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年操】太纵容小孩子的下场

·正常的甜饼,是写掰弯直男时想到的年操段子

·一味护短金和熊孩子格瑞,OOC

·本来要更那篇ABO,结果发现还有正事没干,只好来发混更

·这么正常简直不像我写的,八成事后要被关小黑屋

·个人志瞎写版本宣走这里→非正式版

 

 

 

“格瑞太不像话了。”

丹尼尔坐在办公室里,看着他的成绩单。

“这次的卷子他居然连个名字都没写,这是怎么回事!”

“好……好像是说太简单了,懒得写。”

监考的老师小心翼翼地答。

“就因为这个?”丹尼尔难以置信,万万没想到他们班最后一个正常的学生都开始中二了,“你也不管管?”

……

我怎么管嘛。

人家又没作弊,我一监考的还能逼着他写不成。

监考老师没有答话。

“算了。”丹尼尔摆了摆手,“这种情况必须赶快制止,不能让这个班最后一个好孩子也染上这种陋习。”

他们班班主任也在一边没有答话。

他没敢说格瑞从这学期开始就再也没交过作业了。

 

等把人家长叫来了,丹尼尔又怀疑这是不是格瑞花钱雇来的了。

“老师您好。”赶来的人跑得有点急,停在他面前后还用手扇了扇风,“请问格瑞出了什么事吗?”

“您……”丹尼尔打量了他几眼,彬彬有礼地问道,“请问您是格瑞的……”

“哦,我是他哥哥!我叫金。”金不好意思地摘了帽子,“反正我现在和他住在一起,算是他监护人吧?”

丹尼尔沉默了一下:“请问他的家长不方便来吗?”

“哦。”金有些腼腆地答道,“我们的父母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就都去世了。”

“……”

丹尼尔半晌说不出话,而后用一种温和而略带心疼的语气回道:“我很抱歉。”

“哈哈哈不用!”金爽朗地笑了笑,“我们都习惯了!”

“……”

丹尼尔又沉默了一下。

“那么是这样的。”他重新摆出了惯用的笑脸,“不知道您最近是否有关心过格瑞的学习状况?”

“没有啊。”金哈哈笑道,“我自己的学习都关心不了,哪有能力去关心他的啊。”

“……”

丹尼尔一时间不知道该接什么话,顿了顿才又继续道:“是这样,有老师向我反应,他最近心思似乎没怎么放在学习上,上课也不怎么听讲了,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上课不听讲?”金一愣,“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还需要原因?”

丹尼尔:“……”

“呃,不是……”金看着丹尼尔的笑容有些僵,立马接道,“格瑞他很乖的!而且他很聪明,就算不听讲也能考得很好的。”

“……”丹尼尔柔和地打断了他,“可是他最近的成绩下滑了很多,这次他直接交了白卷。”

金闻言,有些慌张地解释道:“那大概只是他不高兴写了而已,他真的很聪明的,绝对不是他不会做!”

“……”丹尼尔深吸了一口气,“还有学校要求买的用具他也没有买,希望您至少在这方面关注一下,不然我们老师也很难做。”

“您不要怪他。”金诚恳道,“我们每个月只靠我姐姐寄过来的钱当生活费,他不买可能是因为我给他的零花钱不够了,我这就回去找找还有没有剩下来的生活费,明天就给他补上。”

丹尼尔:“………………”

 

最后丹尼尔免费送了一套学具给了他,金感动得保证一定会督促格瑞学习,然后抱着袋子千恩万谢地走了。

门口的格瑞正等着他。

格瑞:“丹尼尔说什么了?”

金:“忘了。回去的路上要吃点什么吗?”

格瑞:“不用。”

办公室内的丹尼尔:“…………………………”

 

 

时隔一个月,金又被叫到了丹尼尔的办公室。

 

“请问您最近真的有在督促他学习吗?”

这次丹尼尔也不客套了,开门见山地直奔主题。

“我检查了一下,发现那之后格瑞连作业本都没交过了。”丹尼尔的面色严肃了起来,“考试也还是在交白卷,我问他他也什么都不说。这是怎么回事?”

“……大概他心情不好吧。”

金小心翼翼地看着丹尼尔。

“这不是心情好不好的问题,这是学习态度问题。”丹尼尔看着金,“你作为他的监护人,不应该更关注一下他的事吗?”

“可是他早就没写过作业了。”金答,“我觉得交个空白的本子上去和不交也没什么区别,就没管他了。”

“……”丹尼尔露出了一个难以言喻的表情,“你都知道他的行为了,也不教育他一下?”

“我教育他也没有用啊,我自己的作业都是抄的呢。”金老老实实地回道,“格瑞他肯定不愿意抄别人的作业的。”

“……”

丹尼尔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表情:“那作为监护人你更有义务当个好榜样,否则我很怀疑,你是否有能力肩负起成为他的监护人的责任。”

“格瑞很好啊。”金想了想,“他既不和人打架也不主动惹事,也不抽烟喝酒,还经常帮我做家务,是个很好的孩子。”

“——可是他身为学生太失职了。”丹尼尔耗着耐心解释,“再聪明的学生,如果不学习,那也会变得平庸,你难道想看他就这么把自己的青春耗费掉吗?”

“他也没有放纵啊。”金也跟他解释,“格瑞说老师布置的作业实在太简单了,他不想浪费时间在这上面,我觉得如果他愿意把这些时间放在其他的事情上,那也不算耗费青春嘛。”

丹尼尔:“……其他的事情是指?”

“写我的作业。”高三学生金说到这里,顿时兴奋起来,“格瑞他可聪明啦!我学的东西他假期里自学了一遍就会了,现在我有不会的题都是问他呢!”

然后他神神秘秘地补充了一句:“我说的抄作业就是指抄他的。”

丹尼尔:“……”

丹尼尔:“………………”

丹尼尔只觉得自己快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了:“可是他现在才初三,即使他真的聪明到可以跳级,以他现在的状况,不留级都算好的了,严重一点甚至会被劝退,你了解这件事的严重性吗?”

金小声道:“初中不是九年制义务教育范围内吗,还能退学?”

 

……

丹尼尔没有再找过金。

 

……

……

 

时隔一年,金推开了办公室的门,看见里面的人后情不自禁地问出了声:“怎么还是您啊?”

丹尼尔再一次转过身,面色疲惫地看着他:“是的,又是我。我们是初中部直升高中部,我这次来还是想跟您聊聊格瑞的学习问题。”

“格瑞他又怎么了?他的成绩不是年级前十吗?”

“不是成绩问题,是纪律问题。”丹尼尔揉了揉眉心,“他的迟到现象太严重了,而且还经常翘课……作业就不说了,一次也没交过。”丹尼尔说着都觉得有些心累,“他的成绩的确没什么问题,但这恰恰就是大问题——因为他成绩太好,授课老师也管不住他,让他罚站抄书也没什么用,这严重地影响了班级纪律情况。”

丹尼尔看着还在怔愣的金,叹了口气:“再这么放任下去我们就不得不采取比较严重的措施了,我们也是不忍心看这样一个优等生被毁掉才找上你的。”

丹尼尔整理了一下桌子前的成绩单。

“班里甚至还有几个人怀疑他是靠作弊才拿到高分的。”丹尼尔夸张了一下,“所以我真的希望您能重视一下。”

“作弊?!”金激动了起来,“格瑞怎么可能作弊?!”

“……这不是重点。”丹尼尔只觉得自己和格瑞在同一年升到了高中部任职算他倒了八辈子血霉,“您要知道,高中已经不属于义务教育范围内了。”

丹尼尔将“义务教育”四个字咬得特别重。

“可我管不住他。”金像是个被训的小学生一样战战兢兢地立在那,“他从初二开始就不爱写作业,我还是靠奖励才让他继续写了一整年的作业呢。”

“……”丹尼尔敲了敲桌子,“那你可以继续给他适当的奖励,这也算是一种激励学生学习的好方法。”

“可以前那个奖励已经不管用了,他说太幼稚了。”金苦着脸,“但是他提出来的奖励我也不太能接受。”

“……总之,我该说的也都说了。”丹尼尔叹了口气,“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来了,毕竟如果连你都不管管自己的亲弟弟,那大概也没人能管住他了。”

“……”金小声道,“他不是我亲弟弟啊?”

“什么?”丹尼尔一愣。

“我和他是从小认识的,现在住在一起。”金答,“就是我比他大而已。”

“……”丹尼尔没反应过来,“那你说你们的父母……”

“是的。”金忙点了点头,“我们两个的父母都去世了。”

……

 

 

金最后被丹尼尔放了出来。

但他也觉得格瑞这样下去不行。

于是当天晚金就进了格瑞的房间,要求重新实施一下初中那个亲他一下就写一门作业的奖励制度。

格瑞依旧以太幼稚为理由拒绝了,并要求实施一下他提出来的那个改进版奖励制度。

金表示那个制度太成熟,不利于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发展。

格瑞表示那你走吧。

 

 

……

 

 

 

一周后,丹尼尔发现格瑞那些乱七八糟的毛病居然神奇地全都改好了,宛如一个模范好学生。

他感动得热泪盈眶,生怕他哪天又一个不高兴撂摊子不干了,特意把这位操控着他未来三年的奖金的好学生又给叫到了办公室。

在灌了一堆无意义的心灵鸡汤后,丹尼尔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语气有些沧桑:“你终于有个大人样了。”

 

……

还有成人样了。

 

——END——

 

 

丹尼尔:你终于长成“大人”了。

格瑞:是长大“成人”了。

评论 ( 149 )
热度 ( 377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