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不要转出LOFTER。

【ABO】你以为你以为的只是你以为(五)

·CP瑞金,雷安

·上一章→(四) 下一章(六)

·个人归档→所有文章

 

 

 

语言是个很奇妙的东西。

有时候说错了一句话,就能使两个人从此分道扬镳再也不见;有时候少说了一句话,就能使两个人阴差阳错误解彼此;有时候多说了一句话,就能……

什么也不能。

至少在格瑞这里什么也不能。

格瑞盯着终端上的“alpha”看了好几秒,平静地关上了终端。

他此刻唯一的想法就是——还好他的身份证上的性别是个beta。

虽然现在AA之间也可以婚姻绑定,但大部分的alpha都希望自己能找一个能孕育后代的伴侣,因此实际上AA结合的例子并不是很多,大部分alpha都会选择beta或omega作为结婚对象。

……

虽然他们如果在一起了,孕育后代的那个人肯定不会是他。

格瑞暂时撇开了这些想法,翻开了手边的书本,在看了五分钟确认自己什么也看不进去后,他给自己打了针抑制剂,决定出去冷静一下。

 

“啧。”格瑞轻轻咂了咂舌,“alpha。”

 

 

……

雷狮在不远处暗中观察。

他在对照卡米尔给他的信息找到格瑞时,对方正好从宿舍里出来。雷狮将他从头打量到脚又从脚打量到头,突然十分理解为什么嘉德罗斯之前缠着他不放了。

这样一个浑身上下没有一丝beta气质的人说自己是个beta,怕是在怀疑alpha的智商。

要说银爵是个beta他倒是还能信,但是这个格瑞嘛……

雷狮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他原本是打算用自己的信息素去刺激那个叫格瑞的“beta”,正常alpha在受到其他alpha刻意释放的信息素挑衅——尤其是他这样强势的信息素挑衅——一定会同样释放出信息素来反击。

但如果连嘉德罗斯都无法逼他露出马脚的话,那想必对方一定是在这方面做了些什么措施,这样一来换他上也并不会有什么改变了。

……

那他现在要干什么?

整天闲得一比的雷狮在原地转了一圈,沉思了几秒后得出了结论——

要刺激alpha,没有什么比omega信息素更管用了。

于是他打开了终端。

 

 

信息素的用途有很多。

举个浅显一点的例子就是可以用来伪装性别或刺激他人的第二性征尽早分化;再往不好的方面想,有些居心不轨的人可能会买了alpha的信息素以用来刺激omega发情,进而达到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再深入一点想,omega信息素可以作为alpha兴奋剂的原料之一,在战争中也可以得到广泛运用。

——总而言之,信息素是很贵的。

家境一般的beta在没有高额贷款的情况下是不可能轻易负担起信息素的价格的,因此特意买了信息素来伪装身份的人并不多,大部分都会打一针抑制剂就算完了——毕竟难糊弄的只有体检那一关。在日常生活中,打了抑制剂谁都能说自己是beta,反过来,beta也能说自己是个alpha或omega。

在黑市里,会长期购买一个alpha信息素的人,要么是个土豪,要么是个omega。

因为omega哪怕没钱,他们也可以选择用自己的信息素来交换对方的信息素。

omega的信息素可比alpha的信息素贵多了。

 

但是金对这种方法是不清楚的——他还在老老实实地耗费着他姐姐给他留下来的存款,并为了从定期付款的牢狱中解脱而疯狂打工中。

至少在收到鬼天盟给他发过来的消息前,他是不清楚的。

 

「……信息素交易?」

「是的。您之前在我们这里购买过一位alpha的信息素,那位alpha现在正好需要一剂omega信息素,如果您愿意的话,可以和他进行信息素交易,如此一来您可以用信息素来抵掉一部分金额,这样也能减轻您的经济负担。」

金看着对方发过来的话,有点犹豫。

omega信息素对本人来说算是非常私密的东西,他的姐姐曾经也告诉过他,不要轻易地把信息素提供给别人。

虽然他并不是很清楚信息素还能用来干什么。

「对方似乎只是一次性使用,我们绝对不会将它二次贩卖的,您可以放心,我们鬼天盟的信誉是有保障的。」

……都成黑市了,还有哪门子保障。

不过“减轻经济负担”这一点的确很诱人。原本兼职的时间安排对他来说只是较为紧迫,但在这种考核前的要紧关头,考虑到他的成绩,他不得不抽出一部分时间用来复习(或者说预习)课程知识。

金纠结了一阵子。

「那行吧,你们真的不能用在其他地方哦!」

「请您安心,我们只是为了减轻您的负担才向您这么提议的,事实上我们并不缺少omega信息素。」

「……哦。」

 

外面的天色已经很晚了,金决定明天再去医院提取他的信息素。

他看了看摊在桌子上的书,叹了一口气,认命地翻开,强迫自己看了起来。

没过几分钟,他的终端再一次响了起来。

“……谁呀,这么烦!”

金好不容易集中的注意力就这么烟消云散了。

他愤怒地将视线移到了屏幕上,在看清那人的名字后,满腔怒火瞬间连同HP一同清空。

——丹尼尔。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你还没有上交自己的信息素。我们要记录到系统里去,这样你和绑定对象在你成年后才会自动绑定。」

「明天上午八点过来。」

 

 

安迷修给雷狮发的消息毫无回应。

他和雷狮约的“思想教育”时间是次日下午三点——本来这种事情应该让他们班的班长来做,不过鉴于对方情况特殊,班长根本管不住他,所以只好层层上移,最终移到了他这里。

不过显然,他们这边同样拿他没有办法。

 

已经三点半了。

雷狮依旧没有来。

安迷修盯着终端上的“已读”两个字,第一次为被人放了鸽子感到由衷的开心。

开心的安迷修收好了桌上的档案,叫人来接替了自己的岗,收拾收拾准备去搞项目去了。

——是的,他也是很穷的。不过他比金要好一点,有着奖学金和各种竞赛的奖金支撑着,但这显然不足以应付他在需要长期购买信息素的前提下的生活开支。

他现在主要做的就是帮各种老师打打下手,这样既方便混脸熟,也可以顺便赚点生活费——这个学校的老师最让人欣慰的一点就是从不让学生打白工。

他开开心心地走到了辅导员办公室门前,敲了几下后推开了虚掩着的门。

“——我知道你的成绩很好,但你的通报实在是太多了,这严重地影响了你的积分。”辅导员苦口婆心地劝说着,而被他劝说的那个人无动于衷。在听到声响后,两人的视线一同投向了门口。

“啊,安迷修,你来了啊。”

辅导员见是他,缓和了脸色。

“你们部门的人跟我说了,这小子你们管不住是不是?以后直接把他的情况告诉我就行了。”她指了指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雷狮,道:“你先去隔壁坐一会儿吧,我还有点话要跟他说。”

 

……

……

 

安迷修:“哦。”

 

——TBC——

评论(128)
热度(6070)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