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基本上都是瑞金,时不时带个雷安雷。
作品不要转出LOFTER。

【ABO】你以为你以为的只是你以为(三)

·CP瑞金,雷安

·上一章→(二) 下一章→(四)

 ·个人志……马上就要预售结束了懒得贴地址了

 

 

安迷修坐在图书馆里寂寞地等待着那个据说有问题要请教他的小男友。

他已经坐在这儿一个多小时了,按理说就算对方坐着校车逛了一遍校园此刻也应该到了。

但是图书馆门口仍旧没有出现那个身影,发出去的消息也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他十分不解。

但安迷修也不好离开,毕竟人还没到有可能是迷路了,消息没回有可能是终端没电了,万一金好不容易找到这里来他反而走掉了那就太尴尬了。

于是他只好又翻开了一本书,打算从头看。

要是看完之前他还没到再走吧。安迷修想着。

 

 

金带过来的课本此时正躺在他和另一个人的脚边,而金已经无暇将它们捡起。

那个人锐利的视线透过他的眼睛直直地刺向大脑,金抑制不住地一阵颤栗,也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其他。

……然后他微微地加紧了双腿。

“那、那个……”金面红耳赤地僵笑着,根本没留意对方之前问了什么,“太……太近了。”

“你跟着我做什么?”

那个银发的男生又重复了一遍,金被他的声音激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有种说不上来的陌生感觉顺着脊梁骨慢慢爬了上来,这让他有些不舒服地动了动手腕。

然后被那人按得更紧了。

金:……

“我……呃,我只是想来第一校区找个人,但是迷路了……”金有些磕磕绊绊地说完了这句话。

对方明明没有释放自己的信息素,为什么他还会有这么大反应。

金想不通,只能又恳求道:“能先放开我吗?我不习惯和别人离这么近。”

“……”

对方这回很快地就松了手。

随着对方的离开,那微妙的揪住他心脏的压迫感也随之变弱了。

“去第一校区跟着我做什么?”

他站直了身体,声音低沉,让人分辨不清其中的情绪。

但金很快领悟到了其中的言外之意,正活动着手腕的动作顿住了。

“你……你不是第一校区的人吗?”

金小心翼翼地问着。

“我为什么会在第一校区。”

他平静地说道。

“这里是第二校区。”

 

 

雷狮在偌大的校区里漫无目的地晃悠,周围时不时会有几个人认出他来,刻意避开了会靠近他的路线。

雷狮对这种情况并无不满,反而有点享受。

第一校区的竞争比较激烈,积分榜会大大咧咧地被张贴在各个角落,其余校区的积分榜公不公开是学生自愿的,而他们这里则是强制性的。

雷狮路过一栋教学楼,旁边的公告栏上赫然又是那个排行榜。

他的名字排在第三,这是一个很显眼的位置,因此他在学校里颇有名气。

不过这个排行有个地方让雷狮在意了很久。

那就是空着的第二名。

 

积分榜是全校范围内的积分排行,但实际上排在前面的基本上都是第一校区的人,所以直接说成是第一校区的排行也不为过。

但唯独第二名的名字一直没有出现过。

雷狮的视线略过了排在第一的嘉德罗斯后直接落到了第二行。

“第三名 银爵 6749”。

没有第二名。

这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第二名并不在第一校区,而本着其他校区学生自愿选择公开与否的原则,那个人选择了不公开。

但是如果那个人是个alpha的话,长期占据第二名的alpha不可能会被分到其他校区。

——也就是说,这个第二名是个beta或omega。

雷狮眯起了眼睛。

第三名的银爵说是alpha,实际上却是个beta,这他已经非常清楚了,对他压在自己的前面也没什么想法——毕竟银爵本人他已经见识过了,的确很强。不过他要是考核的时候尽全力,第三名也未必拿不到。

但是要说连第二名都不是alpha,那雷狮还真不太相信。

就算他考核的时候没怎么认真,那也轮不到两个beta(他不相信那人会是个omega)压在他头上。

他alpha的尊严还要不要了。

雷狮盯着那个空白盯了许久,视线又往下移了移。

“第四名 雷狮 6588”。

“第五名 安迷修 6003”。

……

说起来他底下这个名字的主人他还没见过。

雷狮摸了摸下巴,仔细搜索着关于安迷修的信息。

他知道这个人同样挺有名,好像还是个学生干部,和老师的关系也不错。

是个很正常的优等生。

 

但在雷狮这里,正常就代表着无趣。

于是雷狮又很快地移开了目光。

 

 

“……第二校区?”金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人,“……你怎么可能不是第一校区的人?”

对方平静地看着他。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呃。”金有些手足无措,弯下腰捡起了地上的书本,“那……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你要去第一校区做什么?”

对方突然开口问他。

金一怔:“……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一下那里的学长。”

对方沉默了一下:“什么问题?”

“就……一些课本上的问题。”

金老实答着,突然意识到这人显然不是那种会无故拉人聊天的类型:“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那人沉默地看着他。

“……”金沉默地回视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金忍不住打破了沉默:“那个……见面也算是缘分,我能问问你的名字吗?”

那人看了他一眼,没有过多的犹豫便答道:“格瑞。”

“……格瑞。”金重复了一遍,然后抬起头朝他露出了个大大的笑容,“我叫金,是第三校区那边的学生……嗯,很高兴认识你。”

“……”格瑞盯着他的笑容几秒钟,平静地移开了视线。

“那格瑞。”金抠了抠帽子,“你还有其他事吗,没事的话能不能告诉我第一校区怎么走啊?”

“……”

格瑞扫了眼他的终端。

然后他轻轻地问道:“你和对方约的是几点?”

“两点。”金记得自己是一点四十出的门,也不知道现在过了多久了,“我看看现在几点了……?!怎么没电了!”

金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终端,心下一凉。

“现在已经三点多了。”格瑞道,“第一校区的人是不会在对方迟到这么久后还老老实实地等着的。”

“……啊?!”金哭丧着脸抬起头,“真的吗?!”

“当然。”格瑞表情淡淡,紫色的眼睛逆着光,一片暗沉,“alpha都是很傲慢的。”

……

金看了眼格瑞,觉得他评价别人“傲慢”实在是件很违和的事。

不过一码归一码,他现在的确很焦急。

“那该怎么办。”金着急地看着他,“格瑞……图书馆里有给终端充电的地方吗?”

“嗯。”

“还有……”金卡了下壳,思索了一阵,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我有些题想请教一下你,你方便吗?”

“……”

格瑞看着他,眸子闪了闪。

金正低着头看着他的鞋子。

“没什么不方便的。”

他用毫无波澜的声音答道。

 

 

安迷修觉得金大约是不会来了。

他叹了口气,将书插进了书架,看了眼终端上的时间后走进了卫生间。

安迷修是个相当认真的人,所以他从来不会忘记给自己注射抑制剂,也不会忘记定期喷一喷alpha信息素。

因为注射过抑制剂的alpha的信息素除非是距离极近的情况,否则是不会被察觉到的,因此他也不需要喷多少,只要这个信息素和他的匹配度不算太高,是不会有什么被刺激发情的危险的。

但当他拿出信息素的时候,安迷修又犹豫了。

毕竟他的绑定对象此刻就在自己的学校里,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碰见,虽说上次是因为他还不够了解用量导致自己喷了太多信息素才刺激到对方发情,但是一想到那件事情,安迷修难免有些后怕。

最终他还是决定先不喷信息素,这样万一金来找他——如果他的确还会来的话——也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安迷修又给自己注射了比平时多了一倍的抑制剂,以确认自己的omega信息素不会外泄。

确认没有缺漏后,安迷修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门。

对面正好也走出来了一个人。

那人身量比他要高一些,额前系着长长的头巾,估计蹲下来的时候不用手捧着能直接掉进坑里。

是雷狮。

安迷修沉默地望了他一眼,对这个无数次出现在通报里的名字以及名字的主人印象深刻。

但无论对方身上挤了多少通报,积分照样比他高,这点就很令人生气。

他估计对方应该不认识自己,也不想跟他有什么私下交流,因此便很快地收回了目光,绕过了他准备往外走。

“喂。”

然后他被人一把拉住了。

“……?”安迷修一惊,“……有事——”

“吗”字还没说出口,安迷修很快发现自己要有事了。

雷狮显然没有注射过抑制剂,也没有收敛自己的信息素,那强烈的、带着辛辣气息的信息素就这么强势地钻进了安迷修的毛孔里。

他的皮肤一瞬间被烧得滚烫。

安迷修被这信息素熏得恍惚了一阵子,突然一个激灵赶紧打掉了雷狮那只手,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了卫生间,连手都没来得及洗。

雷狮就这么看着他冲走了。

他的确不认识安迷修,也不知道那是谁。

他会拉住他的原因也不是因为对方长得很好看。

 

而是因为他在第一校区的卫生间里闻到了一丝很快就消失了——但在刚才他的信息素刺激下又出现了的——

omega信息素的味道。

 

——TBC——

 

评论(120)
热度(6526)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