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瑞金不拆,其余杂食。
作品不要转出LOFTER。

【瞎想】迷宫内的格瑞在想什么

·看完18集就一个感想

·你尽管期待我出场,出场后第一句台词里没有金算我输

·关于TV10话之前瑞哥神隐期间在想什么的段子

·个人归档→所有文章

 

 

 

“好自为之吧。”

 

 

格瑞到达迷宫星上后并没有感到多么不安。

虽然规则说是要集分数牌,但实际上也不过是把杀人换了种说法而已,这件事他自进入凹凸大赛后早就已经习惯了。

格瑞打量了一下周围,作为第一个被传送进来的小组成员,他有着绝对的地理优势。

他的分数牌是两分。

选择一分的人想通关无非三种方式,杀死一个三分的人,或杀死一个一分、一个两分的人,或者杀死三个一分的人;选择三分的人想通关则只有一种方式,那就是杀死一个一分的人。

前者太麻烦,后者太受制于人。

于是他选择了个折中的分数。

接下来他要做的很简单,只要找个地方等着人送上门来就好。

凭他的战力,只要来的不是排行靠前的那几个难缠的家伙,对格瑞来说都不会有什么难度。

这么想着,格瑞找了个相对隐蔽的地方跳了上去,靠在一边静静地等着参赛者的到来。

烈斩被他放在了触手可及的地方,以防会有那么些异想天开的参赛者来偷袭他。

 

……

金他绝对没有看比赛规则。

格瑞突然想到了他们分开前金的那些举动。

金从小就对与文字相关的东西都毫无兴趣,与其说他没看规则,格瑞其实更怀疑他究竟能不能看懂那些字。

金根本就不应该来这里。

金根本就不适合这里。

格瑞淡淡地想。

在他和金被规则分开后,格瑞其实还松了口气。

他有不得不达成的目标,为此他必须赢得凹凸大赛。在此前提下,如果金和他的目标有所冲突,他是绝对不会看在所谓的友谊的份上让步的。

金要是依旧固执地信任着他,从而对他抱有什么天真的幻想的话,格瑞就真的很头疼了。

……

真的很头疼。

 

——他们还是别见面的好。

如果不能借此机会让金认识到大赛的残酷和天真的下场,那么金也就只能止步于此了。

格瑞这么想着,轻轻地摇了摇头,决定不再去想金的事情。

 

 

 

……

……

说起来,第二名是嘉德罗斯的队伍。

不知过了多久,格瑞突然又想到了这个。

而且第三名又是雷狮海盗团。

也就是说在他们被传送进来后,他们最先可能碰上的是这几个家伙。

最麻烦的几个。

格瑞微微皱起了眉。

如果是雷德和蒙特祖玛还好,如果是嘉德罗斯碰上了金的话……

 

「哦——对了。」

嘉德罗斯摸着自己的下巴,好似漫不经心地看向了一边。

「之前在凹凸大厅里的那个傻小子,不如我去把他也干掉,怎么样?」

 

……

格瑞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不过嘉德罗斯要找金的麻烦无非是想让自己和他认真打一场,而现在自己并不知道金在哪里,嘉德罗斯就算杀了金也毫无意义。

再者金就算再蠢,碰到嘉德罗斯的时候也应该知道要躲躲——虽然八成不会成功——这么考虑的话,应该也不会有事。

……大概。

而如果是雷狮海盗团的人碰到他,下场大概就不太妙了。

金很显然并没有意识到将分数保密的重要性,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对上海盗团里的哪一个人——包括佩利——都绝对讨不了好。

格瑞沉思着,神情十分凝重,回过神来后才发现自己已经站了起来,手里还拿着烈斩。

……

……?

格瑞不明所以地将烈斩放到了一边,又坐了下来。

无论如何,这是金自己的必须解决的事。

他既然来到了大赛,就必须学会适应这里的规则。

自己不可能每次都能帮得了他。

 

——他们还是别见面的好。

如果不能借此机会让金认识到大赛的残酷和天真的下场,那么金也就只能止步于此了。

格瑞这么想着,轻轻地摇了摇头,决定不再去想金的事情。

 

……

 

突然变动的规则让格瑞一愣。

他看着终端上显示着的卡米尔的分数牌,平静地将它给关了。

虽然这里有个现成的两分摆在他面前,不过可以的话,格瑞自然是希望能以最省事的方式通关,为此,他绝对不会主动去做要和雷狮产生正面冲突的事。

格瑞看了眼晕倒在他前面的几名参赛者。

也不知道是他运气太差还是怎么回事,来找他的居然没一个两分的。

现在卡米尔分数一公开,大部分两分的参赛者大概都在往那边赶去,他这边碰见的几率就更小了。

格瑞想了想,站起了身,也向卡米尔所在的位置走去。

他倒是没打算把卡米尔怎么样,只不过他觉得卡米尔附近的两分参赛者想必比他这里要多得多,去他的附近守着应该会更加方便。

 

……

金会是几分?

格瑞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脚下的步伐顿了顿。

如果他真的没看规则的话,那么分数牌应该是纯粹凭喜好选择的。

那么一分,两分,三分。他会选择哪一个?

 

——肯定是三分的。

这一点格瑞毫不怀疑,金总是对诸如“最大”“最高”“最多”的这类东西比较感兴趣。

三分是个很微妙的数字。

理论上来讲,这是最安全的分数——他们需要防范的只有一分的参赛者。

但反过来讲,由于一分是个最危险的分数,所以选择一分的大多是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自信的人——暂且不提这一自信究竟有没有依据。

换句话说,这是危险分子最多的群体。

再换句话说,三分的参赛者是最容易对上大赛危险分子的群体。

……

……

不对,金现在究竟知不知道自己需要收集齐四分的分数牌都还是个未知数。

这么想着,格瑞突然觉得有些头疼。

有一个从头到脚都写满不靠谱的发小的感觉实在是让人难以安心。

不过即使如此,格瑞也没打算去寻找他。

在参加凹凸大赛时金就应当做好相应的觉悟,无论最后是什么下场,那都是他自己的选择。

 

——他们还是别见面的好。

如果不能借此机会让金认识到大赛的残酷和天真的下场,那么金也就到此为止了。

格瑞这么想着,轻轻地摇了摇头,决定不再去——

 

一阵熟悉的元力波动从不远处震开。

格瑞立马停住了脚步,扭头朝那个方向望去。

这股元力波动是……

金?

格瑞脚下方向一变,朝那边赶去。

 

——END——

瑞哥你就是个笑话【×】

评论(226)
热度(6363)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