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兔、

瑞金本命不可拆,拆了的CP都不吃;其余杂食偏雷安雷,但最近都在产雷安,产出cp基本固定不会拆。1v1党,雷NTR。
小英雄爱幼驯染,但不产。
文章不要转出LOFTER。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

【ABO】你以为你以为的只是你以为(二)

·CP瑞金,雷安,但本章没什么雷安。因为暂时没梗了,于是想起了这个坑【。】

·应该长不了【……】bug多,最好无视

·上一章→(一)

·个人志本宣及预售地点戳→本宣预售地址

 

 

 

终端“滴滴滴”地响了起来。

格瑞瞥了一眼,是鬼天盟发来的消息,告诉他几天前买下了他的信息素的人在购买了商品后与他的未来绑定对象碰了面,并询问他是否需要与买家私下交流一番。

 

格瑞毫无想法地关了终端。

他当然不想和那位买家交流,倒不如说,他巴不得能有人替他把那对象给绑定了。

只希望那位买家也是个单身,不然他可没工夫去替一个陌生人解决这种麻烦。

 

格瑞是个alpha,但他的性别那一栏记录的却是beta。

这种性别伪装虽然罕见,但也并不是没有。

尽管现在的大潮流是呼吁性别平等消除性别歧视,但因性别不同造成的差距是客观存在的,在大多数情况下,性别的确能将人的能力客观而公正地划分等级,而那些少数的不受性别制约的强者就只能通过其他渠道来解决这些对他们来说并不公平的现象。

就比如格瑞知道的一个叫银爵的高年级,本身是个beta,但体检的时候通过一些特殊手段让自己的上报结果变成了alpha,这一点在学校里的一部分人当中是个心照不宣的“秘密”,毕竟对方本身能力足够强大,去应聘那些只招alpha的岗位也完全没有问题,beta的性别只会成为他的绊脚石而已。

 

而格瑞会隐瞒自己的性别倒不是有什么重要原因,纯粹就是因为他不想碰到那可能会出现的“与他匹配度极高的人”。

对于一些太过优秀的alpha来说,傲人的天赋就注定了他们高人一等的态度,哪怕是性别观念十分淡薄的格瑞,潜意识里也并不认为一个只是信息素与他契合的omega本身能优秀到足以与他绑定。

他们从不缺更好的选择,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和一个不了解底细的人绑定婚姻,自然不会高兴。

至于那些什么匹配度过高的人见面会自动被对方吸引的理论,尚未感受过那种吸引力的少年只会对此嗤之以鼻。

 

 

 

雷狮看着从鬼天盟那转过来的那笔钱,笑着关上了终端。

卡米尔见状问道:“大哥,你最近很缺钱吗?”

“不缺。”雷狮懒洋洋地靠着椅子,“但是钱总是不嫌多的,能赚我干嘛不赚呢。”

“可是这种信息素一般需要持续供应吧。”

他记得贩卖信息素的人必须一次性供应足够的量或是定好时间分期供应,而雷狮显然不属于前者。

至于分期供应……

“本大爷想什么时候给就什么时候给,他管得着吗。”雷狮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我还缺那点尾款不成?”

不缺。

所以他就是单纯地想找乐子而已。

卡米尔这么想着,便不再说话了,只象征性地在心里同情了一下那个买了自己大哥信息素的人。

 

 

那个买了信息素的人此刻还并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他正在烦恼即将到来的考核。

那个alpha信息素暂时是不能用了,金不得不多给自己打了几针抑制剂以防止他那磨人的信息素溢出来。

紫堂幻正好要下楼去倒个垃圾,见他这副架势顺口问了句:“你是要去见上次那个学长吗?”

“……”金苦着脸看着他,“不是。”

“呃,你们不先互相熟悉一下吗?”紫堂幻打量着金的表情,“毕竟你们以后……”

金:“……马上要考试了,我觉得我应该先把心思放到学习上来。”

紫堂被金这话震撼了一下,他提着垃圾袋愣了好半晌才接道:“……也对,你的成绩的确是很需要收收心了。”

“……”

金的表情看上去更痛苦了:“可是书上的那些内容我一点也看不进去。”金绝望地看着他,“而且丹尼尔老师刚才又叫我去他办公室了。”

“哦……嗯。”紫堂幻想不到该说什么,“祝你好运。”

他提着袋子走到门口,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似的扭过了头:

“其实你可以找那个学长教教你啊。”

金:“啊?”

“那个学长是第一校区的。”紫堂幻小心地说道,“你要是对考核没什么把握的话,去请教他的话也许会方便很多。”

“……第一校区?!”金愕然,“这么厉害?”

“是啊,上次是第一校区的人下来检查,那个学长是负责我们这片区域的人。”紫堂幻的语气里含着满满敬佩和崇拜,“没想到居然有omega进了第一校区,还是第一校区的干部!那个学长肯定是相当优秀了!”

“……”金犹豫地看向了自己的终端。

“不用顾虑啦金。”紫堂幻以为他是在紧张,安慰道,“本来你们就需要培养培养感情,那个学长看上去人也很不错,你现在有这么个正当理由能和他交流,这不是很好么。”

可我并不想和他交流。

金捂着脸,想着自己那已经无药可救的分数,寻思着要不要去找一找这个神医试试。

毕竟第三校区的人若非特殊情况想要勾搭上第一校区的人还是挺难的。

“——而且就算你不去找他,学校也会定期安排你们见面,这不是一个样吗。”

最终紫堂幻的这句话说服了他。

 

 

金在偌大的校园里凭着直觉左拐右拐,看了看终端上安迷修发过来的信息,陷入了迷茫。

……他是不是搭错校车了。

金不得不再一次点开地图导航以确认自己的所在地点。

凹凸先不提教学质量有多高,光凭占地面积,就足以傲视全国各个学校了,因此在这里念书的学生总会给外人一种很有钱的感觉。

但这点对金来说可是一点都不友好。

 

“紫堂!我看不懂那个学长发来的地图!”

三分钟后,金哭着打开了语音。

“咦?你还没上车吗?”

紫堂那边立马有了回应,语气听上去十分惊讶。

“从第三校区东门出去后一直向右,越过信息大楼后穿过它前面的那个操场再沿着大路向正前方走,走到有校车的地方搭去第一校区的校车就行了啊。”

“……”金反复听了好几遍,“我已经从校车上下来了,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去第一校区的校车。”

“啊?”那边一愣,“这么快就下车了?你在哪搭的车?”

“不知道。”金垂下头,声音有些沮丧,“我走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地方,然后看到有校车就上去了。”

……

紫堂幻一时无言。

“那、那也差不多是到其他校区了……”他停顿了一下,问道,“……你应该不是去了第四校区吧?”

金立马抬头看了看周围。

经过他身边的人个个行色匆匆,还有个男生穿着人字拖一路吼叫着跟在一辆刚开走的校车屁股后面追。

金:“应该不是第四校区,没有omega。”

紫堂:“那就是第一或第二校区了。这两个校区是挨着的,随便找个人问问路就成——再不济你直接找个第一校区的学生跟着他走也行。”

“啊?”金有点懵,“我怎么知道他们是不是第一校区的人?”

“第一校区的人都很好认啊!”紫堂说着,语气又激动了起来,“第一校区的基本上都是alpha,而且一看就很有强者的气质——”

 

金边听着紫堂幻的话,一边打量着路人。

然后他的视线在触及某个身影时,瞳孔猛地一缩,就再也没能移开自己的视线。

那个人左臂夹着本书,在炎热的天气下穿着一套深色的衣装,却给人一种与周遭不符的冰冷感,让人莫名地心生畏惧。

 

“——因为他们本人都很强大,所以大多数态度都比较傲慢,走路也非常有气势,让人一看就不敢接近,像那个学长一样温和的我还是第一次见,不过他毕竟是个omega……”

 

他的目光直视着前方,没有因为周围的任何人或事物而分出半点注意力,微微上翘的眼角让他平静的眼神带上了一丝高傲。

 

“……就那种——哪怕对方打了抑制剂站在你面前,你也知道他百分百是个alpha的人!”

 

——就是他了!

 

“啊,不过这种方法要看运气。”紫堂幻说完后有点不好意思,冷静了下来,“最保险的办法还是去找人问个路什么的,反正你都已经到……”

“谢谢你,紫堂!”金激动地打断了他,“我找到目标了!我先走一步!”

“……诶”

金结束了通话。

 

 

“安迷修?你怎么在这。”他的同学捧着一摞书,看着安迷修笑着和他打了声招呼,“你不是要去见你的omega吗。”

安迷修的笑容扭曲了一下。

“……我在等他。”安迷修别开了脸,“他说有些关于考核的问题想来这里请教我。”

“哦——”同学恍然大悟,“诶,这里可是图书馆,你们到时候注意点,不要在大庭广众下调情。”

……

拉倒吧,谁调谁的情。

安迷修目送那位同学离开,然后无聊地看着桌上的书,继续等待着。

 

 

金一路跟着前面那个alpha越过了两栋教学楼,然后一栋十分高大的建筑渐渐出现在他眼前。

“图书馆”。

——这不正好是他和安迷修约的地方吗!

金十分惊喜,只觉得自己运气爆表跟了一个十分正确的路标,喜滋滋地跑上前去准备继续跟着那人走程序。

要知道他之前可从来没有来过图书馆这么神圣的地方。

前面那人默不作声地拐进了一个转角,金看了看左边明显像是个登记台的地方,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他刚走近拐角,就被人一把拉了过去,金还没来得及惊呼一下以示慌张就被那人捂了回去。

 

“——你跟着我干什么?”

冰冷的声音落在他的耳边,金只觉得一瞬间被人扔进了冰窖。

 

然后他在冰窖里硬了。

 

——TBC——

 

一点也不重要但是我就是很想说一下的设定↓

第一校区:

最拔尖的优等生,理论上全是alpha,偶尔会有混进来的beta(银爵),没有omega【……】。

第二校区:

优等生。不足以进第一校区的alpha,和足够优秀的beta,比如格瑞【……】。

第三校区:

普通的学生。大部分beta,及平庸到和beta没什么两样的alpha,比如金【……】。

第四校区:

人数最少,全是omega。


评论 ( 99 )
热度 ( 27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