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BGM】未成年人的进退两难

·点歌产粮接力第十一棒 BGM:Love Me If You Can.初音未来

·上一棒@梟神木隱【艾特不上……】 BGM:Partners In Crime. Set It Off

·下一棒 @一起吸猫  BGM:金想要变得可爱. 金(脑补)

·全部顺序:企划详情

·感谢QQ小笛指点迷津,爱她,日她

 

 

某一日金和格瑞还有凯莉与紫堂幻四人走在刷怪的道路上,一团黑影从天而降,一瞬间便吞噬了两人。

金和格瑞便在众目睽睽下消失了。

被留下的紫堂与凯莉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人消失的地方,半晌才反应过来,开始挖土找人。

 

 

“凯莉——紫堂——你们在哪?”

金发现周围的景色突然变了个样,大吃一惊,忙向旁边叫了几声。

格瑞握着烈斩的手紧了紧,低声说了句“别吵”便开始观察起四周。

金只好收了声,也开始跟着张望了一阵。

他们两人似乎被关在了一间房子里,周围也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墙壁上既没有门也没有窗。

然后他在自己脚底下发现了一张小卡片。

“格瑞,这里有张卡片诶。”金捡起来,凑到了格瑞身边,“有什么用吗?”

格瑞瞟了一眼那张卡片。

 

【完成上面的指令,即可回到原处。】

 

格瑞抿了抿唇,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然后他的视线往下移了移。

 

【指令一:脱掉对方身上的某件衣物。】

 

“指令一?!”

金盯着那三个字不由自主地叫出了声:“难道还有二三四五?”

“……”

格瑞看了他一眼,掀掉了金头上的帽子。

“哇啊!——”金看了看卡片,又看了看自己躺在地上的帽子,“……帽子算是衣物吗?”

金见格瑞没有回答,眼睛转了转,突然伸手去扒他的头带。

当然,被格瑞拦下了。

“……干嘛嘛,小气。”金撇了撇嘴,倒没怎么意外,“你都脱我帽子了,我扯下你的头带都不行。”

说着,他的手移到了格瑞那酷似领带的拉链上,扯着它慢慢地往下滑。

这回格瑞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阻止。

 

在金脱掉了格瑞的那件黑马甲后,卡片上字又改了。

 

【指令二:脱光某个人身上的所有衣物。】

 

“……”

“……”

 

格瑞和金对视了一会儿。

金慢吞吞地开了口:“格瑞……”

“不行。”

格瑞侧过头去,冷冰冰地打断了他的话。

“唔……”

金的表情扭曲成了一个包子。

“那……你能不能转过身去。”金抓了抓自己没了帽子的脑袋,“感觉有点害羞。”

……

格瑞无所谓地转过了身,那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看得金恨不得扑上去把他的衣服也给扒了。

一分钟后,窸窸窣窣的动静停了下来。

“格瑞。”金闷闷的声音从格瑞身后传来,“下一个指令是什么?”

 

【指令三:一方对另一方说一句甜言蜜语。】

 

“……”

金坐在冰冷的地上抱着膝盖,沉默地看着格瑞的后脑勺。

格瑞留给他了一个英俊而漠然的侧脸。

“……行啦行啦我知道我知道,又是我来是吧?!”

金气呼呼地瞪着他,拧着脸憋了几秒,道:“我对你的爱就像烈斩,斩得断一切……”

“够了,下一个。”

格瑞无情地打断了金,金只觉得自己伤心又委屈。

 

【指令四:盯着脱光的那个人看一分钟。】

 

……

金:“这回终于不是我了!!”

格瑞:“……”

格瑞转过身,站在金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金收了声,不自觉地夹紧了双腿,又默默地把手圈紧了些。

他低下头没看格瑞,然而对方的视线反而更加明显了。

他能感受到格瑞的视线一直停留在他的头顶,一点也没往别的地方看,这本来应该值得庆幸,然而对方视线的存在感实在太过强烈,刺得金天灵盖有些发麻。

金在一片寂静中熬过了这宛如一小时的一分钟。

当卡片上的字改变后,金松了口气,紧绷的肌肉也放松下来。

然后他感觉到原本停在他脑袋顶上的目光移了个位置。

金刚松懈下来的身子又僵住了。

 

【指令五:抚摸脱光的人全身】

 

金:“……”

格瑞:“这回还是我了。”

金:“……”

格瑞靠近了几步,然后蹲在金的面前。

这个距离他能很明显地看见金故作镇定的表情下隐藏着的紧张。

他先是注视着金的表情没有动作,在金脸上的红晕扩散到耳后根后,才摸了摸他的头。

按住金的脑袋时格瑞明显地感受到面前的人抖了抖。

格瑞的手顺着他的脖子往下滑,抚上了金的锁骨。

金的颤抖就没停过。

格瑞原本空闲着的左手碰了碰他的脚,然后轻点着向上游走。

“格……格瑞……”

金突然有些慌张地开了口。

格瑞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揉了揉他的耳垂。

他似乎在很认真地执行摸遍“全身”的指令。

随着他的右手下移,金颤抖得越来越厉害了。

当他摸上金的侧腰时,金终于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猛地往后一倒,左右滚了滚。

“别……别摸……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格、格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格瑞:“……”

 

【指令六:做爱。结合后即可返回原处。】

 

 

……

金不笑了。

格瑞也愣住了。

纯情的两人对视着,彼此都忘了尴尬。

“这个……”金迟疑道,“是你来还是我来?”

“你来。”格瑞冷冷道,“你会吗?”

 

……

 

金捧着碎掉的心躺在原地一动不动,任由格瑞继续着刚刚的事业。

在金装死的这段期间,格瑞凭着优秀的理论知识在没有润滑剂的情况下艰难地完成了扩张以及让自己对着死尸一般的发小硬起来的过程。

最后格瑞还是忍不住开了口:“你能不能有点反应。”

“什么反应。”金的声音被他自己蒙在手臂里,“我忍着不笑已经很辛苦了,格瑞你能不能快点!”

“……”

格瑞手下一个用力,金顿时惨叫出声。

 

在磨蹭了半天后,总算进行到了最后一步。

格瑞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正要解开腰带。

“格瑞。”金又突然地开了口,“那个‘结合后即可返回原处’是指什么意思啊?”

“……什么什么意思?”

“就是……”金顿了顿,“是指你一插进来我们就会立马出现在外面,还是你做完之后我们才会出现在外面?”

 

“……”

“……”


格瑞解腰带的动作停了下来。

两人一时间没了言语。

 

 

——未成年人的进退两难 END——


评论 ( 183 )
热度 ( 29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