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Gold组】童话里不是骗人的

·是【童话】的那个题目,不知道有没有符合要求,偏了就换下一个题目【……】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是个很长的段子,中间的故事是个架空背景,童话故事,bug一堆,千万不要考究【ntm】

·惯例附上个人志预售地址【。】→淘宝预售地址 本宣地址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丛林中,魔女望着眼前的男孩儿,思绪与情感翻滚在眼底,目光闪烁。

好啊好啊!男孩兴奋地答道,是什么样的故事呢?

魔女垂下眼,哀叹一般的声音低沉得宛如自语:

算是一个我亲眼见证过的故事吧。

 

 

很久以前,有一个美丽富饶的国家。

王后生下了一对姐弟,他们都有着比阳光还要灿烂的金发,和比天空还要澄澈的眼眸。

姐姐从小就是个聪明能干的孩子,她能出色地完成父母布置给她的任何一项任务。

弟弟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但是他既不爱读书也不爱练剑,成天缠着与他年纪相仿的贴身侍卫拉着他四处乱逛。

久而久之,看着国王对两姐弟的态度,大家都知道了谁才是下一任继承人。

在优秀的女儿和平庸的儿子间,国王选择了前者。

而有了姐姐在前面顶着,弟弟就更是无拘无束。

王子也是有王子的义务的。他的侍卫这么说道。

可是我就是学不进去嘛。小王子委屈地看着他神色冰冷的侍卫,这个强求不来的呀。

您总有一天要担起这份责任的,殿下。

那就等我长大再说好啦。

小王子笑嘻嘻地看着他,晃了晃他的手臂。

 

几年过去了,未来的女王如预期般变得越来越出色,小王子却依旧是那个样子。

但他也知道了一些事情。比如他们的国家其实并不是那么的和平,周围还有很多觊觎着他们的土地的邻国,否则就算公主再怎么出色,国王也不会早早地将继承人的位置定给一个女儿。

王子倒是不介意这些,他的世界依旧是宫殿后花园里那片鸟语花香,和他的侍卫无声无息的陪伴。

他的贴身侍卫。

对他来说,这个人是比父亲、母亲和姐姐陪伴他更久的存在,哪怕对方一直都在扮演着一个完美的下属试图一语不发地跟在他身后,也不能抹去他占据了金绝大部分回忆的事实。

而且从结果上来讲,对方也并没有成功——作为贴身侍卫,他不能拒绝王子的命令,不能忽视王子的问题,无法对王子的一举一动视而不见置之不理。

因此王子常常会在玩得正开心时突然回过头,朝他笑道:

——你真温柔啊。

哪怕对方从头到尾都冷着脸。

侍卫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和我在一起会很累吗?你好像更喜欢安静的地方。王子凑上来问他,但也知道他并不会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所以他的蓝眼睛一眨一眨的,里面却没有多少紧张。

不会。他果然这么否认了。

嘿嘿,我知道你不会累啦。

王子挠了挠头。

毕竟你的体力比我好多了……但是你的确更喜欢安静的地方吧?

您不用顾虑我。

别这样说嘛。王子的眉毛撇了下来。和朋友一起玩的时候对方要是不开心,那我也高兴不起来啊,这不是不顾虑就能解决的问题啊。

我是您的下属。他答。不是您的朋友。

你这是不愿意做我的朋友的意思?王子愕然。我们都相处这么久了,难道连朋友都称不上?!

大概是他的表情的确很传神地表现出了他的愕然,侍卫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我没有那个意思。

都玩了那么久,你居然都没把我当作朋友!

王子有些愤愤不平。

算了,反正我把你当我的朋友了。他不容置疑道,迟早有一天你也会把我当成朋友的。

王子想了想,有些自信地摸了摸下巴:这点魅力我还是有的!

……

侍卫沉默地站在一边看着王子笑得有些得意的脸,没有反驳。

从此他就有了“王子的友人”这个新的身份。

 

 

话虽这么说,王子与友人的相处方式还是一如既往,大部分时间下都是一方单发方面地扯着另一方聊天。

友人只是沉默地听着,在王子兴致上来手舞足蹈时帮他看着周围的情况,时不时伸出手扶住差点被石子绊倒的他。

偶尔王子会有一些很疯狂的想法并将之付诸实践,友人只能跟在他后面看着他瞎胡闹,如果实在太过火——例如趁大半夜想避开守卫翻墙(虽然从客观上来讲他翻不上去)溜出宫——友人也会压不住脾气厉声喝止他。

然而每当他控制不住发了火之后,王子就会露出一副十分有成就感的表情。

你冲我发火了。王子洋洋得意,侍卫怎么能对我发火呢,你肯定是已经把我当成朋友了对不对!

友人:……

王子:还没有吗?

几次三番下来后,友人的脾气倒是变得越来越能忍了,无论王子再怎么闹腾,他都只会平静地看着他,然后三言两语地泼他一盆冷水,打消他那些异想天开的想法。

王子还为自己丧失了一项乐趣失落了好一阵子。

那个时候,身为公主的姐姐已经结束了全部的课程。

 

 

贴身侍卫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跟着的。

至少在王子休息后,守在门口的几个侍卫里不会有他。

月亮从云层后冒了出来,洒下的光辉透过密密麻麻的枝丫落在了庭院的石板上,偶尔的蝉鸣声反而将这里的夜晚衬托得更为宁静。

王子避开了守卫,偷偷摸摸地跑到了墙边上,拿着白天准备好的工具就准备翻墙。

以前说要翻墙只是为了惹友人生气而已,这回他打算动真格的了。

他扯着被固定好的绳子,试图像书本里那些王子一样轻松地踏着墙壁翻上去。

他显然是太想当然了。

王子攥着绳子还没让自己上升个几米,手臂的力气就已经跟不上了,他在空中强撑了几秒,最终还是没坚持住,徒劳地蹬了几下后手一松,整个人便直直地掉了下去。

 

好在他没爬很高,接住他的人也不矮。

 

王子愣了愣,因为害怕而紧闭着的眼小心翼翼地睁开了一边。

清冷的紫色立马闯进他的眼帘,接住他的人低垂着头,月光轻柔地抚上了他的银发,也照亮了他此刻分辨不出情绪的脸。

那双暗紫色的眼睛融着夜色,以一个颇为傲慢的角度注视着他,没有怒火,倒是平静得有些可怕。王子怔怔地看着友人,刚才惊吓之余猛烈跳动的心脏又快了一些。

……哇。

几秒后,王子干巴巴地开了口。

这不是书里的公主摔下去才会有的场景吗,你怎么也有这种功能啦。

友人依旧神色不变地凝视着他,既没有接话,也没有放他下来的意思。

随着年龄的增长,王子没有什么长进,他的侍卫倒是变得越来越深不可测了。

两人站在一起,也不知道谁更像个主人。

王子默默地想。

 

不是说了不能做这种事么。

在沉默了半晌后,友人终于开了口,他的声音仍辨不出喜怒,让王子有些心慌。

我……我也没打算真的溜出去啊……

王子摸了摸脑袋。

虽然我的确很想去外面看看啦,但是你都不在,我怎么可能一个人出宫啊,我又不傻。

他说了句十分没有信服力的话,然后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道:我就是想试试有没有可能真的溜出去嘛,这样以后我想出去的时候可以喊上你,我们一起——

友人看着他,突然伸手扯住了那根实际上不怎么牢固的绳子,脚下一施力,王子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在那一瞬间腾空而起,回过神来后,自己仍在对方的怀里,而他们两人已经站在了城墙顶上。

……

王子被惊得张大了嘴。

你太酷了吧!他有些激动。你什么时候连这种事都能做到了,早知道我还爬什么墙啊,直接……

殿下。

友人打断了他。

王子将视线从墙外的景象中收回,望向了他。

两人的视线又一次交汇。

您不要忘记刚才说的话。他低声道。

……什么?

我不在的时候,不要一个人出去。

他的声音带着这个人特有的清冷,伴着抚过来的夜风,轻轻地落在王子的耳边。

没有我陪着您的时候,哪也不要去。

——然后重重地砸进了他的心里。

 

……我不会的啦!

王子这么说着,悄悄地按了按自己的胸口。

从他摔下墙时就胡乱跳动的心脏到现在也没消停下来。

我有这么胆小的吗。

王子有些痛苦地想着,然后他又看向了友人:

你放我下来吧,这么抱着不累吗。

他停顿一下,语气突然活跃了起来:

还是说你已经把我当朋友了?!什么?这是你表达亲近的方式吗?

您想多了。

友人的声音又变回了平常的语调。

……

王子纠结着脸望着他。

那你还在把我当主人看呢?要不要这么无情啊。

友人瞥了他一眼,带着他跳下了城墙,然后不是很温柔地将他放了下来。

您该休息了。

 

浮动的云层再一次遮住了月光,庭院里又陷入了一片静谧的黑暗。

 

 

王子想的出宫后的计划大概是再也没有机会被提上行程了。

国王与王后突然暴毙身亡,尚未成熟的公主提前坐上了王座,美丽富饶的国家依旧和平,但这一和平却蒙上了一层阴影。

往日里毕恭毕敬的人转过身后不知道会是何种表情,和蔼可亲的长辈再看向女王时心里不知道正打着什么样的算盘,失去了一个英明的掌权者,周边那些国家究竟会有什么举动,谁也不得而知。

好在新上任的女王的确足够出色,虽然手段尚且稚嫩,但姑且还是暂时地掌控住了局面。

只是王子不能再像之前那样拉着他的友人悠然地闲逛在王宫各处了。

他仍然有姐姐在前面撑着,但是姐姐却没有能在前方为她遮挡风雨的人了。

 

王子也是有王子的义务的。

他的侍卫曾经这么说道,而现在,他履行义务的时刻终于到了。

那些被他扔到一边已经蒙了一层灰的书本又被他重新翻了出来,曾经对他无计可施的老师又一次坐到了他的面前。他的姐姐、国家的女王正站在权利的最高点,而支持她站在最高点的却只是那么一根细细的钢丝而已。

他已经没有胡闹的资格了。

 

其实我觉得——

王子突然合上书,看向站在一边的友人。

友人抱着一把剑,笔直地立在一边,像是任何时候、任何事物都无法动摇他一般。

——现在的我总算能配得上你了诶。

王子笑眯眯地补上后半句话。

友人表情不变地看着他,然而王子却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你在说什么傻话」这一讯息。

……喂,我是真的这么想的啦!

王子使劲拍了拍书。

毕竟你那么优秀,和我这种之前一直无所事事的王子混在一起,总觉得太浪费了……

王子偏了偏头,看着那摞还没翻开的书。

……我一直以为你应该去姐姐身边的。

友人走近了几步,蹲了下来。

像是在单膝跪地。

王子想着,脑内浮现出了之前见过的一个求婚的场景。

殿下,您在害怕什么。

他开口,依旧是那毫无感情波动的声线。

但这一如往常的声音却让人感到无比安心。

我会一直在您身边的。

我知道。王子想。他是自己的贴身侍卫,如非命令,会始终寸步不离地守着他,一旦有危险,他就会立马挡在自己的面前,就像之前十年里他一直那么做的一样。

……

可是他原本也以为父王和母后会一直陪在他身边。

他原本以为他这辈子都可以在可靠的父母还有出色的姐姐的庇护下安心地当着一个自由的王子。

他原本以为他们的生活会永远和平、幸福下去。

太多他原本以为的现状就这么在一夕之间瓦解了。

王子这么想着,突然觉得鼻子有点酸。

但要是在这个人面前哭出来未免太丢人了,他才刚说自己配得上他了呢。

于是他又只好用力地把这点情绪给憋回去。

「殿下。」

友人突然伸出手,擦拭了一下他的脸,带着一点湿润的触感。

……

难道他没能憋回去吗。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他又重复了一遍。

用那没有情绪、毫无波澜、令人安心……令他安心的声音。

 

你没有对我用敬语。

你还碰了我的脸。

合格的下属可不是你这样的。

——你是不是没把我当主人啦。

话在喉咙里盘旋了一阵,王子想了想,还是没把它说出来。

反正这个人只会否定掉而已。

 

他会一直在他身边的。

友人想着。

贴身侍卫是不会离开自己的主人的。

除非主人不需要他们了。

 

 

 

当你以为事情已经足够糟的时候,现实总能让它变得更糟。

国家的新主人、他们出色的女王,在王子成年的那一天失踪了。

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一国之主在宫殿外失踪,身边的随从和侍卫也都毫无音讯,他们或许是被人杀害了,或许是遇到了什么特殊的灾难导致他们无法抽身,但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接替这个位置的人。

 

 

没想到我有一天会坐到这里来呢。

王子——国王此刻正坐在他的父亲还有姐姐曾经坐过的位置上,看着和他隔了一个书桌的友人——侍卫。

侍卫恭敬地垂着头,没有接话。

……也没想到我刚成年就要娶妻了。

国王小声嘀咕了一句。

侍卫开了口:您的根基太浅,如果不通过联姻来稳定形势,光凭您自己,要掌控大局会很困难。

……你真严格,我知道的啦。

国王叹了口气,试图用以前的语气和他交谈。

——但他也知道,他们之间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

之前我就说过了,你在我身边实在太浪费了。

国王看着桌上的文件,里面有他能看懂的,也有他暂时还看不懂的。

现在我不能再占着你了。

他开口。

然后将其中一份文件往前移了移。

现在有更需要你的位置了。

……

侍卫沉默了一下,接过了那张纸,朝国王行了一个礼后准备转身离开。

等等。

国王在他身后有些迟疑地叫住了他。

……?

侍卫转过了身。

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

他迟疑地问着。

——还是主人吗?

……

侍卫沉默了一下。

 

「是朋友。」

 

国王愣愣地看着侍卫离开了。

友人说出了王子一直想听的那个答案。

而国王想让侍卫说出什么答案呢。

 

 

 

很久以前,有个美丽富饶的国家。

英明的君主突然暴毙,出色的继承人失去踪迹,敌国趁此机会向这片动乱的土地发起了战争。

战乱打破了这个国家长久以来的和平,年轻的君主尚且无力统领大局,在持续了几个月的抗战后,这片土地最终沦陷。

 

 ……

 

魔女讲完了故事。

男孩呆呆地听着。

你哭什么。

魔女问道。

男孩一惊,抹了抹脸,发现手心还真的湿了。

那个国王……

男孩迟疑地问着。

……他最后真的是想要他的侍卫回答「朋友」吗?

谁知道呢。魔女看着他。你觉得呢?

我?我怎么会知道……

这是你们的故事。

魔女突然打断了他。

男孩一怔。

他回过头,银发的同伴正站在他的身后,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就站在那里了。

清冷的紫色静静地注视着他,仿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

忠诚的像个效忠于自己的君王的侍卫。

 

 

“你是说,这是……!”

金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猛地扭过头,愕然地看向凯莉。

“没错。”

凯莉看了眼不明所以的格瑞,又低头看向了自己的终端,上面密密麻麻地挤着一堆字。

“这是你们的同人。”

 

——END——

 

 

 

 

 

扯了那么多字就为了毁个气氛,我怕是有病吧。


评论 ( 348 )
热度 ( 33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