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瑞金】金能赢下这局的概率是多少

·深夜60分题目:概率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偏题了就当混更,不是很有趣,事后会被关进小黑屋的候补

·大家为啥都说瑞金很甜,我最近明明接二连三三番五次被捅刀【连车都是】我的战友们呢……_(;Q」∠)_

 

 

“我觉得作业本里那些题出得都太不严谨了。”

某一日,金约了凯莉、紫堂还有格瑞一起打牌。

他们研究了一下四个人能玩什么,最后决定玩金唯一懂规则的斗地主,规定输了的人请赢了的人一支雪糕。

金顿时兴奋了起来。

紫堂推说自己不会玩,默默在一边旁观。

“怎么了,你又做错了?”

凯莉摸着牌,毫不在意地将它们盖在了自己面前。

金成了地主。

“是老师认为我做错了!”

金说着,皱着眉看了看自己的牌面,最后还是翻了底牌。他的牌运一向不错,不过即使这样,他和凯莉打牌的时候却鲜少赢过。

至于原因……

紫堂幻看了眼面无表情的格瑞又看了看面带微笑的凯莉,没有说话。

“本来那种概率题做了也没有用嘛!我哪知道一堆红球黑球白球混在一起抽中他们的概率是多少……还分两袋子!”

金锤了锤桌子,扔出一张牌。

 

“而且概率这种东西是因人而异的嘛。”金看了看另外两人出的牌,犹豫着要不要直接打死,“要是红球只有一个的话,我就百分之百能抽中啦!”

“……行了行了,我们知道你运气好,可以了吗?”凯莉翻了个白眼,“光运气好,脑子不好有什么用。”

“我说的本来就没错啊!”金甩出一个顺子,偷偷看了眼格瑞,“有的人运气就是很差,概率对他来说一点用都没有嘛。”

格瑞看了一眼金的顺子,直接过了。

“你错了,对你这种运气好的人概率才没有用。”凯莉闲闲地扔出几张牌,看着金瞬间垮下去的脸,笑了笑,“要的起吗?”

“不要……”

金苦着脸看着自己的牌。

紫堂幻又看了眼凯莉,发现她手里多了几张之前没见过的牌。

紫堂顿时不寒而栗,对上凯莉的迷之微笑后,忙扭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没看见。

“要不起的话我就出啦?”

凯莉晃了晃牌。

金愁眉苦脸地看着她。

“压死。”格瑞甩出一个顺子。

“……”

凯莉正准备出牌的手顿了顿。

“……大学霸。”凯莉看了看格瑞,“我们两个才是一伙的。”

格瑞当作没听见,然后出了一个对三。

 

紫堂幻忍不住再次看向格瑞的牌,因为他记得最开始看的时候格瑞的牌好像没有对三来着。

金见格瑞出了对子,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凯莉拆了根棒棒糖送进嘴里,“好吧,我觉得你刚才说的很有道理,概率这种东西是会因人而异的。”

“什么?”金抬起头。

“比如你赢下这一局的概率。”凯莉面无表情的甩出了一对K,“你觉得你赢的可能性有多大?”

“唔……”金看了看自己的牌,“大……大概,二分之一?”

“这么高呀。”凯莉翘着腿道,“要是给我换个搭档,你的胜率大概就只有十分之一了吧。”

“为什么?”金打了一对A,疑惑道,“格瑞打牌很厉害的呀。”

格瑞:“要不起。”

紫堂幻看了看格瑞的对2。

“我也不要。”凯莉看了眼格瑞,摆了摆手。

金出了一张9。

“或者我们换个条件吧,之前是输的人请赢的人吃雪糕?不如改成赢了的人能向输了的人提一个要求怎么样?”

格瑞的手顿了顿,出了一张10。

 

“我倒是没问题啦。”金挠了挠头,看着凯莉扔的那张A,犹豫地压了一张2,“不过这两个条件有什么区别吗,我的话提要求也只会让你们请我一支冰棍或一包辣条啦。”

“当然有区别,你赢下这局的概率是会随着条件的改变而改变的,比如现在你的赢下来的概率——”凯莉看了看自己的大王,估摸着小王应该在格瑞那里,“大概比刚才要低了吧。”

格瑞:“要不起。”

凯莉:“……喂,我们是一伙的。”

凯莉摔了张大王出去。

金表示他要不起,然后抬头讶异地看着凯莉:“为什么?这样概率就能变的吗?”

“大概吧。”凯莉出了张10,盯着金的牌,又道:“不如再改改,赢的人亲输的人一下,你赢就只亲一个人就行,你输就我们两个当中随便一个亲你一下,怎么样。”

金:“……凯莉,这个已经算惩罚了吧。”

 

格瑞看了眼金的Q,扔出了一张小王。

“不要。”金道,“没问题啊,就改成这个,我没意见。”

格瑞:“三个七三个八带一对三一对九。”

 

现在金能赢下这局的概率大概已经没有了。

紫堂幻看了看格瑞的牌,这么想着。

 

——END——


评论 ( 179 )
热度 ( 38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