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ABO】你以为你以为的只是你以为(一)

·点文的那个好多人点了ABO,为啥明明知道没有车还要点ABO【。】

·CP瑞金,雷安,背景瞎扯,姑且还是校园

·小短饼,长不了。bug很多,最好无视【……】

·下一章→(二)

 

 

 

“那就是你的相亲对象,安迷修。”

丹尼尔和善地看着金,轻轻推了他一把,在他脚软跪下之前又扶住了他。

“去吧,别害怕。”丹尼尔稳住了他的身子,安抚性地拍了拍金的肩膀,“他和你的信息素契合度很高,你们一定会很合得来的。”

金颤抖地“哦”了一声,迈着小碎步开始向那边挪。

 

 

“……‘在今天,omega虽然数量仍旧很少,但是因着前些年的政策保护,比起以前那个年代要好多了’……”

帕洛斯看着网页,眯着眼睛笑道:“这句话最近怎么老是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这个政策又被怎么了。”

“没被怎么。”卡米尔撕开了一个果冻,“它不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提一下么,有什么好在意的。”

“什么政策?”佩利正打着游戏,闻言茫然地回过头,屏幕上正显示着大大的“Game Over”,“前些年的哪个政策啊?”

“你打你的游戏吧。”帕洛斯温柔地拍了拍他的头。

“干嘛啊!”佩利甩开了他的手,不满地叫道,“瞧不起beta吗!”

“……就是那个alpha和omega契合度过高在双方成年后就会动绑定婚姻的那个政策。”

卡米尔被佩利吵得有点烦,揉着太阳穴敷衍地解释了一句。

 

前几十年,AO在解决了性别歧视等问题后,在以和平与发展为时代主题的大环境下开始呼唤和平呼唤爱,认为只能AO结合有碍他们追求自由,不能满足他们婚姻自主的需求,许多AB或BO相爱后都因为得不到家人理解而被强制拆散而后被送去相亲。这一现象是不符合时代潮流的,是应该被舍弃的。

于是AO的强制婚姻政策就被废了。

 

然而又过了十几年,AB和BO结合的例子越来越多,在此基础上,A或O婚内出柜的现象也愈发严重了起来。

毕竟这种结合并不能帮助他们解决发情期,万一哪次忘了带抑制剂,那事态就谁也控制不了了——而且事后既无法定omega的罪,也无法追究alpha的责任。

自然而然地,就又有一大票beta开始呼唤和平呼唤爱,认为AB、BO能够结合但婚姻却得不到应有的保障的现状是不符合时代潮流的,是应该被改正的。

于是新政策就在几年前被推了出来。

 

 

该政策要求alpha和omega在性别分化后就将自己的信息素记入系统中,一旦在一定范围内出现了与自己匹配度高的人,学校或公司就会下发通知,安排双方见面。

如果对方离自己距离较远,碰面的可能性较小,那么他们就仍有自由恋爱的权利。

毕竟匹配度高的AO不比普通AO,只在发情期会受到较大影响——如果两人信息素过于契合,会在见面的瞬间就被对方吸引,如果接触多的话,相爱几乎是必然的事情。

这样的两人显然不适合再去找其他人当对象。

而对于那两人本身来说,有一个从身体到心灵(后者还有待商榷)都如此契合的伴侣,自然也很难再看上其他人,这种制度对他们也算是有利无害。

所以政府会在满足这些条件的人成年后自动将双方进行终身制的婚姻绑定,万一有特殊情况,也需要在绑定之前申请解除。

所以不管这个政策效果如何,实质上与几十年前有什么区别,在经过新一轮的语言润色后,它姑且还是被大众接受了。

 

 

“说起来。”帕洛斯突然看向卡米尔,“老大早就成年了吧,他还没碰到匹配度高的人吗?”

“他根本就没交出自己的信息素,你不是知道的吗。”卡米尔扯了扯围巾,声音低低的,“他讨厌包括相亲在内的一切有强制意味的活动。”

“不会吧,还没交?”帕洛斯有些讶异,“我记得之前哪一阵子还见他提取了自己的信息素,我还以为他是想找对象了?”

“没有。”卡米尔平静道,“那是他闲了而已。”

 

 

安迷修和金坐在一张看上去很像高级会议桌的桌子前,沉默地注视着对方。

他们两人在此之前并不相识,会坐在这里完全是因为两人的匹配度过高的原因。

匹配度,过高。

安迷修看着面前傻愣愣地盯着自己的金发大男孩,心中一片愁云惨淡。

 

他当初分化成omega的时候想尽办法逃过了体检,自然也没有上交自己的信息素。

虽然omega的地位在现在有了很大提升,但他们有一点从头到尾都没有改变。

那就是负责生孩子。

无论是AO还是BO,O都是被放在后面的那一个。

这让从小期望着能成为一名帅气的A骑士并能找到一位属于自己的O公主的安迷修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他的理想是与一位美丽柔弱的小姐共度余生,既不想被一名英俊强壮的alpha小哥压,也不想被一名美丽强壮的alpha小姐压。

他靠抑制剂活了快二十年,一直对外宣称自己是个A,配上他那漂亮的成绩与过人的体能,还真没有被怀疑过。

但说到底他还是个O,所以自然不能去祸害人家O小姐了。

于是安迷修的愿望变成了能找到一位属于自己的B小姐,然后以A的身份保护她一辈子。前些日子他还特意在黑市里买到了一位alpha的信息素,用来伪装身份。

然而……

他看了看眼前的金发omega。

听把他送到医务室去的人说,对方刚一碰见他就被自己的信息素刺激得差点发情,可见两人的信息素契合度的确是相当高了。

安迷修整个人都懵了。

他一个omega,哪来的能力把另一个omega刺激得发情?!

然后他便想到了从黑市里买来的那剂信息素。

安迷修顿时眼前一黑。

 

 

金在呆呆地看了安迷修好一会儿后,慢慢地低下了头,腿差点抖成筛子。

他当初在姐姐的帮助下逃过了体检,一直对外宣称自己是个B,但他的信息素味道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明显,即使不是发情期并且用了抑制剂,只要离得近了,也会很容易被察觉到。

于是他只好借用身为alpha的秋的信息素掩盖自己的味道,对外宣称自己第一次体检错误,分化成了个A。

虽然这一行为的实施在秋离开他后变得有些困难,但好在前些日子他终于存够了钱,在黑市买到了一位alpha的信息素,可以供他继续使用。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他今天刚一出寝室门,就碰上了一位来这里下寝的高年级学长。

也就是安迷修。

两人一个照面便双双愣住了,金只觉得自己的信息素像是被突然注射了兴奋剂一般沸腾起来,疯狂地朝那个人扑过去,而他自己头一晕便直挺挺地摔倒了地上。

虽然没看见对方的反应,不过他记得自己晕过去前同样听到了一声从前面传来的重物落地的声音,听上去还摔得挺惨。

 

等金醒来后,他就被丹尼尔带到了这里。

然后他从丹尼尔口中知道了那个安迷修的信息素与自己的匹配度高得吓人,他俩刚一见面,自己就把对方刺激得差点发情。

丹尼尔还和善地询问了他是否之前没有上交自己的信息素。

金哆哆嗦嗦地说了声“是”。

 

 

在他们晕过去时已经有人为他们注射过了抑制剂,所以他们现在谁也感受不到之前那据说与自己匹配度极高的信息素。

……不对,应该说是与自己买来的信息素匹配度极高的信息素。

金战战兢兢地看了安迷修一眼。

万万没想到,他前脚才买了人家的信息素,后脚就碰上人家的伴侣了。

然而他既不敢坦白自己omega的身份,也不敢不负责任地让对方去另寻良人。

安迷修面上稳如老狗,实则也妈卖得一批。


——他们俩同时烦恼起该如何标记对方的问题。

 

——TBC——

 

 

金:omega,买了黑市里某位alpha的信息素

安迷修:omega,买了黑市里某位alpha的信息素

雷狮:alpha,在黑市里卖了自己的信息素

格瑞:不明

 

 

格瑞:……说的跟还有谁猜不到似的。


评论 ( 230 )
热度 ( 48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