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瑞金不拆,其余杂食。
作品不要转出LOFTER。

【转世】如何摆脱掉自己的转世恋人(下)

·上一篇→(上)

·文里的地名怪名来自原作漫画,除名字以外都是瞎编的

·个人志预售今天结束→预售地址本宣地址

 

 

 

“凯莉。”紫堂幻看了看周围,有些哆哆嗦嗦地问她,“我们要在这里打到什么时候啊?不用去找金他们吗?”

“你有点眼力劲行不行。”凯莉百无聊赖地坐在星月刃上,看着那些长得奇形异状的怪物,“咔擦”一下咬碎了嘴里的糖果,“让他们俩呆着吧,等他们自己来找我们。我们现在赶过去指不定就打断了什么关键时刻呢。”

“什、什么关键时刻?”

“就是——”凯莉望了望头顶上一片赤红的天空,又垂下眼睛,看着最后剩下的那个正与大斯巴达纠缠在一起并还在不断膨胀的巨怪,跳下了星月刃。

“嘭——!”

凯莉的星镖在那个巨怪的身上轻轻一划,那只仿佛已经胀满了的怪物就这么如同一个被戳破的气球一样炸裂开来。

“——这种关键时刻。”

凯莉道。

紫堂幻被这一声响吓得不轻,盯着那片爆破中心好一会儿才出了声:“那……是挺关键的。”

 

 

但金与格瑞这边并没有预料中的膨胀。

两人在沉默中对视了许久,在金以为格瑞会对他露出什么或是失望或是不满的神情时,格瑞只是用那仿佛凝固住一般的表情审视了他一阵便一语不发地站起了身,拿出了烈斩。

 

然后那一天金有幸见到了他以为只能在游戏里看见的打怪场景。

 

当翻涌的水波在周围一片巨鳄的哀鸣与嘶嚎中重新平息下来时,几点溅到格瑞手臂上的水珠顺着他的动作滑落下来又滴在了地上,他转过身,被淋得浑身湿透的金正直勾勾地盯着他。

格瑞:“……”

格瑞迈出去的步子停了停,视线顺着他湿哒哒还在滴水的衣裤扫了一圈,然后淡淡地开了口:“你不会躲开吗?”

已经清楚了两人常识上的鸿沟,金并没有对他这句话做出任何反驳与回应,他只是长大嘴巴,想说点什么来表示他内心充满了波动,然后又因为内心充满了波动什么都没说出来。

“——你好酷啊格瑞!!”

最终金只憋出了这么句感叹,但在对上格瑞平静的目光后他又突然意识到自己不是来打call的,是来斩断这人对自己的“非分之想”的。

于是金又闷了几秒,干巴巴地说道:“那之后的怪都交给你吧,反正你来刷积分比较快。”

“……”

格瑞抿了抿唇:“难道你不打算动手?”

“不啊。”金坦然地看着他,“我之前不是说了嘛——有你在不就行了,这种等级的怪对你来说很轻松的吧。”

“……”格瑞看了他半晌,“别闹。”

“我没闹!”金也学着他皱起眉,表情十分认真地说道,“本来就是嘛,格瑞你等级比我高那么多,让我来刷积分那不是浪费时间嘛!”

格瑞显然对金突然耍这种小性子相当不适应,隔着头巾都能看见他那拧紧的眉头:“那我不在的时候你要怎么办?等死吗?”

“我不管。”金偏过头,摆出一副颇为无赖的样子,语气非常理所当然,“反正我有危险的时候你会来救我的吧?”

……

格瑞又沉默了半晌,然后缓缓地开口:“……你这是让我一直待在你旁边的意思吗?”

金:“啥?”

“先离开这。”格瑞突然扫了一眼沼泽,没有给金反驳的机会便用力扯住了他的手臂,随后金便再次感受到了被人带着飞的快感——不过这个快感没持续多久,几乎是在他的脚刚离开石板的下一秒,沼泽中那一群他叫不上名字的水怪便一齐冲出了水面,有一只怪物还差点咬着了他的脚。

金“哇”地一下惊叫出声,赶紧缩回了自己的脚,也顾不上会不会碍着对方的行动,整个人紧紧地缠住了格瑞。

好在他的发小真的很给力,手里那把物攻刀被他生生地挥成了个魔攻激光炮,指哪打哪,光效还迷之酷炫,让金在惨叫之余除了为大佬的高端操作所叹服外什么都做不到。

之前甩的那些脸再次被光速拍回到了他自己脸上,在他们脱离(对他而言)险境后,金还晕头转向的没回过神来。

“沼泽恐鳄一般不会成群攻击过来,但是在出现了伤亡之后他们会因为同伴的死亡而采取群攻。”被格瑞扔到地上时金仍旧在平复着自己心跳,格瑞自顾自地解释着,“所以在解决掉它们之后最好立马离开原处。”

……

这种事情怎样都好!

金惊疑不定地看了眼格瑞平静的脸,觉得自和他单独在一起之后他的心跳就没慢下来过。

……

难道是要来吊桥效应?!

 

格瑞偏过头瞥了他一眼,见金又开始神经兮兮地满脸警惕起来,微微眯了眯眼。

格瑞叹了口气:“你今天怎么了?”

……

这回金是真的警惕了:“……什么怎么?”

“……”格瑞转过身,“你今天有点不同。”

……只是有点吗?

金坐在地上,往后缩了缩:“哪里不同?”

格瑞:“特别的蠢。”

金:“……”

见金没有吭声,格瑞走到他面前,蹲下了身,紫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视着他,让人只觉得多往里看一眼就会被吸走全部的注意力。

 

——只不过在知道格瑞是个基佬之后金的注意力已经全部放到格瑞为什么要蹲在他两腿之间这种微妙的地方了。

 

金挪了挪,试图改变一下两人这微妙的距离,不过他左脚才刚往后退了一厘米就被格瑞握住了脚踝。

格瑞的手有些凉,刺激得金不自觉地抖了抖。

“金。”

金的视线在格瑞的鞋子、裤子、衣服上游移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不情不愿地落到了他的脸上。

“我早就告诉过你不要来这儿了。”格瑞的声音有些无奈,往日里毫无波澜的声音在此刻带上了明显的情绪,又轻又低。

 

——只不过在知道格瑞是个基佬之后金居然硬生生地听出了一丝温柔和宠溺。

 

金哆嗦了一下,视线在格瑞脸上四处飘忽着,就是不敢看他的眼睛。

“凹凸大赛本来就是这样的地方,你现在反悔也晚了。”

不得不承认,格瑞长得实在很好看。

“以后大赛只会变得越来越残酷,有些事情你必须现在就习惯。”

虽然一个同性脸长得帅不一定能掰弯别人,但是要掰弯别人,脸长得帅这个条件还是很必要的。

“虽然我会一直陪着你——”

金一团乱麻般的思绪被这惊雷一般的话给炸得回了神。

这是要表白了的节奏?!

“——但是我总有顾不上你的时候。”

格瑞这么说着,一只手自然地抚上了金的脸。

“那个时候你自身也必须足够强大,否则……”

金猛地拍开了格瑞的手,然后在对方有些愕然的目光中跳了起来。

“……你离我远点!”

金满脸通红地后退了几步,依旧没敢看格瑞的眼睛。

他只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赶紧打断这个氛围,不然后果就不好说了。

“别、别碰我!”

金语无伦次地挥了挥手,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闭着眼睛一股脑地喊了出来:“我才不需要你陪着!我有凯莉和紫堂就够了,我当然会变强!这不用你说!我总会强到不需要你来帮助我然后赢得大赛的!”

 

但他实际上并不知道大赛的所有规则,也并不真的认为自己会强到对方那种程度——毕竟“他”现在连最基本的元力技能都用不出来。

然而这句他自己都不是很理解的话对格瑞来说似乎非常有效,格瑞几乎是僵在原地看着他,像是因为过于震惊,连表情都没来得及掩饰了。

不过他很快就回过了神,和往常一样站起起来背过身去。

“是吗。”

格瑞的声音里并没有金想象中的怒气,而是一如既往的冷淡。

——丝毫不能再听出情绪的冷淡。

“那就走吧,去你该去的地方。”

格瑞将烈斩扛在肩上,没有再收回去。

金颤抖地开了口:“去……去哪?”

“去找你的同伴。”

格瑞没有扭过头,金也看不见他此刻的表情。

 

……妈呀。

金安静如鸡地跟在他身后,默默地看着格瑞的背影,又有些良心不安了。

这反应别说斩断爱情的萌芽,估计连友情的小花都一起没了。

……早知道直接跟他说自己喜欢上凯莉就好了。

金在后面懊悔地捶胸顿足的,时不时瞟一瞟格瑞,期望他能回过头来和他说句话。

但格瑞没有再看他一眼。

 

“……”

金跟在他身后走了十几二十分钟后,金还是忍不住先出了声:“……格瑞,离凯莉他们那里还有多远啊?”

格瑞停下了脚步。

“这不是去找你同伴的路线。”格瑞依旧没有回头,“我有说过我要带你去吗?”

“……啊?!”

金愕然:“那这是去……”

“岩石山谷。”格瑞道,“我平时刷积分的地方。”

……

金僵住了脚步。

然后他吓得撒腿追上格瑞扯住了他的衣角:“等……格、格格格瑞……我……我不知道凯莉他们在哪啊……”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格瑞目不斜视地拖着金向前走着,“你不是不需要我吗?”

……我说的是变强后!

金没蠢到把这话说出来,他只觉得自己这十几年的面子要在今天一天之内被他全部丢尽了。

“我……我……”

金还在绞尽脑汁地想着该怎么回应他,格瑞就甩开了他的手。

“别跟着我。”

 

 

……

金凄惨地望着格瑞离开的方向,久久没有移开视线。

他站在这陌生的丛林里,只觉得失去的不是自己的发小,而是人生的方向牌。

……他好像从各种意义上讲都搞砸了。

金欲哭无泪地往前走着,试图分析一下现在的情况,但心里沉甸甸的,让他什么都不想考虑。

他明明也没想让格瑞那么伤心——他猜是伤心——结果却搞成了这样。

这让金比被告知自己会和一个男的搞基还要难受。

而且那个人还是自己的发小,是和自己的家人一样重要的存在。

他伤害的是一个对自己很好的人。

 

最重要的是,他根本就不是那个有资格伤害对方的人。

 

金猛地停住脚步。

他突然觉得有这么一个发小陪伴在自己身边,撇去性别不谈,自己上辈子对他动心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毕竟就连他自己在这么短短几小时内都动摇了好几次立场。

他一个“外人”,本来就不应该干涉这两人的事情。

这辈子的事情还是这辈子解决好了,上一世都已经成为上一世了,实在没有什么必要再来折腾他们了。

金茅塞顿开,只觉得思绪一片明朗,未来一片光明,红线在他眼中已然不是什么事儿了。

——然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和格瑞闹掰了。

金顿时又瘪了下去。

 

……算了,先想办法找到格瑞道歉吧。

虽然他并不知道该怎么找到格瑞。

金沮丧地转过了身。

 

一只体型大约是他十几倍的浑身长满长刺的“刺猬”横在他眼前,正准备朝他压下来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金:“……”

金:“…………”

金:“………………”

 

 

“哇啊啊啊啊————————!!!!!”

金的惨叫打破了僵持,双方在这一瞬间都动了起来。

氛围瞬间紧张了起来,方才的少男情怀刹那间转换成了生死时速。

只不过这生死危机还没维持到一秒,几乎是金的惨叫声刚落,一片刀光就应声而至,金甚至还没来得及心跳加速,那只刺猬就已经化作了积分提示钻进他的终端里了。

金:……

格瑞立在他面前,瞥向他的目光有点怒意:“我让你不跟你就真的不跟了?”

金:……

金这回望进了他那双紫色的眼睛里。

待机的心脏这时候总算悠悠然地加快了自己的速度,一跳一跳地像是在嘲笑他还不是被这老套的套路给套路住了。

……

好吧,和他搞两辈子基也没什么不好。

金抹了把脸,自暴自弃地想着。

 

 

手上那根红线在周一早上他醒来后就不见了。

按照丹尼尔的说法,这根红线是在遇到对方的前一天才会出现,算是暗示着这个时候还有解开它的机会。

而在遇到对方的当天红线便不会再被他看到了——也象征着他们这辈子的姻缘已经无法消除了。

金已经没了排斥的心理,倒不如说,在听说今天会有转学生转来的消息之后他就一直处于一种莫名的期待之中。

而且根据他的情况看,丹尼尔大概也已经找过这一世的格瑞了。

格瑞也没有解掉这根红线,这让金有些说不上来的开心。

这样一个强大而冷漠,但是对自己却很温柔的人——撇去性别不谈——实在是很难让人不心动。

 

金已经放弃去拯救自己的性取向了。

 

他按下自己心中这点隐秘的期盼,有些坐立不安地盯着门口,教室里的其他同学还在陆陆续续地打开书包准备早自习,金就已经按捺不住了。

他像是有了预感一般地冲到了教室门外,然后撞上了一个人。

金的心跳骤然加快了。

他慢慢地抬起头,闯入视线的是一张熟悉的脸。

大概是再次见面的心境不同了,金这次看向格瑞时总觉得他整个人都有些闪闪发亮,周围还跳动着几个小星星,莫名引人注目。

然后他揉了揉眼睛。

 

……对方是真的在闪闪发亮。

 

格瑞也盯着愣住的金看了好一会儿,突然挑起了一边嘴角。

“你就是我的转世恋人吗——”

他开口,声音透着一丝愉悦。

“小猫咪~?”


——END——


金:……

金:…………

金:。


评论(271)
热度(3891)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