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瑞金」《奖励》R18

万万没想到,我开一辆灵车,换来一辆真车。

这样好,以后开更多灵车会换来一个车库吗


车车链接在评论里,第十四楼【大概】刚才忘记补上了……

yoyo靡音:


※酸爽车,不建议带脑子看。

※年下攻。嘻嘻嘻。

※就是今天兔子更新开的假车,我把它搞成了真车。 @红烧兔、 这兔子越来越皮了,迟早扒了吃了。


  
  
  
  
  「丹尼尔老师说你再不交作业的话就要把你劝退了……」
  
  
  「嗯。」格瑞懒洋洋翻过一页书,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格瑞!」金眉毛一拧,一把抽掉格瑞手中的书,「你不能再这样了!你都高中了……」
  
  
  「无聊。」
  
  
  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格瑞说的是作业。
  
  
  「那些题目在你高中的时候我就帮你做过了。」
  
  
  「……」金无力反驳,默默为那些年懈怠的自己羞愧一秒。自己懈怠就算了还把格瑞养歪了……
  
  
  不过格瑞怎么能和他一样呢……有些人生来就是芸芸众生老电影般黑白胶卷中泛着清晰明亮的光彩的那位,比如格瑞。这孩子成长得太快了……年龄从来不是他的束缚,只是他桀骜的资本。就像现在,这人半侧着脸,无机质的紫眼睛冷冷斜睥着他,从眼角递他一点上位者的冷傲与不易察觉,似是而非的幽幽笑意。像位年幼的少年王。他就只能耷拉着脸,湿漉漉的蓝眼睛直瞅着格瑞,半是央求半是示好地小声嘟囔:「那你要怎样才肯写作业嘛……我说按以前的奖励你又不肯……」金像是想起什么,低下脸捏了捏臊红的耳垂。
  
  
  普天之下还有比他更窝囊的监护人吗!要这样低声下气地求着自家孩子做作业……
  
  
  「我没有说不肯。」格瑞眼角捕捉到金那个可爱意味十足的小动作,略带仓皇移开视线,稳了稳紊乱的呼吸,「只是那个奖励制度需要升级了。」
  
  
  「……」金偏过脸垂下眼睑,耳畔金色发丝顺着他的动作滑下至脸颊,遮住那块原本白皙却被蒸腾出粉色的皮肤,转身欲走,「什么升级不升级,你当app呢,我去做晚饭了,反正你今天必须得做作业……唔!」
  
  
  手腕被猛力拉住,被陡然起身的格瑞用力一拽,金猝不及防被拉回身,脚下踉跄坐在书桌上。格瑞欺身上前,直逼得金后背抵在墙上,无路可退。格瑞左手撑在书桌桌面,右手以手肘为支点,撑在金耳边的墙上。他鼻尖几乎点着金的鼻尖,幽沉的紫眼睛里映着近在咫尺蓝眼睛里盛满失措的金,像只掉进陷阱的兔子。
  
  
  「你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金?」
  
  
  那声金喊得沉郁至极,像藏着整个梅雨季的压城乌云,末端却撩人地微微扬起,像大提琴最后的颤音,由这人声线诠释成唱诗班演奏时的众生沉醉。金肩头微微一缩。
  
  
  「……知道什么?格瑞明明那么聪明,明明能轻而易举赢过所有人,为什么不肯证明给他们看!」
  
  
  「我不感兴趣。」他想赢的东西从来不在那个无色无趣的逼仄教室。
  
  
  「……」金急得泪花都要冒出来,「你不能老是这样呀!你这样……你这样……」这样什么?支吾半天却卡了壳。他自己都还是颗稚气未脱的心,空长了格瑞几年,名义上的监护人却半点助力都不曾给格瑞。格瑞太聪明,一双紫玉髓眼睛清冷薄凉又透彻至极,小小年纪就活的像看透世态百味。十年前他刚在姐姐怀抱里走出父母早逝的痛苦,回头就望见这漂亮孩子于黑衣黑纱参加葬礼的人群中茕茕孑立,像浊世淤泥里落进的幽灵草,眉目间写满拒人千里。某种宿命般的心疼在那一刻抓住了他,金向自己解释大约是同为孤儿的同病相怜,何况这孩子还这么小,这么消薄。他向秋祈求领养了格瑞,用这个解释纵容了格瑞这么多年,将格瑞纵成这般无法无天的样子,苦果也只能他自个儿咽。
  
  
  「你可以不管我。」耳畔格瑞的声音飘忽沙哑宛如呓语,「你为什么要一直顾着我,金?」
  
  
  金睁大圆圆的蓝眼睛瞪着格瑞,像是真动了气:「我是你哥哥……!」
  
  
  他没能说完就被野兽般凶狠的吻堵住了唇。
  
  
  嘴里挤进的舌头像个强盗,将金的津液连同呼吸掠夺一空,蛮横地纠缠着金的舌头要求共舞,贪婪地舔舐过金口腔内每一寸粘膜。金被憋得脸色通红,窒息感袭来,带来一阵阵幻觉般的眩晕。
  
  
  格瑞松开金的唇,像捕食的猫儿轻轻抬起爪子,怜悯又戏谑地望着无法逃脱的小鼠。金大口大口喘气,手臂挤进自己与格瑞之间的缝隙拦在脸前,既是徒劳地试图拉开格瑞与自己的距离又将自己的脸藏在手臂下。
  
  
  「你既然这么关心我……那就尽力让我『正常』起来啊。」
  
  
  冰冷的手指顺着白衬衫的的缝隙探进,触及金腰边温热光滑的肌肤。金被冰得一个激灵,像被蛇咬了一口猛地弹起身子,却挣脱不了身上的囚牢。他抵在格瑞肩头的手臂发力正欲推开格瑞,反被一左一右捏着手腕攥紧。一愣神,就见格瑞一把扯下金衬衫领口的领带打算把他双手捆起来。金彻底慌了,两手使力挣脱居然敌不过格瑞一只手……天杀的这孩子力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衣领被扯乱,两只手腕被牢牢捆在身前的金望着近在眉睫的格瑞似笑非笑的暗紫眼睛,凌乱的大脑只来得及冒出这么个疑问。
  
  
  「……要负责到底啊,哥哥。」
  
  
  有诡谲的暗色在格瑞木槿紫眼里一闪而过,他把最后两个字咬的尤其重。




……剩下的走评论。

※「一周后……成人样」那段是兔子的原文。

哈哈哈哈哈哈哈码什么字!!!来菳啊!!菳使我快乐!!!无脑小黄车最舒服了!!本子什么的都去死吧!!「笑容逐渐扭曲」


对了,你们嗑不嗑yo兔哇?

评论 ( 47 )
热度 ( 34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