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瑞金不拆,其余杂食。
作品不要转出LOFTER。

【ABO】你以为你以为的只是你以为(六)

·CP瑞金,雷安

·上一章→(五)  下一章→(七)

·个人归档→所有文章



金在这天早上七点的时候准时醒了过来。

他挂着凝重的表情,洗漱完毕后走到了自己的书桌前,拿出了抽屉里的抑制剂。

这在他周围人的眼里是一管alpha的抑制剂,而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omega才会用的抑制剂。

然后他又从旁边一个锁着的抽屉里拿出了alpha信息素。

金看着它,心情复杂。本来花那么多钱买回它的目的是为了减少麻烦,没想到此刻这个东西倒是变成了最大的麻烦。

愁死个人了。

金幽怨地盯着它。

现在他因为它不得不对一个比他优秀很多倍、之前根本就没有交集的学长的后半生负责,还不得不去做那个本来在姐姐的帮助下已经逃过一劫的体检。

愁死个人了。

更重要的是,一旦体检结果出来,他之前伪装了那么多年的性别就要被顷刻推翻,虽然如此一来,他和那个omega学长也就绑定不了了,毕竟两个O是不能搞什么婚姻绑定的。

……

愁死个人了。


在金脑袋都有些痛的时候,终端又响了起来。

……最近几天它未免响得太频繁了。

而且往往来的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金阴测测地将目光移过去。



「格瑞:在?」


……

金的心情在一瞬间飞扬上天。


「在!!!!!」

这个名字在近期给他发消息的那堆人员名单中显得那么耀眼又贴心,金不由自主地又敲了一行感叹号过去。

对面被那堆感叹号砸得安静了一阵。


「怎么了?」


金凝视着这个问题,肚子里有一堆回答想要就这么统统倒出来。

他本来就是憋不住心事的人,最近发生的这么一堆神奇的事情他却只能一个人封在脑子里,此刻看到这个问题,金都忍不住要泪目了。

他飞快地敲了一大堆字上去,又在打完最后一个句号的时候将它们给全部删除。

「没什么。」

金最终只回了这么三个字。


……

没什么?

格瑞在那边看着对方的“正在输入中”整整持续了一分多钟,结果最后对方只回了他三个字。

他皱了皱眉。

“没什么”这三个字代表的意义有很多,对方可能是真的没有什么,也有可能是有什么却不想说,也有可能是有什么却不能说。

格瑞已经把第一种情况自动踢出了脑内。

他沉着脸盯着屏幕上的那三个字加一个句号,思索了一阵子。

然后格瑞突然想起了他们刚见面时对方本来要去做的事。

——去第一校区,找一个学长。



金磨蹭了十多分钟,踏上了前去体检的路。

虽然金不知道体检的具体流程,但他知道,体检的时候同样需要提取自己的信息素。

他的口袋里此时正静静地躺着抑制剂和那瓶买回来的alpha信息素。

上帝保佑。

金看了眼信息素,默默地在心里吼了几句。


体检是在学校的医务室进行的。

从市医院里专门赶过来的一位中年妇女正坐在医务室的座位上和蔼可亲地注视着他,脸上带着温暖人心的笑意,手上拿着令人心寒的仪器。

金坐到了她的面前,身体微微发着抖。

“别担心,我们只是需要把你的信息素记入系统。”她举着那个看上去有些复杂的仪器,试图缓解一下金紧张的心情,“我听说你已经遇到你的绑定对象了?相当幸运嘛,等我们把你的信息素在系统中记录之后,你们就能在双方成年的时候自动绑定了,所以放轻松,没什么好怕的。”

……

金抖得更厉害了。

他难得沉默地看着针头刺进了他的腺体,左手紧紧地捏着口袋里的alpha信息素,匆忙地扫了一眼确认桌子上那个用来保存信息素的瓶子和口袋里的那个差不多后,金像是做贼心虚似的赶紧移开了视线。

接下来只要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把这两个瓶子掉包就好。

金按着有些发疼的脖子,思索着该如何转移医生的注意力。



“诶,紫堂幻。我听说你室友前些天在第一校区里找到自己的绑定对象了,是真的吗?”

下课铃响,紫堂幻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文具,在准备回寝的时候被班上的一个女生拦住了。

“凯、凯莉。”紫堂幻和她没有多少交集,突然被她搭话还呆了呆,“啊,嗯,是、是的。”

“嘿诶……”凯莉丝毫不觉得尴尬地在他旁边坐了下来,“没想到啊,原来我们班上就有伪装身份的那类omega。装什么不好,居然还是装成alpha,金那小子该不会是傻了吧。”

“嗯,嗯……嗯?”紫堂幻抬了抬眼镜:“凯莉你是在说……说谁装成omega?”

“金啊。不然还能是谁?第一校区的那个人吗?”

……

紫堂幻和凯莉对视了几秒。

“那个,金是alpha啊?”紫堂幻有点懵,“第一校区的那个学长不是omega吗?不然他们怎么匹配上的?”

“……”

凯莉盯着他,皱起了眉:“第一校区怎么可能会有omega,你也傻了吗?”

“没,没有吗?!”紫堂幻大吃一惊,“可金明明把那个学长刺激发情了……?”

“把他刺激发情了?”凯莉挑了挑眉,“怎么做的?”

“就……”

紫堂回想着那天的那一幕,突然陷入了迷茫。


当时的场景非常混乱。


金和安迷修在对视了约五秒后便双双倒地,空气中的alpha信息素和omega信息素交织在一起,场面火爆异常。值得庆幸的是,第三校区是个无论alpha和omega都十分稀缺的地带,整栋楼里唯一一个alpha已经倒地不醒,剩下的beta虽然也被熏得不行,但好在没人因为这信息素而失控。

一群beta手忙脚乱地从金的抽屉里翻出抑制剂,给两人不管不顾地注射进去后,赶紧分头送往了不同的医务室。

因为紫堂幻知道金是个alpha,所以理所当然地认为那个学长是omega。

毕竟虽然他听说过第一校区都是alpha,但实际上学校里并没有这种明确的条文规定,他也只单纯以为是安迷修太过厉害,超过了一群alpha跻身进了第一校区成了例外。

……但现在想想,学校怎么可能放一个omega和一群alpha住在一起?!


紫堂幻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很可怕的事实。

那就是其实他们根本不知道倒下去的两个人中谁是那个散发omega信息素的人。

想到这一点的他吞吞吐吐地将凯莉的问话敷衍了过去,然后顶着一团乱麻般的思绪匆匆地跑出了教室。



比起正处于混乱中的紫堂幻,金现在的心情倒是格外轻松。

他看着手里装着信息素的小瓶子,整个人都阳光灿烂起来。

金趁女医生给他倒水的时候将从黑市里买回来的信息素与他自己的信息素掉了个包,过程倒是比他想象中的要简单,可能也是因为体检对象只有他一个人,所以来的人比较少的缘故。

此刻他手里的是本应该被那名医生带走的、属于他自己的信息素。

想着鬼天盟昨天给他发来的消息,金决定把这瓶子给鬼天盟寄过去。

因为买回来的信息素已经上交给医生,金又回到了那个只能靠抑制剂伪装身份的状态,而短时间内他是无法存够买一剂alpha抑制剂的钱了,只能接受对方的提议,用omega的信息素去交换。

“唉……”

之前的金只是需要一个alpha的信息素而已,对对象并没有要求。

而现在不同了——他已经将那个人的信息素录入系统。在此前提下,他是不可能再用其他人的信息素了。

金只能祈祷那个给他提供信息素的alpha是个讲信用的好人,不要半路驴他。



而为他提供信息素的那个alpha在他寄出omega信息素的六个小时后结束了和辅导员的交心谈话,悠然地站在门口等人。

雷狮在门口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他什么事情也没干,但却意外的没有很无聊——他知道辅导员在半个小时后有个会要开,因此无论安迷修今天是为了什么而来,他也肯定会在半个小时之内出来。

抱着这种想法,雷狮的心情反倒是越等越好,并且在旁边的门终于被推开时达到了一个小巅峰。

——安迷修苦着脸跟着辅导员从门后走了出来。

“真是麻烦你了,又帮我干了这么久。”辅导员笑着朝安迷修道,“那个项目下周这个时候再来找我吧,我先去开会了,这周就当让你休息休息,好好准备。”

安迷修在看见雷狮居然等在门外时就想立马撒腿走人。

然而现实并不允许他这么做。实际上安迷修只能老老实实地跟辅导员告了别,并和雷狮一起目送着辅导员踩着高跟鞋娉娉婷婷地走出了大门。

“……”

“……”

安迷修低头看了看手表,飞快地向门外赶去:“哎呀,这么晚了,得赶紧……”

雷狮一把拦住了他。

“……”安迷修慢慢回过了头,“请问还有事吗?”

“嗯。”雷狮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盯住了他的后颈,“这里,让我咬一下。”

他指了指omega腺体的位置。

“……你有病?”安迷修拧着眉用力甩开了他的手,谨慎地说道,“我没理由要让你这么做吧?”

“当然有。”

雷狮突然笑了。

他用力按住了安迷修的肩膀,在对方戒备的眼神中微微前倾靠近了他的脖子,并且在安迷修将要反抗之际停住了动作,保持着一个既危险又安全的距离。

“真想不到,居然还真有omega脑残到进了第一校区,是对自己的抑制剂有自信吗?”雷狮轻声道,在安迷修开口之前又自己接道,“——还是说认为第一校区的alpha都这么蠢,哪怕暴露了自己也能唬弄过去呢?”

“……”

安迷修咬牙将辩解的话咽了回去。

雷狮的语气笃定,并且完全没有听安迷修解释的打算,看样子是对“安迷修是个omega”这一事实深信不疑,丝毫不觉得是因为其他的原因或误会造成了那天厕所内的情况——虽然看情形也很难认为是其他原因——于是安迷修放弃了挣扎。

要让一个alpha改变自己的想法本来就是件很困难的事,安迷修并不想把努力浪费在注定得不到成效的方向上。

而且他直觉雷狮并不会就这么把自己的身份暴露出去。


这么想着,安迷修向后退了一小步,用尽量平静地语气说道:“这与你无关。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我和其他人还有约。”

这算是间接承认了自己omega的身份。

雷狮的笑容扩大了,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他不在意地问着:“哦?和谁?”


“和我的绑定对象。”

安迷修答。


——TBC——

评论(148)
热度(6069)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