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天台】事后金说他们交往了,然而格瑞并不知情

·天台告白梗【其实没有】

·浪漫爱情喜剧的回合和惊心动魄的生死一刻回合【?】

·为防止你们误会这是个糖我改了标题和结尾【???】

·是金→瑞

·个人志最近大概会有本宣了,大家记得在周末尽量抽时间关注一下_(:з」∠)_【ntm】

 

 

 

【金】

 

金此刻正站在学校的天台上。

他此刻很紧张,甚至觉得自己有点恐高,金两只手握住了身后的栏杆,定了定神。

 

金和格瑞前几天吵了一架,最后以格瑞冷着脸离开结束,目前两人还在冷战中。

然而冷战一小时后金就后悔了。

虽说现在的普遍观点是朋友在一起难免有些碰撞,吵一吵说不定感情会更好——但是不夸张地说,他和格瑞认识这么久,还真没吵过架。

还是这么严重的架。

在冷战了三天后,两人依旧没有交流,格瑞甚至好像还在有意避开他。

金害怕了。

他必须要想个办法请求格瑞原谅他。

 

金的脑子里回想着那个天台告白的视频,有点庆幸他们这儿的天台不是很高,不然万一他在上面撕心裂肺地喊半天结果底下的人什么也没听清,那就很尴尬了。

说起来那个视频还是凯莉给他看的。然而凯莉万万不会想到此人如此想一出是一出,凭着一腔热血和梁静茹给他的勇气就这么冲到了天台边上,还准备真就这么告白。

毕竟他们还在吵架。

金也没跟凯莉说,否则凯莉必定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来看这场告白失败的好戏。

当然,失败的原因并不会是他的告白对象,而会是办公室位于他正下方的校长。

 

 

然而金真正站到这里的时候,他还是退缩了。

他皱着脸俯视着操场上的人,知道那群人中的某处有格瑞和他们班的同学——饶是他神经再大条,此刻真上阵了后也不由得有些尴尬和羞涩,他准备大叫出的那个名字卡在喉咙里,迟迟没有冲出来。

在他纠结的这段时间里,操场上有几个人似乎瞥见了他,开始交头接耳,时不时指向这边。

金顿时有点慌,视线在人群中快速地搜寻着他的发小。

但是他没有找到。

 

……

……格瑞不会回教室去了吧。

金脑袋里的热度终于退去,后知后觉地想到了这种可能。

三五成群的学生渐渐靠了过来,站在楼下抬着头望着金,开始窃窃私语。

众人的声音隔着老高的距离传进了他的耳朵里,虽然金什么也没听清,但是莫名觉得这大概是在嘲笑他。

……

梁静茹给的勇气正慢慢地被他重拾回的理智取代。

仔细想想,格瑞好像也不一定会原谅他。

就算原谅他,也不一定会答应他。

 

……

……

那时候他们岂不是更尴尬了。

 

 

正当金准备默默地退回去时,天台的门被“砰”地一声撞开了。

金吓了一跳,差点摔下楼。

他回过头看向门口,格瑞正扶着门微微喘着气,似乎是跑上来的。

“金,你在这里干什么?”

“格瑞!”

金见格瑞终于肯和他说话了,十分激动,理智一下子又被勇气给冲出了九霄云外。

他隔着栏杆朝他大喊:“格瑞!我知道错了!是我不对!原谅我好不好!”

……

格瑞的眼睛似乎睁大了一点,显得有点震惊。

“还有——”金抓紧栏杆,闭着眼睛喊道,“我真的很喜欢你!格瑞!!我喜欢你!!!”

格瑞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顷刻间到了他面前。

金微微睁开眼睛,被格瑞一把按进怀里。

“知道了。”金的侧脸贴着格瑞的胸口,对方过快的心跳声清晰的地传进了他的耳中。

 

 

 

【格瑞】

 

格瑞将篮球重重地砸进框内结束了比赛。

安迷修见他脸色不太好,将水递了过去:“怎么了?心情不好?”

“……没什么。”

格瑞没有接过那瓶水,径自在一边坐下了。

好在对方习惯了他的态度,也没在意,自己拧开水瓶喝了一口:“你还没有和金和好?”

格瑞看了他一眼。

“别这样,我就随便问问。”

安迷修被他的视线刺了刺,有些无奈:“我只是觉得你们两个居然能吵起来,也算够稀奇了。”

“这不关你的事。”格瑞并不打算和人倾诉这种事情,果断地结束掉了这个话题。

安迷修耸了耸肩,提着水瓶走开了。

 

格瑞了解金,知道金这时候八成已经没在生气了。

只不过两个人年级不同,见面时间除了放学回家那段路程,也并没有多少。

金不主动来找他,他也干不出主动找金这种事情,更何况因为不久之后的篮球赛,他这几天每天放学后都有训练,两人就更碰不上了。

在格瑞思索着该怎么打破这个僵局时,刚才离去不久的安迷修又匆匆忙忙地返了回来,一把将面上不动声色然而心乱如麻的格瑞拉了起来。

“快快快,快跟我来!”安迷修在格瑞挣开他之前飞快地说道,“你发小要出事了!你赶紧去看看吧!”

 

“??你们都挤在这里干什么?”

佩利从小卖部里买完四人份的饮料,艰难地挤进人群,“让一让!让一让!都在这干嘛呢!碍不碍事!”

然后他一低头,看见了站在人群最前方的帕洛斯。

“帕洛斯,你怎么在这!”佩利一个用力冲破了人群阻碍蹦到了帕洛斯面前,“老大和卡米尔呢?你们不是在教室吗?”

“教什么室,看看上面。”帕洛斯拍了拍他的背,指了指天台,“有人要跳楼呢,还不抓紧机会看看,错过这村就没这店了。”

 

 

格瑞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冲上了天台。

本来还以为就是普通地吵个架而已,格瑞怎么也没想到这件事居然在金心里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了!

他撞开门时,金似乎被吓了一跳,本就摇摇欲坠的身子晃了晃,差点直接摔下去。

格瑞按在门上的手一颤,不敢轻易靠近。

“……金,”格瑞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抖,“你在这里干什么?”

“……格瑞!”金的声音似乎带上了一丝哭腔,“我知道错了!是我不对!原谅我好不好!”

他紧握着栏杆,站在天台的边缘,仿佛只要格瑞的一句话,就能决定他接下来的命运。

“还有——”金闭上了眼睛,声音有些痛苦,“我真的很喜欢你!格瑞!!我喜欢你!!!”

 

格瑞趁金闭上眼睛时飞快地冲了过去。

他们的友情都坚持了这么些年,早就比苍天巨树还要稳固了,格瑞当然知道金很喜欢他。

格瑞本来想说我知道你没有讨厌我,但你这么想不开真的让人很生气。但看着金哆哆嗦嗦地睁开眼睛时,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知道了。”

格瑞敷衍地应着,抱住了不知为何丝毫没有反抗的金,试图将他从栏杆的那边抱过来。

还是先带他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吧。

格瑞想着。

 

 

——END——

活在两个频道的二人。

评论 ( 172 )
热度 ( 338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