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基本上都是瑞金,时不时带个雷安雷。
作品不要转出LOFTER。

【ABO】你以为你以为的只是你以为(九)

·CP瑞金,雷安

·上一章→(八)、下一章→(十)

·个人归档→所有文章

个人志余本通贩→淘宝

 

 

 

安迷修跌跌撞撞地跑出了图书馆。

雷狮在后面穷追不舍。

最近这阵子他们的模式好像一直都是这样,一个不停地跑一个不停地追,要不是安迷修的身份不允许,他真的很想一直窝在房间里不出门。

安迷修并没有想到alpha信息素还有这种功能,在心底庆幸卖他信息素的不知名仁兄的给力的同时,冲着前面那群优哉游哉的学生大喊:“前面那几位!有alpha发狂了,快去叫老师来!”

……

身后的雷狮顿时黑了脸。

那群不明所以的学生在看见大名鼎鼎的第四名一脸凶神恶煞地朝这边冲过来瞬间白了脸色,一个戴眼镜的男生懵逼了几秒立马跑向了教学楼。

安迷修有些吃力地向他们跑去,omega信息素在他身上那强烈的alpha信息素的覆盖下若隐若现。

无论如何,雷狮还不至于连一个即将发情的omega都跑不过,他几步赶上了安迷修,一把揪住安迷修的衣领将他给扯了回来,俯在对方耳边低声警告道:“你跑什么?还往人多的地方跑?生怕别人闻不出来吗?”

安迷修愣了一下,停止了挣扎,慢慢垂下了头。

雷狮见安迷修不再反抗,半垂着眼睛低下头,闻着他身上那股极为陌生的alpha信息素的气味,脸色越来越差。

这时安迷修突然“暴起”挣开了雷狮的压制,又继续往那群学生所在的方向跑去,边跑边冲他们喊着:“快帮我拦住他!我要给老师去送omega信息素!这人闻到信息素发情了!”

雷狮:“……”

 

 

 

格瑞觉得最近自己的状态有那么点奇怪。

他身为alpha,之所以能安安稳稳地装beta装到现在,抑制剂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原因。

主要原因是他本身的体质问题。

他从刚性别分化完成后就开始使用抑制剂,迄今为止没有发情过一次。

别说别人,就连他自己都没怎么闻到过自己的信息素。

长期使用抑制剂对他的身体自然是有影响的。过量的药物注射使他身为alpha的被动发情功能有些钝化,一般的omega信息素根本没法引诱出他的信息素,他外出的时候甚至都不需要携带抑制剂。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性冷淡”这个评价也不算太委屈了他。

 

金离开房间后,格瑞紧绷的肌肉才稍稍放松了那么一些。

最近很不对劲。

他的信息素很不对劲。

自从认识金后,他的信息素就像是一直被关紧的水龙头因为年久失修突然开始滴水了一样失去了之前的可靠度。如果说之前他带着抑制剂只是出于谨慎,那么现在他带着抑制剂就是真正为了保险了。

“……”

格瑞将手放在了颈后,神色有些凝重。

他本身体质较强,对抑制剂的抗性较大,因此他刚开始使用抑制剂时,剂量基本上是别人两到三倍。

……难道他的体质强到连腺体受损都能自动愈合了?

……还是说荷尔蒙分泌过多真的会带动信息素活跃?

格瑞闭上眼,伸手按了按太阳穴。

金离开房间后,他的信息素就慢慢地安稳了下来,格瑞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儿等它自己平复。

可以的话他是不想用上抑制剂的。

他在这闭目沉思了不知道多久后,身后的寝室门总算被推开了。

“那、那个,打扰了……”

然而进来的却不是金。格瑞扭头一看,发现回来的是金的那个室友。

紫堂幻顶着格瑞冷漠无比的目光亚历山大地进了门:“呃,我来拿一下我落下的复习资料……金不在吗?”

“他不在门口吗?”格瑞皱起眉。

“没、没有。”

紫堂幻飞快地从自己的包里掏出复习资料,朝格瑞点了下头就准备出门。

走到门口时,紫堂幻又犹豫了一下,转身问他:“你没事吧?”

“……”

格瑞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用沉默表示疑问。

“你的脸很红。”紫堂幻迟疑地说道,“你和金之间没发生什么吧。”

……

格瑞愣了一下。

“我和他能发生什么?”

紫堂幻这时候才想起来金和安迷修的性别疑云。

金如果是alpha的话,他和格瑞在一起倒是没什么问题,如果是omega,那么可能就有些不太妥当了。

紫堂小心地打量了一番这个浑身上下都A气无比的beta。

“不知道您知不知道……”紫堂幻下意识地用上了敬语,“金有个男朋友?”

 

 

“安迷修,给我过来。”

雷狮面色阴沉地低吼道。

安迷修觉得他纯属站着说话不腰疼。

过去当着大家的面发情吗?

安迷修喘着粗气,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热。他看着那些虽然很害怕但依旧听话地帮忙拦住雷狮的学生,霎时间觉得这群alpha真是无比可爱。

安迷修趁着雷狮被拦住的空隙立马给自己打了针抑制剂。

——他之前光想着不能在大庭广众下暴露自己的身份,差点忘了alpha也是可以打抑制剂的。

雷狮眼睁睁地看着安迷修在众目睽睽下将omega抑制剂打了进去。

空气中那丝似有若无的omega信息素连同那极具威胁力的alpha信息素一起淡去了。

雷狮:“……”

连omega信息素都闻不到,第一校区的alpha是全都废了吗?!

堪堪拦住他的那群alpha只觉得少了一边的压迫感,顿时松了口气——刚松完气没半秒,就被雷狮踹到了一边。

“你要干什么!”

安迷修拖着他那不争气的身子后退了半步。

他总觉得雷狮再继续靠近过来,他的抑制剂可能会当场失效。

“过来。”

怒意从雷狮眼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不正常的平静。

“你就那么有自信我会帮你保密?”

……

正准备溜之大吉的安迷修颤了颤,停下了动作。

 

“喂,那边的学生!在干什么!”

闻讯赶来的老师风风火火地冲到了两人中间,手里还拿着一针抑制剂。

“发情的是哪个学生?”她扫了圈周围,看向了信息素一个劲往外冒的雷狮,“你吗?”

……

安迷修松了口气。

老师一来,就很能给人一种迷之安心感。

然而雷狮盯着的他的眼神让他的心又悬了起来。

“第三次了。”

他道。

“不要以为你总能从我这里逃走。”

……

老实说,雷狮一边说着这话一边被老师抓着手臂打抑制剂的场景让安迷修有那么点想笑。

然而对方的神态实在让他笑不出来。

 

 

“——男朋友?”

格瑞看着紫堂幻,一字一句地重复一边。

“呃,是啊。”

紫堂幻悄悄地观察着他的反应:“……金没说过吗?”

这是废话。

“……”格瑞沉默地看着紫堂幻,将他看得有些撑不住后才再次开口,“谁?”

“……”

紫堂幻看着他的眼神,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

——毕竟看对方的反应,他要是在这里说出来,很有可能会给安迷修带来些麻烦。

“我、我也不清楚。”紫堂幻别过头,有些慌乱的应道,“我只知道……那个人是第一校区的。”

 

 

“老大,你的包裹!”

雷狮一回到屋内,打了一整个下午游戏的佩利立马窜到他面前,将一个盒子递给了他。

雷狮心情无比糟糕地接过包裹,朝他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佩利立马退回到游戏机前。

雷狮也忘了自己究竟订购了些什么东西,在粗暴地将盒子给扯开后,里面飘出来了一张纸。

是鬼天盟盟主写的小纸条,大意是他要的东西已经寄过来了,让他也尽快把下个月份的信息素给他们寄过去,这样万一时间上出了问题他们也好调整。

雷狮冷笑一声,将纸条捏成团后扔进了垃圾桶。

他打开盖子,看了眼盒子里的东西。

——一管omega信息素正静静地躺在里面。

 

——TBC——


评论(165)
热度(5506)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