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瑞金不拆,其余杂食。
作品不要转出LOFTER。

【前夕】突如其来的惊喜能使人痛哭流涕

·最近要被忙死了,圣诞那天更忙,就提前写了

·是学PA

·最近比较热衷用小号更新【因为没质量】但为了证明我没死还是先来这里混更一下,可能会删

·个人归档→所有文章

 

 

明天就是圣诞节。

“我的话,如果能收到校门口对面那家店里的机甲模型就会特别惊喜。”

金说道。

“哦,是吗。”凯莉撕开了糖果的包装袋,“我不会送你的。”

“凯莉。”金看了眼窗户边的格瑞,鬼鬼祟祟地凑了过来,“你觉得要怎样才能给格瑞一个惊喜啊?”

“……”凯莉兴致缺缺,“你觉得我会知道他喜欢什么吗。”

“不是的。”

金又压低了些声音,尽管这个距离格瑞什么也听不到。

“我是问……你知不知道要怎么样做才能让他有种‘惊喜的感觉’啊?我平常送他喜欢的东西他也没什么太大反应,顶多就说声谢谢……”金看向凯莉,“你觉得要怎样做格瑞才会把那种开心的心情表现出来啊?”

“嗯——”凯莉歪了歪头,“也就是你其实并不是想给他一个惊喜,而是只是想要看到他惊喜之后的反应?”

“诶。”金挠了挠头,“不能这么说吧,不给他惊喜怎么看到他惊喜的反应,我还是想让他开心开心的。”

……

金和凯莉对视了一会儿。

“好吧。”金道,“我就是想看他的反应。”

 

凯莉为他提供了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

“惊喜是一个人在完全没有期待的情况下突然遇到了一件超出预期的令人开心的事情才会有的感觉。也就是说,假设他平常的心情指数稳定在20左右,如果能一下子提升到80,他就会有惊喜的感觉。”凯莉给他分析,“你知道这个过程的重点在哪吗?”

“呃。”金眨了眨眼,“‘一下子’?”

“虽然那也是重点,但那是废话,如果不是一下子那还叫惊喜吗。”凯莉本来也没指望金能对上她的思维,平静道,“是心情值的跨度。”

“……”

金用表情传达出了他的茫然。

“如果只是从20蹦到30,那么这种跨度根本谈不上‘惊喜’,更不足以动摇格瑞。”凯莉相当刻意地笑了笑,“但从实际角度而言,想把你那发小的心情提升到80几乎是不可能的。”

“哦,哦……”金假装明白地点了点头,“所以要怎么办呢?”

“很简单,从20到80的跨度是60,从-50到10的跨度也是60。”凯莉眯着眼睛,表情柔和地看着金,“当一个人觉得这一天简直糟糕透顶后,你哪怕只给他一块糖,他都能痛哭流涕地爱上你。”

 

 

金不认为格瑞会痛哭流涕。不过撇去凯莉话里的夸张成分,金倒是觉得相当在理。

他想了想,假如自己已经饿了一天,这时候要是有人来给他提供了食物,哪怕只是几根咸菜,他的心情应该也比他在不饿的情况下得到了一桌满汉全席要来的开心得多。

也就是说,首先要让格瑞的心情变得十分糟糕,再做一件能让平时的格瑞开心的事情,格瑞就能有比平时激烈许多倍的反应。

就这么办。

如此决定后,金开始思索做什么事情能让格瑞不高兴。

 

……

……

……

 

时间过去了十分钟,金的大脑内一片空白。

不,这绝对不是他对格瑞了解得不够深。金有些混乱地想着。毕竟格瑞是那样的性格,平时基本上都没有过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一定要说的话,金只能想到当他缠格瑞缠得太紧之后,格瑞会露出些许的不耐烦的神情。

……

这么想想实在有点伤心。

不过不管怎样,让格瑞不开心肯定比让格瑞开心要容易的多。

 

 

圣诞节那天,周围的气氛并没有改变多少。

这也是当然的,实际上这里并没有多少人在意圣诞节这个节日,也只有金这个不肯错过每个闹腾的机会的人才会如此在意了。

格瑞来到教室后,放下书包没过多久就被老师叫走了,金当机立断,将他的作业本从书包里翻了出来,藏到了自己的书包里。

紫堂幻震惊地看着他的动作:“金,你在干什么?”

金看了一眼紫堂幻,神神秘秘地说道:“我想给格瑞一个惊喜。”

紫堂幻:“……”

紫堂幻以为金是想抄抄格瑞的作业,也就没再说话。然而直到课代表来收作业本时,金也没把格瑞的本子还给他,他才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看了眼皱着眉翻找自己作业本的格瑞,悄悄地扯了扯金的袖子:“喂,金,你不把作业本还给他吗?”

“放心吧紫堂。”金也小声地回道,“只是不交一次作业而已,老师不会责罚得太重的!”

“……”为什么不还给他?

金看着格瑞的表情,觉得这个方法有戏。

下课后,他冲到了格瑞桌边,“哈哈哈”地嘲笑了几声:“什么嘛格瑞,原来你也会忘记带作业的嘛!”

“……”

格瑞面无表情地看了金一眼,没有理他,在金不依不饶地吵了他几分钟后,格瑞像是不堪其扰似的走出了教室。

金目送着格瑞离开了教室。

紫堂幻正奇怪他怎么没追上去,就见金掏出了口袋里的钢笔,拧开了笔身后使劲地甩了甩。

格瑞搭在椅背上的校服外套立马多了几滴清晰而显眼的墨点。

紫堂幻吓了一跳,立马起身制止了金还要继续甩下去的动作,紧张地看了看周围的学生:“金,你在干嘛啊!格瑞会生气的!”

“没事没事!”金向紫堂一个无比可靠的眼神,“我会洗干净的!而且格瑞家里还有件一模一样的,不碍事的。”

“……”紫堂幻的表情抽搐了一下,再次制止了金的行动,“金,你今天怎么了?这、这么做不好。”

“……我也知道不好啊。”金苦着脸道,“可是太严重的事情做了也不行,这种程度的事情格瑞又根本不会在意,只能一直做下去靠数量让格瑞变得介意起来了啊。”

“嗯……嗯?”紫堂幻有些眩晕地扶了扶眼镜架,“你想让格瑞生气?为什么?”

金将凯莉对他说的话向紫堂复述了一遍。

紫堂幻一愣一愣地听完了。

他试图找个理由反驳金,然而在憋了半天后居然没能找出任何毛病。

于是紫堂幻只能看着金将这些恶作剧进行了一整个上午。

 

如果金的目的是让格瑞不爽的话,那么无疑他已经成功得差不多了。

紫堂幻看着与他隔了一条过道的格瑞脸色越来越差,最后恢复了平静,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

金下午依旧打算实施这个计划,不过在不暴露自己的前提下,金能做的事情非常有限,他只能趁着格瑞下课不在教室时搞些小动作,一旦格瑞没打算离开座位,他也就无计可施了。

体育课时,紫堂幻瞅了几眼,没看到那个往常在球场上十分活跃的身影。

他带着不好的预感冲上了楼,果然在教室里看到了金。

金正拿着根绳子蹲在格瑞座位旁边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紫堂幻站在教室门口没能看得太清。

然而他没敢出声,也没敢走进教室。

不知道看了多久的格瑞凉飕飕地看了一眼僵立在一边的紫堂幻,提步走进了教室。

紫堂幻张了张嘴,看着背对着这边一无所知的金,心里提前为他奏起了悲歌。

他不忍心地移开了视线,听着教室内金那带着恐惧的惊叫声,飞快地下了楼。

反正格瑞不会真的把金怎么样的。紫堂幻想着,脚下健步如飞。

 

 

凯莉说的这个办法其实也不怎么靠谱。

因为这个方法有可能成功的前提是金不会暴露自己——当格瑞心情跌至负值时发现一切不顺都是金一个人造成的后,那么无论他之后是否会因为其他什么事情而感到惊喜,那也与金无关了。

紫堂幻坐在座位上想着。

然而此时此刻这个想法已经毫无意义,因为金正亲身感受着这一点。

“紫堂……”金顶着乌云找上了紫堂,“你觉得格瑞是不是很生气啊?”

“……呃。”

紫堂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虽然他就坐在格瑞的旁边,但是他实在没有勇气在上课的时候扭头去看对方的表情。

——而且他生气才是理所当然的反应不是吗。

现在的金要思考的既不是如何让格瑞感受到突如其来的喜悦,也不是如何惹他不高兴,而是该如何取得他的原谅。

金一整个下午都在偷偷地往格瑞这边看,而格瑞则一个眼神都没有回应,专心致志地盯着讲台。

乌云下起了雨。

 

“怎么办,格瑞他肯定很生气!”

一下课后格瑞便不见了。

这种情况放到上午金当然会相当开心,然而放到此时只能代表金失去了一次道歉的机会。

“他生气不也是正常的嘛。”凯莉看着金焦头烂额地转着圈,“你原本打算做什么让你发小感到‘突然的惊喜’啊?”

“……”金停了下来,“就……送他一个礼物啊?”

“哈?”凯莉睁大眼睛,“就这样也想看到他的什么反应?你瞧不起谁呢。”

“……不是凯莉你说的吗!‘心情落到最低谷之后突然发生了件好事就会让格瑞开心’来着!”

“我才没说过那种话,白痴。”凯莉翻了白眼,“意思是那样没错,但是收到礼物这件事怎么看也不会让你发小高兴起来吧,普通来说。”

“现在说这个也没意义了!”金抓狂地扯了扯自己的头发,“不行,我现在就去找格瑞道歉,反正格瑞顶多看我不爽几分钟就会原谅我了!”

凯莉:“……你这方面倒是挺有自信呢。”

 

 

金的想法因为上课铃声的响起而没能成功实施,在憋过最后一节课后,金立马从座位上蹦了起来,抢在格瑞离开前冲到了他的桌边。

“格瑞!”金语气激动地说道,“我——”

“圣诞快乐,金。”

格瑞将一个礼物盒按在了金的额头上,看着对方的表情轻轻地叹了口气:“别吵了,我没生气。”

“……咦。”金激动的表情顿时被冻结,他呆呆地按住额头上的礼物盒,“不可能。”

“……”格瑞深吸了一口气,拿起来椅背上的校服,“没生气。”

金手上的礼物盒没有被包装过——不过格瑞一向如此,所以金也没在意——他有些不知所措地打开了盒子,一个机甲模型正静静地躺在里面。

金怔怔地看着它,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格瑞。

 

“凯莉……”紫堂幻在金跟格瑞道歉时悄悄地挪了凯莉旁边,“……你跟金说的那个方法是在逗他吧?他、他很容易被骗的,你还是别太逗他了……”

“我哪逗他了,我说的也是实话啊。”凯莉不自在地撩了撩头发,“是他自己做法太笨了,换我来我可不会这么蠢。”

“这……”紫堂幻又看了一眼金,他正拿着一个盒子愣愣地看着,“……这个只是理论上行得通吧,实际上哪有可能……”

 

“格瑞对不起呜啊啊——!!!”金扑进了格瑞怀里,在格瑞推开他之前猛地抱住了他,“我再也不会那么做了!你真是、你真是——呜哦哦!!”

 

“喏。”

凯莉看了眼面红耳赤、痛哭流涕的金和面无表情的格瑞。

“这不是很有用吗。”

 

——END——


评论(94)
热度(4447)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