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穿越】他们都想让幼驯染对自己表白

·金和小时候的自己互穿了的梗

·瑞金处于双向暗恋彼此都心照不宣然而都在等着对方表白的状态【……】

·是个没质量的混更,想白嫖

·个人志预售地址及本宣地址→淘宝  本宣

 

 

金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肯定不在上一秒呆的地方了。

前一秒的他还兴冲冲地拉着准备去刷怪的格瑞去自由丛林,这一秒的他就看见那只能存在于回忆里的年幼的发小正站在自己面前,扛着把刀面无表情地仰头望着他。

金还什么都没来得及想,就被格瑞抬头看他的这个动作给击中了。

“哇————!!是小时候的格瑞诶!!”

金猛地向前一扑,抱住了往后退了几步却没能躲开的格瑞。

“你……”

十岁的格瑞露出了一个不太明显的嫌弃的表情,抓着金的手臂试图把他推开。

“……金?”

金的脑袋正在格瑞的肩窝里蹭来蹭去,感受着这令人怀念的、比自己还弱的、连推开他都做不到的格瑞的触感。

“是我是我!”金抬起头,看着面色不怎么好看的发小,咧开嘴笑道,“格瑞你现在几岁啊!对了,你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吗?”

“……”

格瑞的嘴巴却紧紧地闭着,不想答话。

他静静地消化着现状并等待着金自己消停下来,然后一把推开了扒着他不放的金。

“……你是从哪来的?”

格瑞皱了皱眉,对金在他面前突然变了个样这种事感到匪夷所思,但对这个人是金这件事倒是没怎么怀疑。

毕竟自家发小什么德行他再清楚不过,夸张一点说,就算对方化成灰飘在他面前,他都能把它们和那些漂浮的尘埃区分开来,更别提只是体积膨胀了。

真的是只有体积膨胀了。

格瑞平静地看着对现状一无所知却还在兀自兴奋的金,觉得对方的脑子在未来的几年内怕是已经停止了发育。

 

 

“……格瑞?”

再看自由丛林边缘的两人,八岁的金正愣愣地看着眼前本来只比自己高小半个头,此刻却高了他两个头有余的发小。

他的手还维持着之前抓着自己发小衣角的动作,只不过此时抓到的却是对方的裤子。

“……金?”

格瑞也愣住了,在他叫出金的名字后,原本抓着他裤子的小不点“哇”地一声惊喜地叫了出来。

“真的是格瑞啊!”

金已然忘了之前自己还抓着格瑞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求他和自己一起玩耍的窝囊样,兴奋地围着这个大只的格瑞转了几圈:“怎么回事,格瑞你怎么变大啦?难道是以前姐姐说过的时空穿越吗?”

他眨着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格瑞:“你是长大之后的格瑞吗?”

“……”

金在这方面的适应性总是能令格瑞感到佩服。

他的发小在面对新奇的事物时,一旦有了某个能吸引他所有注意力的点,那么其他的一切都会在相较之下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格瑞低头看了他一会儿,在脑海里思索着造成这个现象可能的原因。

然后没能得出结果。

就在他沉默的这段时间里,他的发小心情已经变了好几阵。

“格瑞?格瑞——”

金见格瑞没有理他,原本兴奋的小脸立马又瘪了下去,他开始疯狂地摇着格瑞的手臂,“你说句话啊格瑞,为什么不理我啊!难道我们长大了之后关系很不好吗!我们不是说好了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的吗?!”

……

谁跟你说好了。

格瑞本来刚想开口,听了这话后又不想开口了,安然地看着金在一边着急地蹦跶,神情冷漠。

在欣赏够了金焦急的表情后,他才不紧不慢地开了口。

“我们已经不是朋友了。”

 

 

“格瑞?格瑞——”

金的兴奋劲过去后,跟在比他小了一号的格瑞身后委屈地喊着他。

“你怎么对我这么冷淡啊,你就不好奇未来发生了些什么吗!”

格瑞在见到他后只惊讶了那么一阵,确认了是本人无误后便没再管他,提着刀就要继续去狩猎魔物。

金简直不敢相信他就这么点反应。

格瑞扛着刀走在面前,对金的呼唤置若罔闻。

虽然他对未来的事情的确很好奇,但是他并不认为有什么必要通过这种方式来提前知道自己的未来。

……而且至少他知道了未来的金现在活得相当不错,其他的也没有什么好问的了。

更何况关于未来的事根本就不用他特意去问——

“你真的不好奇吗??我跟你说,我现在变得很强了哦,强到现在的你都打不过了!”

——金他自己就会憋不住全都讲出来。

格瑞在前面翻了个白眼,完全不明白打赢现在的他这件事有什么好值得对方得意的。

金又一股脑地倒了一堆琐事,叽叽喳喳地讲了一路,时不时夸大几句试图吸引格瑞的注意力。

在第三次得到“你能不能安静点”的回应后,金也有些不高兴了。

对方总是一副这么冷淡的样子,之前他还不觉得有什么,但现在不同了。

“格瑞你肯定不知道。”金在他后面加重了语气,声音严肃,“我们未来交往了。”

 

 

十七岁的格瑞看着那个刚才还在蹦跶的小个子因为自己的一句话愣在了原地。

“……不是朋友?”金呆呆地望着他,“那……我们……”

格瑞说完后也觉得自己有点幼稚,万一金又吵着哭起来,他可没办法安慰他。

但想着对方接下来还要给自己发上好几年的朋友卡,他又觉得让他哭一阵子也无所谓了。

“嗯,不是朋友。”格瑞面不改色道,“你已经有了新的同伴了。”

格瑞靠着树,自上而下俯视着金。

金也不知道从这句话中脑补出了什么,脸慢慢扭成了一个难以置信地表情:“我……我……”

格瑞撇开了视线,没有去看金那副大受打击的表情。

然而他这一撇在金眼里倒是很像受了打击之后的反应,金立马扑过来抱住了他的腰,表情十分激动,一只手还抓着格瑞垂下来的拉链使劲晃着:“不可能!这不可能!我不可能会抛下格瑞的!这不可能!”

格瑞不得不伸手扯住自己的拉链以防它滑下去,声音平淡:“没什么不可能的。”

金的眼泪一下子飙了出来。

“不会的!!”他抬起头,眼泪全蹭到了格瑞的衣服上,“我们永远都会是最好的朋友,我不会让那种情况发生的!!”

格瑞:“……我现在不是很想听到朋友这个词。”

金:“格瑞呜呜呜哦!!!!”

 

 

十岁的格瑞终于停下了脚步。

金在后面紧张地看着他转过身。

“……交往?”

格瑞把这两个字咬得有点重,像是在确认这个词的意思。

金本以为他还会怀疑一波,不想格瑞下一句就是:“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金没反应过来:“当然是因为——”我向你表白了。

金险险地咽下了后半句。

凭什么甩冷脸的是他,告白的还得是我啊!

金看着转过身来等着他回答的格瑞,突然起了别的心思。

“当然是因为你向我表白了。”

金保持着自己严肃的表情,补充道:

“不然我才不会跟你交往呢。”

……说起来格瑞怎么一点也不奇怪他们两个交往的这件事呢。

格瑞一眨不眨地盯着金。

金有些心虚地扭过头别开了视线。

他觉得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自己这么主动,实在是要不得,至少表白这种事要让格瑞来才公平嘛。

过了好一阵子后,格瑞依然没有动静,金又忍不住看向了他。

“……喂!格瑞你怎么又走了啊!!”

金忙朝那个渐行渐远的背影跑过去:“你都没有点想法吗!这么急着走是要去干嘛啊!”

“狩猎魔物。”

格瑞头也没回地答道。

“……你——”

“格瑞别走啊啊啊啊——!!!”

格瑞被身后突如其来的一嗓子惊了一下,听着那熟悉的声线,他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然后他刚一转身便被人猛地一下子抱住了。

 

 

金花了几秒才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原本的时空里。

此时他正趴在格瑞怀里,手还抓着他的拉链,格瑞一只手握住了他抓着拉链的那只手,另一只手揽着他的腰。

“……”金抬着头看着他。

“……”格瑞低着头看着他。

两人就着这个姿势对视了几秒。

“你刚才在抱着我哭。”

格瑞率先开了口,轻描淡写地将金一肚子的话堵了回去。

“……啊,这样吗。”

金憋了半晌,觉得用这个姿势安慰一个小孩子好像也没什么问题,只好讪讪地嘀咕了一句:“……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格瑞显然听到了,但他只是挑了挑眉,没有接话。

两人维持着这个对于年龄相仿的人来说有些过于暧昧的姿势,既想问对方为什么还不松手,又不愿意开口让对方真的松了手。

于是他们只好继续在这片令人焦灼的空气中沉默地相拥着,感受着渐渐向这边聚来的尴尬。

 

 

——因为我向他表白了。

在那个未来的金回去了之后,格瑞还在思索着这个问题。

也就是说只要我向他表白,他就会答应?

格瑞偏过头,看了看不知道为什么回来之后就一直哭着扒着自己不放的发小。

金感受到他的视线,眼泪汪汪地抬起头,声音坚定:“格瑞!!我们永远都会是……”他卡了一下,道,“……我永远都会最喜欢你的!”

格瑞顿了一下,然后冷淡地偏过了头:“知道了,放开。”

金:“格瑞呜呜呜哦!!!!!!!”

……那还是等他向我表白比较有趣。

 

——他们都想让幼驯染对自己表白 END——


评论 ( 92 )
热度 ( 37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