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游戏】如何掰弯一个直男(二)

·金的世界突然被游戏化的梗,灵感来自我的脑内恋碍选项

·包含年龄操纵,大概是瑞15金18【没有卵用的设定】

·上一篇→(一)  下一篇(三)

 

 

 

你看着这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男生,心跳突然快了起来。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给你带来了如此震撼的感觉,难道这就是:

  1. 恋爱的感觉?

  2. 情动的感觉?

 

 

……

 

“凯莉。”第二天,金有些不安地找上了凯莉,向她询问,“如果一个男生看到另一个男生第一眼就脸红着跑走了,会不会被对方误会什么啊?”

“这很难说哦,这个社会基佬这么多。”

凯莉将自己的头发往耳后拨了拨,翻了页书。

“那……那一个大学生对一个初中生呢?应该不会吧?”金继续惴惴不安地问道。

“……”

凯莉抬头看了他一眼。

“这很难说哦,现在的初中生这么早熟。”她说着摇了摇头,“当今社会如此险恶,男生也要有防范意识了,真是世风日下。”然后凯莉又看向金,“你看上哪个初中生了。”

“没有没有!”金赶紧摆了摆手,“我就随便问问!”

 

之后金又忐忑了好几天。不过在他发现那个“恋爱的感觉”似乎没能给他带来任何影响后,金又再次将那件事给抛在了脑后。

抛到脑后的结果就是金极为欢乐地围在他的新室友身边刷了三天的存在感。

“格瑞——!”

格瑞正坐在书桌前面写作业,金从后面一把抱住了他的脑袋。

金挺喜欢这么做的——只有在格瑞坐下来的时候,他才能明确从两人的海拔高度上找到自己年长三岁的自信。

那个选项在最近几天也很安分,只有在诸如他喝水的时候选择加糖还是加盐的时候才会蹦出来,虽然仍旧烦人,但好在没有之前那么麻烦了。

格瑞握着笔的手停住了,他一言不发地扯开捂在他眼睛上的手,回过头,用那双看上去异常冰冷的眼睛盯住了他:“不要打扰我。”

“别这么冷淡嘛。”

金有点委屈。

想格瑞刚见面的时候还是很礼貌的,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其他,金总觉得自从他脸红地跑开后,格瑞对他就采取了日常无视,能不说话就绝不开口的态度,完全没有寄人篱下的自觉。

但想到对方还没有成年,他又很快原谅了对方——毕竟格瑞只是个初中生,有点小性子也是可以理解的,他身为长者,理应用博大的胸襟来包容对方的幼稚。

“你已经在房间里呆了四个小时了。”金语重心长地看着他,“学习也要讲究劳逸结合,否则效率反而会下降的,我姐姐说的。”

金试图和他的新玩伴搞好关系。

格瑞:“不用。”

他这么说着,手中的笔在纸上飞快滑动,解决了那道被金打断的题。

“……”

金见他真的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好瘪了瘪嘴,拿着遥控器自己继续去客厅看电视剧。

他才刚迈开一步,那熟悉的声音又在他耳边响起。

 

你本打算就这么离开,但转念一想,如果你就这么放弃的话,你们不就彻底没有未来了吗?

于是你决定:

A.继续缠着他

B.沉默地盯着他

 

金:……

 

未来?什么未来?

金僵在了原地,想到那个神奇的十秒默认选A的铁则,他赶紧先选了个B。

 

格瑞低头沉浸在题海里,手中的笔一刻不停。金默默地坐在床边上看着他,觉得这肯定不是他们学校布置的家庭作业。

不然就这速度,怎么可能四个小时都还没做完。

跟发呆似的盯了一会儿后,金的视线又慢慢地移到了格瑞的脸上。

……

他们学校里肯定有很多女生暗恋他。

金想着。

不过肯定没人敢跟他表白。

金的视线又往上移了移。

说起来,那个发型不会违反校规吗?

金还记得,他初中的时候连戴了顶帽子都被老师训了一顿。

……

难道只要帅就可以?

 

格瑞在金的注视下又往后翻了三页才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笔。

他看向沉默地盯了他近四十分钟的金,开口:“你看着我干什么?”

 

他的视线直直地看向你,问题更是直逼人心,你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了速度。

你回视着他答道:

A.就是想看着你

B.想和你待在一起

 

……

金已经不在意问题前面那堆莫名其妙的描述,他快速思索了一下:A选项听起来比较敷衍,回答不好了还有点像是没事找事,很不利于他们搞好关系,B选项虽然听起来有点怪怪的,但比起A来好像还比较友好。

于是金选了B。

 

然后他坐在床上抱着自己的膝盖,看向格瑞的眼神有些迷离:

“人家只是想和你待在一起嘛——……”金声音有些颤抖,“不知道为什么,和你呆在一起就会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呢。”

 

 

 

“你又怎么了。”

凯莉正和紫堂无聊地玩着二十四点,看着金颓废地趴在课桌上,忍不住推了推他。

“没事就起来和我们打牌,我们二缺一呢。”凯莉烦躁地将桌上的四张牌收了起来,“拿着副扑克玩二十四点我还不如去学习。”

“凯莉,紫堂……”金呜咽地说道,“我昨天好丢脸啊……”

“别多想,你哪天不丢脸了。”

紫堂将自己手边薄薄的一摞牌小心地递了过去,凯莉将它们收了起来,重新洗了几次牌。

“可是真的好丢脸啊!”金哭丧着脸抬起头,“对方看我的眼神就像看变态一样,我还想和他搞好关系呢!”

凯莉洗牌的动作停住了。

“……变态?你?”凯莉上下打量了他几眼,“你该不会是谈恋爱了吧,你还能有那种操作?”

金现在听到“恋爱”这两个字反射性地有点害怕,含糊的应道:“没……有个初中生现在借住在我们家里……但是他好像不太喜欢我。”

“……初中生?”凯莉盯着他,“你见到人家第一面就脸红跑走了的那个?”

“不……这不是重点!”金想到了什么似的重新振奋了起来,他看向凯莉和紫堂,“你们说,和初中生该怎么搞好关系啊?”

“你和初中生不应该很容易搞好关系吗?”凯莉惊奇地说道,“毕竟思维年龄应该都差不多。”

“呃……”紫堂幻看了眼凯莉,认真地想了想,“初中生……是初一吗?”

“不,他初三。”金老实道,“长得很高很帅。”

“……”

紫堂幻不明白后半句话的意义何在,顿了一会儿,又继续道:“那……初三的学生要准备中考了,学业应该比较紧张。你可以帮他补补习,或是在他有不会做的题目时帮他解答一下……这样就可以了吧?”

“可是他的题目我都不会做。”金茫然地看着紫堂,“初中的知识到大学了怎么还会记得?”

紫堂:“……”

“你直接算了吧。”凯莉看笑话似的看着他,“人家既然不想和你搞好关系,你就别上去惹他不痛快了,横竖他又在你家待不长,你就当自己一个人住不就行了。”

 

金失落地垂下头。

其实除了这样他也没有什么其他办法了。

毕竟他现在知道了,那个选项不仅会不合时宜地出现,还会强行给自己加戏。

……而且加戏的方向还很奇怪。

“好吧……”金重新趴回桌子上,有气无力地哼唧,“我还想总算能有个人在家陪我玩了呢……怎么会变成这——”

 

凯莉和紫堂见金似乎再起不能,别无他法,只好玩起了拖拉机。

十秒后,凯莉和紫堂刚分好牌,就见金猛地坐了起来。

“不行!”金大声道,“我就不信我连一个初中生都拿不下,他不理我,我就偏要把他追到手!”

 

……

凯莉和紫堂看着说完这句话立马重新萎了下去的金,瞪大眼睛面面相觑。

 

——TBC——

 

不,你绝不能就这样放弃!这是第一个令你心动的男生,也许也是最后一个了,在他离开之前,你一定要为挽回这段爱情付诸行动:

A.大声宣誓把他追到手,不给自己留后路

B.给对方下药然后关起来,不给自己留后路

 

金:???什么药??


评论 ( 159 )
热度 ( 32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