?他看上去不像是那种脾气很差劲的人啊。”

金:“嗯……说的也是。”

 

A.是我想多了吧

B.应该不是错觉

 

……

格瑞是谁。搞基对象吗?

雷狮瞟了一眼,选了B。

 

 

应该不是他想多了才对。

金想。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总给他一种令他十分想亲近的感觉。

而且那个人好像的确经常往这边看……

……

……

难道是想和他做朋友!

 

 

“噗嗤——”

拉倒吧,还朋友呢。

雷狮对着那台词,在心里鄙视了一下主角的智商。

他犹记这是条搞基的支线,自然而然地认为格瑞这种暗中观察的行为一定是为了泡到这个傻逼主角。

看着屏幕里的主角下定决心要跟那个想和他做朋友的人搞好关系,雷狮抑制不住地嗤笑出声。

然而嗤笑归嗤笑,他俩要是不搞好关系那雷狮借来这个游戏也就没了意义,雷狮只能兢兢业业地把选项一个个地选了过去。

 

“格瑞格瑞!”

金扯着他在校园里散步。

“你看那边,那个黑头发的学妹,她抱着的那只兔子好可爱啊!我们学校允许带宠物的吗?”

“……”格瑞扫了一眼,“那个是学姐。”

“咦?!”金满脸震惊,又看了看,“是学姐吗?!……”

他的视线落到了那位学姐的胸部上。

“……哦,是学姐。”

格瑞看了金一眼,提着他的领子将他扯走了。

“咦?!怎么了……”

A.他生气了?

B.他暗恋那个学姐?

……

……

经过金(雷狮)一段时间的努力,他与格瑞的关系拉近了不少。

 

 

紫堂幻:“金,你最近和那个人的关系好像很不错啊。”

“是啊!”金兴奋地和紫堂分享,“我开始还以为格瑞很难相处呢,没想到他性格意外的很好诶!”

紫堂幻挠了挠头:“……有吗。”

金:“有啊有啊,我昨天放学的时候还跟他约好周末要去——”

 

A.图书馆逛逛

B.烧烤摊逛逛

C.酒吧逛逛

 

……

雷狮强忍着选B的手,照着攻略选了C。

雷狮不禁有些鄙视写这个游戏剧本的人——去酒吧喝酒还有什么意思,边撸串边喝酒才叫有品位。

不过很快雷狮就知道为什么要选C了。

 

因为他们两个去酒吧的时候是晚上。

 

 

“哇啊——原来里面是这样的啊!”

金拉着格瑞进了酒吧后立马探头探脑地四处张望起来,左看看右看看,显然正在兴头上。

“我之前就想来这里看看了,可惜姐姐一直不让。”

金嘟着嘴,似乎有些不满,不过这种情绪只在他脸上停留了一秒便消失了。

他拉着一句话都没说的格瑞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

“格瑞,你认识这些都是什么酒吗?”

格瑞抬头,看着一脸苦恼的金。

“你会喝酒?”

金愣了愣:“我之前没喝过。”

“……那你还喝?”

“人总要有第一次的嘛!”金大言不惭地点了种名字比较好听的酒,“况且我都成年了,只喝一点不会有事的!”

“……”格瑞的眼睛眯了眯,“以后不要一个人来这里喝酒。”

“不会的不会的。”金摆了摆手,“不和别人一起来的话我怎么敢啊。”

这么说着,他将服务员端上来的酒喝了下去。

……

十分钟后,格瑞看着趴在桌上不省人事的金,叹了口气。

“约我来这种地方,还在我面前喝醉了。”

格瑞将他抱了起来,垂下眼看着他的睡颜,眼神晦暗不明。

“你应该不是对所有人都这样吧?”

 

【后续剧情需满18岁才可解锁,是否观看?】

·观看

·跳过

 

……

……

雷狮看着这句话,恍然大悟。

 

 

“……你要约我去喝酒?”

安迷修愣了一会儿,防备地看着他:“你突然之间想干嘛?”

“没想干什么,放心吧,不会下毒的。”

他就说嘛,男人之间还玩什么你追我我追你的游戏,直接上了不就好了。

上着上着感情不就出来了。

雷狮摸着下巴,意味深长地看着汗毛直立的安迷修。

 

 

安迷修最终还是跟他去了。

虽然他俩关系实在说不上好,但是以安迷修的性格,雷狮想把他约出来还是非常简单的。

两人进了酒吧,安迷修立马皱起了眉头。

“……你们为什么喜欢呆在这里。”

安迷修不太受得了这里面的氛围,嫌弃全都写在了脸上。

雷狮没说话,领着他找个位置坐下后,问道:“你会喝酒吗?”

“没喝过。”安迷修规规矩矩地坐在椅子上,姿势宛如在听讲,“我不喝酒的。”

“骑士连酒都不能喝?”雷狮勾起嘴角,“那你以后在饭局上怕是混不下去了吧。”

“不用你管。”安迷修拿起放在他桌前的那杯酒,轻轻闻了闻,“……这酒度数高吗?”

“不高,跟果酒似的。”

雷狮面不改色地说了句瞎话。

“……果酒浓度也可以很高的啊。”安迷修嘀咕了一句,仰头一饮而尽。

 

 

安迷修的酒量比起那个主角没有好到哪里去。

不过他好歹撑了半个多小时,虽然后面十分钟基本上已经意识不清了。

雷狮看着一头倒在桌上便再也不动了的安迷修,深沉地说道:

“跟我来这种地方,还敢在我面前喝醉。”

他将安迷修给扛了起来。

“你应该不是对谁都这样吧?”

然后雷狮在旁边开了间房。

 

 

 

雷狮作为一个满了十八岁的成年男性,果断跳过了游戏里那段R18的剧情。

虽然他未来对象会是个男的,但这并不代表他对两个男人上床的戏份会有多大兴趣。

 

第二天早上,他看了眼躺在他身边死气沉沉还没醒过来的安迷修,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他和安迷修好像还没有经历刷好感的阶段,就直接把正事给办了。

等安迷修醒来后绝逼要为了自己逝去的童贞和他大打一场后老死不相往来。

虽然安迷修多半不会成功,但如果能想个办法提前把他哄好,也能省下自己很多事。

于是雷狮赶紧从被自己扔下床的那堆衣服里翻出了游戏机。

他记得那个格瑞把主角给上了的时候主角还当他是好朋友来着,估计主角醒来后反应也不会平静到哪里去。

但根据攻略提示,这段剧情完了之后就会直接进入HE了。

雷狮觉得他应该好好向格瑞学习一下这种把人上了还能HE的技巧。

 

点下了“跳过”后,剧情直接跳到了第二天早上。

 

“格、格瑞……?”

金醒来后,只觉得自己刚经历完一场踩踏事件,浑身上下没一个地方不疼。

他看了看一丝不挂的自己,又看了看躺在他旁边和他状态差不多的格瑞,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我……我们……”

 

雷狮烦躁地跳过了这段矫情的废话,直接跳到了金开始质问格瑞的剧情里。

 

“格瑞……你!”

金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声音有些颤抖:“我……我以为我们是朋友,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很好。雷狮盯着格瑞,等着看他怎么回答。

 

格瑞对上那双带着控诉的眼神,沉默了一下。

然后他轻轻地抚上金的脸。

金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身子往后退了退。

“你忘记了吗?”格瑞清冷的声音此时带上了些沙哑,“你曾经答应过我的。”

“……什么?”

格瑞慢慢地抬起手,将金的头按在怀里,闭着眼道:“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我了。”

金怔住了。

 

雷狮也怔住了。

……什么情况。

雷狮只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然后游戏突然来了段回忆杀。

 

 

“格瑞格瑞~”

幼年的金围在自己的玩伴身边,又蹦又跳。

“格瑞真厉害!那群女生今天又提起你了诶!”

格瑞板着小脸,削着自己的铅笔。

“怎么了,你不高兴吗?”

金停了下来,疑惑道:“其他男生被她们提起来的时候都很开心啊。”

“无聊。”格瑞翻了个白眼,“他们那是太闲了。”

金用一种不明觉厉的目光看着他,崇拜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好酷。”

“……”

格瑞敲了敲他的头:“别光想着这个了,写作业去。”

“诶……”

金的脸一下子皱了起来,显然对这个提议不是很感兴趣。

“你知道吗,我今天上午还听见一个女生说以后想嫁给你!”金试图拉回话题,“格瑞你真的超受欢迎的啊!”

“她们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格瑞削好了铅笔,放到了桌上,“不用当真。”

“是吗?”金眨了眨眼睛,“我不觉得啊,我也觉得格瑞超帅的,嫁给你肯定很幸福。”

“……”

格瑞差点没能维持住自己的形象:“少开这种玩笑。”

“我没开玩笑啊!我是真的很想嫁给你嘛!”金皱着眉头,“你不要老是认为我在开玩笑嘛!”

“……”格瑞看着金,过了好半晌,回道,“等你长大后就不会这么想了。”

“不会的!”金自信满满,“只要格瑞你一直这么帅,我肯定会一直喜欢你的!”

格瑞:“……”

“别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嘛!”金拉起格瑞的手,“只要格瑞也喜欢我,我就不会喜欢上除你以外的人的。”

格瑞的手动了动。

“……真的?”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我们说好啦!”

“……格瑞你可不要被那些女生勾引走哦!”

 

……

“……格瑞?”

回忆杀又突兀地变回了事后的早晨,金看上去还有些呆呆的:“……你是格瑞?”

“嗯,是我。”

格瑞收紧了手臂:“……你现在有喜欢上除我以外的人吗?”

“没……”金说到一半突然收了声,“格瑞你当初为什么突然就转学了!还搬家了!都没跟我说一声!”

“……那是——”

“真过分!”

“……”

金把头埋在他的怀里,闷闷道:“好不容易见面了,还装成一副不认识我的样子。”

“……你不是也没认出我吗。”

“那也是你的错。”

“……”

“格瑞。”金把头埋得更低了,“你这么做,是还喜欢我的意思吧。”

“……”格瑞轻轻摸了摸他的头。

“嗯。”

 

 

 

……

 

 

雷狮:“……”

雷狮:“……”

雷狮:“……”

雷狮:“……我靠”

 

 

雷狮砸掉了游戏机。

然后他抬起头,对上了安迷修那诡异的视线。

 

——END——

 

 

雷狮:去他妈的真人真事。


评论 ( 234 )
热度 ( 51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