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瑞金不拆,其余杂食。
作品不要转出LOFTER。

【ABO】你以为你以为的只是你以为(十)

·CP雷安,瑞金

·前九章→(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下一章→(十一)

·个人归档→所有文章

·写手×小偷的那个同居PA预售地址→淘宝 、本宣

 

 

自上次的图书馆闹剧之后已经过了三天。

这三天安迷修疯狂地用学习和工作来麻痹自己,好让自己没那么多时间来想那些有的没的,而此刻一闲下来,那些还未解决的问题和烦恼就像瀑布一样排山倒海地向他涌来。

他很清楚,任何秘密总有被识破的一天,而从他身份被人识破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后续无尽的麻烦,这个麻烦虽然从理论上来说不是不能解决的,但从有雷狮存在的实际上来说基本等同于无解。

像雷狮那样软硬不吃、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类型,和他谈判是毫无用处的。

但好在除了雷狮以外也并没有其他人知道他的身份,而雷狮应该也没有能证明他是omega的拿得出手的证据——不管怎么说,学校就算想要确认一个学生是否是omega,也肯定不会用“让一个alpha来对对方疯狂释放信息素”这种方法来验证。

再退一步来说,雷狮那种和学校关系明显不怎么样的叛逆分子大概也不屑于靠学校来对人施压,顶多就是拿这个借口来吓一下安迷修而已,而只要不被学校知道,安迷修的任务就会轻松很多。

……

希望如此。

安迷修脑子里乱糟糟的,在下课铃响起后心不在焉地将手边的作业本塞进了书包里。

考核临近,月底还要为alpha信息素分期续费,这两座大山本来已经把安迷修压得够呛了,雷狮三天前那句话还总是阴魂不散地回荡在他的脑海里,真正意义上地做到了让安迷修“无时不刻都在想着他”这一颇具浪漫色彩的壮举。

如果对方不打算用学校来对他施压的话,那么他下一步想做什么?

什么都不做——这是不可能的。

这样一个把柄被捏在那样一个令人不安的人手里,安迷修实在很难安心。他往上提了提书包带子,面色凝重地走出教室。

安迷修跟着人流慢吞吞地走到楼梯口,随即脸色一变,扭头就往身后冲。

站在他身后的帕洛斯笑眯眯地拦住了他:“别这么激动嘛,我们没有恶意的,没有的。”

旁边的佩利也面色不善地靠了过来。

安迷修不太想在公共场合又搞出什么乱子,闻言抿紧了唇角,转过了身,看着雷狮不紧不慢地朝他走了过来。

雷狮的外形条件相当不错,配上他那不羁的气质,就这么普通地上个楼也能迈出一股子走秀般的潇洒风流。如果这是在其他校区里,想必他能吸引住不少男生女生的目光。

可惜这是在(掺了假的)纯alpha聚集地的第一校区,除了满心警惕地盯着他的安迷修外,没有任何人往这一边看一眼。

雷狮走到安迷修面前,站定在他下面一级的楼梯上,漫不经心地开口道:“我们找个地方聊聊?”

雷狮挑眉平视着他。

……平视着。

安迷修内心一痛,紧绷着表情,用万能台词应道:“我们没什么好聊的。”

“怎么会。”

雷狮轻笑了一声。

比起前几次那大张旗鼓的架势,这次他的态度平和了许多,也没像之前那样充满了攻击性,甚至连信息素都贴心地收敛了不少——当然,这只是和他之前的状态作比较。

但看到他这个样子安迷修还是松了口气。

比起一直提心吊胆地猜测对方会用什么方式攻过来,还是这么直接应战会比较轻松。

而且这次雷狮看上去好像正常了不少,也许他可以趁此机会——

“我倒是觉得我们有很多可以聊呢。”

雷狮见安迷修依旧没有出声,也不在意,自顾自地继续把话接了下去。

“——比如你的绑定对象之类的。”

 

……

 

对哦。

安迷修猛地回过神来。

他还有个绑定对象的问题没有解决呢!

 

 

金这几天过得相当不安。

原因无他,就是alpha信息素的问题。

他已经把自己的信息素给鬼天盟送过去好几天了,鬼天盟那边本来答应他会尽快把新的alpha信息素给他送过来,结果几天过后,金只收到了给他提供信息素的那位alpha不知道为什么联系不上了的消息,这对金来说可谓晴天霹雳。

鬼天盟作为一个讲究信誉度的黑心卖家,也很努力地戳了那位alpha的账号——然而那位本来就没打算老老实实地长期提供自己的信息素,对鬼天盟的信息根本理都没理。无奈之下,鬼天盟只好问金要不要换个合作对象,他们依旧会为他选择一位匹配度足够低的alpha合作的。

然而这对金来说已经行不通了。

他都已经擅自把对方的alpha信息素记在自己的系统里了……

金不敢说出事实,只能哭哭啼啼地求鬼天盟继续联系原来的卖家。鬼天盟那边应是应了,但结果怎样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虽然理由不太一样,但他也在为临近的考核和alpha信息素而烦恼着。

金一向藏不住心思,一旦有了烦恼,那么他周围的所有人都能看出来他有烦恼了。

紫堂幻身为他的室友自然是看出来了,只不过他猜想的原因稍微有点偏差。他在金瘫在床上唉声叹气时,犹豫地走到了金的床边,问道:“怎么了?还在想考核的事吗?”

“……”金愁眉苦脸地看着紫堂,“不……呃,嗯。”

“还有别的事?”紫堂幻推了推眼镜,试探道:“是在烦恼……绑定对象吗?”

“啊?”金茫然地看了一眼紫堂,“谁啊?”

紫堂:“……”

紫堂幻看着金脸上的茫然持续了三秒左右后变成了恍然大悟,随即面色变得更灰败了,心里有了底。

“金……其实我有件事想问你。”

紫堂坐到了床边,把枕头抱在了怀里,用一副“不知当讲不当讲”的表情看着他。

“啊?什么事?”金躺在床上,侧头看向紫堂,道,“你问吧紫堂。”

“呃,我想问……”

——安迷修真的是omega吗?

不不不,问这个问题毫无意义。金的身份是alpha,安迷修又是他的绑定对象,金难道还会作出“是”以外的回答吗。

——你是omega吗?

这个问题就更没意义了。

——你知道第一校区不可能有omega吗?

这话像是间接认定金是个omega似的,金毕竟是他的好朋友,这么说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说到底,金和安迷修无论谁才是omega都和自己的关系不大,因为无论金的性别是什么,他都是自己的朋友,自己一个beta也不会因此改变态度。他们两人中既然有一人选择了隐瞒,就肯定不希望被人知道。如果那个人是安迷修还好,如果是金的话,被自己这么贸然戳穿,日后与他同居一室难免会感到不自在。

然而虽然他俩的性别对紫堂幻来说无关紧要,但对这两人来说就应该是头等大事了。

要是避开性别这一问题不谈,紫堂幻就算想为金分担烦恼,也很难和金谈到点子上。

紫堂幻纠结了半晌。

最后他只好抛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曲线救国:“……你是不是喜欢上格瑞学长了?”

……

金看着他:“啊?”

“呃。你在烦恼的不是这个吗?”紫堂幻硬着头皮问了下去,“我看你和他最近走得很近,反而和安迷修学长没怎么联系了,还以为你是在烦恼这个。毕竟你看,你现在是有婚约的人,要是还不小心喜欢上别人的话,那岂不就是出轨了吗?哈哈。”

紫堂幻开了一个他自己都不觉得好笑的玩笑。

他的本意是由他与安迷修的“婚约”引出他俩的绑定问题,从而引出“婚前体检”这个话题——匹配度过高的AO在绑定前需要做一次全面体检,毕竟这算是强制性绑定,万一一方在此之前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就相当于要另一方强行守寡了,这么不人道的事上头是不会做的。

而体检的时候也需要再次抽取一次双方的信息素进行进一步契合度测试,这时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将话题过渡到他们两人的信息素上了。

——紫堂并不知道金几天前已经交过一次信息素了。

然而金在听了他的话后并没有立马否认,而是露出了一种比之前更加茫然的表情。那茫然维持了五秒左右,紧接着变成了恍然大悟,最后回归成了一片惨白。

紫堂幻被这反应惊得连枕头都扔了。

 

 

雷狮把自己关在房里思考了三天,总结了一下前面几次失败的经验。

omega这种生物总是纤细而敏感的,只要受到一点惊吓就会缩回自认为安全的保护壳里。

他们总是吃软不吃硬。

尤其是像安迷修这样装成alpha也毫无违和感的人,就更不吃硬了。

虽然安迷修究竟吃软还是吃硬对雷狮来说都没什么所谓,不过要是对方总是一见到他就跑那也很没意思。

——他也不是那种只知道硬来的傻逼。

雷狮想。

 

“你想说什么?”

安迷修和雷狮来到了宿舍楼后面。

可能是今天的雷狮看上去没有那副随时都要扑上来标记他的禽兽模样,安迷修的态度也稍微缓和了一些。

这地方是安迷修选的,离人群比较近,但是会注意到这里的人相对较少。

——比较适合见机逃跑。

雷狮在心底嗤笑一声。

“也没什么。”雷狮欣赏着安迷修略带紧张的表情,慢悠悠地说道,“你之前说过你有绑定对象吧?而且听起来你们似乎随时都能见面……是我们学校的?”

他站在离安迷修三步远的位置,很好地保持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

“……你问这个干嘛?”安迷修又警惕起来,“先说清楚,我的确已经有绑定对象了,所以不可能和人有牵扯的。”

为了他那位“绑定对象”的安危,安迷修自然不可能将金的身份告诉雷狮。

不过雷狮显然和他的关注点不同。

“如果你们确实已经在系统上进行绑定,你的身份记录就不可能是alpha了吧。”雷狮眯着眼睛看向他,“为什么你能留在第一校区?”

……

直击重点。

安迷修背后直冒冷汗。

当时他只急着摆脱雷狮了,都忘记这茬了。

“——难道说……”雷狮看着他,缓缓道,“你们还并没有把信息素录入系统?”

事实的确如此。

他和金只是因为见面就“将对方刺激进入发情期”这个事实而在现实中被老师判定成绑定对象而已,实际上系统里他们两人的信息素还未进行匹配。

毕竟安迷修都还没上交过自己的信息素呢。

这么一来,在这个“匹配”环节里,还是有不少机会可以做些小动作的。

安迷修正是寄希望于此。

……但这并不代表着他想被雷狮知道。

否则他还拿什么来回绝对方!

“……是还没录。”安迷修抿着嘴唇,脑子里飞快地思索着对策,“因为我想要进第一校区的,所以他才帮我隐瞒了。如果我的身份暴露了,他就会和我绑定。”

——我真机智!

安迷修在心里手舞足蹈,觉得这个理由实在很棒。

既表达了自己对那个“绑定对象”的忠贞不二,又暗示了雷狮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

一石二鸟简直完美!

“……”

安迷修在内心暗喜之余,雷狮正用一种难以琢磨的表情看着他,眼神晦暗不明。

“这样啊。”雷狮偏了偏头,转身道:“我知道了。”

……

嗯?

安迷修愣愣地看着雷狮离开的背影,有些不敢相信他就这么走了。

了解了?相信了?放弃了?

 

……

 

然而哪一种都不是。

雷狮回到自己的寝室后,将前几天到的那管omega信息素拿了出来。

终端里还有好几条来自鬼天盟的催他赶紧交alpha信息素的信息,雷狮看都没看一眼,直接把这号拉黑了。

——安迷修有一个就在这所学校里的绑定对象。

那个绑定对象帮他隐瞒了身份。

安迷修身上的信息素想必就是他的。

……

雷狮压下了心里的怒火,继续顺着这个思路想了下去。

——既然安迷修身上已经有了他的信息素,那么就说明那个“绑定对象”一定没有泄露过自己信息素,否则安迷修的隐瞒也就毫无意义了。

而身为一个alpha却没有暴露过自己的信息素……

 

……说明他很有可能伪装成别的性别。

 

雷狮推开门下了楼梯,将信息素放进了口袋,哼着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歌,走到了第一校区的边界。

最边界的宣传栏上还大喇喇地贴着积分榜,红纸黑字写着一帮子人的名字。

雷狮瞥了一眼第一名和第三名中间的那个空缺,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然后他朝第二校区走去。

 

——TBC——

感觉五百年没更新了

这篇之后应该是周更8

评论(170)
热度(4046)

© 红烧兔、 | Powered by LOFTER